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392章 这个栽赃有点假(一)
    高迪的话无疑如惊天霹雳一般,使得阎十一这边所有人脑袋都晕了,不过不是因为震惊,而是太雷人了。

    张弥勒走过去,勾着高迪的肩,笑道:“哥们,除非你的师父和我的师父一样,是一个鬼,不然以十一的性子,就算是坏人,他都不会轻易出手杀的,你这栽赃的技术含量就太低了点。你要是说他抢走你女朋友,我倒是还能相信。”

    “走开!”高迪却是甩开张弥勒,看着阎十一道:“你别想赖,当时师父在院子里喝茶乘凉,我给他洗完衣服出来,就看到你捂着师父的嘴,把棺材钉插进他的心脏!你做完这些,还转过头来看了我一眼,你的长相我一辈子都忘不了!”

    说着从袖子里拿出一枚尺许长的棺材钉,上面还有干透了的黑色血迹。

    阎十一见这小伙说的义正辞严,不像是假的,接过棺材钉,看了一眼,想了想,竟是无奈笑了起来,道:“额……尊师遇害,确实令人惋惜,可你能否先告知,尊师是法术界哪位高人?”

    “你……”高迪气愤语塞。

    边上又有一个长着一对三角眼的年轻人走了上来,指着阎十一鼻子道:“哼,杀了人还想抵赖?我看你要么是不敢承认,要么是人杀多了,都忘了杀过谁了。高迪的师父,是甬城白龙观的云松道人,你记起来了么?”

    “白龙观么,我知道,我老家就在甬城猎狗山村,离那并不远。”阎十一想了想,又道:“可我并没有去过白龙观,也不认识云松道人,我想这肯定是个误会。”

    那三角眼年轻人冷笑道:“你杀了人当然这么说了,既然你知道白龙观的所在,云松道人就是你杀的!”

    面对这么无理的栽赃,阎十一只好以冷笑回敬,道:“你这么笃定,难道当时你也看到了?你也是云松道人的徒弟?”

    三角眼年轻人则道:“我是龙门派西宗弟子宗冶子,家师理髻子!”

    “粽叶子?好名字!”张弥勒耸鼻闻了闻,打趣道,“每年端午节,你龙门派上下吃的粽子都是你包的?今年端午节刚过,难怪你身上还有一股江米小枣的味道,还是山西大陈醋味的!”

    “老二,少说话!”阎十一没有做过亏心事,心里踏实的很,便道:“尊师理髻子前辈,我一个多月前见过,当时他受了重伤,不知他现在可好?”

    “哼,多谢你记挂,家师在半月前因伤重不治,驾鹤西去了!”宗冶子脸色一变,再度污蔑道:“家师也是被你害死的,这个仇我也要报!”

    “你胡说!”包紫一听,再也忍不住了,道:“当时理髻子是和月芹姐斗法伤的,虽然伤势很严重,但我已经替他止血,并且送他去了医院,而我也是等他伤情稳定了才离开的医院。我还用九九神针替他治了内伤,只要他好好静养,不可能会因伤势严重而死,中间肯定发生了什么事情!”

    “能、能有什么事?我师父就是伤势太重死的,门派里的师兄弟可以作证!”宗冶子脸上表情变了几变。

    其实理髻子当时在医院休养,心里却害怕林月芹前来报复,便让弟子将他接回了龙门派,还是坐火车回去的,导致途中伤口感染恶化,才伤重不治死了,临终托付大徒弟宗冶子继续履行他未完成的使命——为自己的大师姐和六位师兄报仇。

    可能是理髻子临终时意识模糊,没表达清楚,被宗冶子误解为一切的始作俑者是阎十一。

    宗冶子此时被包紫反驳,顿时理屈词穷,想了想又强词夺理道:“好,师父的仇我暂时不算,那我七位师伯的死你总抵赖不掉吧?”

    “呵呵……”阎十一是真没忍住笑了出来,道:“我说宗冶子师兄,你的七位师伯,最小的理篦子也是在二十四年前遇害,那时候我可能还没出生,你这么说是不是有点太不讲道理了?”

    边上张弥勒搭腔道:“那未必啊,万一你资质逆天,还在娘胎的时候就能元神出窍去杀了他的七位师伯呢?”

    周围人一听,好些忍不住笑了起来。

    宗冶子脸上羞臊,再度道:“是,七位师伯不是你亲手杀的,但那时你老婆做的,别以为我不知道,你和那个叫林月芹的九幽鬼妖配了冥婚,她杀了人,你作为法师还和他配冥婚,肯定和她同流合污,你脱不了干系的!”

    “哼,真是好辩词!”这时,林月芹从二楼缓步走下来,冷冷望着宗冶子道:“龙门派真是上梁不正下梁歪,有愧龙门派先祖,你那七位师伯当年杀我分尸,你为何不去追究?我此前也已经告诉过理髻子,你的七位师伯是仇五杀的,我只是用他们七个人的血炼成九幽鬼妖而已!”

    “你这恶鬼,杀了人还想抵赖,你跟仇五本来就是一伙的!”宗冶子看到林月芹身上散发出来的气势,不禁后退了几步。

    林月芹则不屑道:“好,那七个贱人的命就算在我头上,你想报仇,过来灭了我便可,只要你有这个本事!”

    “你、你少仗着有阎十一护着,就能作威作福!”宗冶子向着重能方丈靠了靠,才有了点底气道:“你敢乱来,重能大师今日必会收了你这恶鬼!”

    林月芹看了看老态龙钟的重能方丈,心里还是有些虚的,她活着的时候,重能方丈就是法术界的宗师级人物,如今百岁高龄,已然是法术界资格最老的泰山北斗,其实力更是不用说。

    但此时见他一直闭着眼,似乎是在打瞌睡,才稍稍放下心来,转头看向剩下的人,见这些人脸上都有怨气,便道:“你们又是哪门哪派的,又是来找谁报仇的?”

    率先出列的是两个长相青涩的小尼姑,都是十六七岁的样子,双手合十,其中大一点的小尼姑道:

    “我们是从峨眉山苍云庵来的,我是云清,她是师妹云月,本月初十,我家灭痴师叔在禅房遇害,警察通过风景区里的各个监控录像,拍到了一个陌生男子翻墙进入庵内,主持灭情师太经过多方比对,觉得这男子身形和阎天师十分相似,才遣我们前来询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