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391章 被指杀人
    没一会儿,张弥勒背着乾坤弓,探头探脑的进了沈家别墅,来到二楼,刚一进来就朝阎十一扑了过来,“十一啊,我想死你了,一见不……一日不见,如隔三秋,来,让二哥抱抱!”

    “少特么恶心人!”阎十一抓住他的大光头给他推了回去,道:“这几天你干嘛去了,一直和十戒前辈一起待在金芳冷冻厂?”

    “你还说,居然把我一个人扔在那里,差点没给我冻死!”张弥勒把乾坤弓倚在墙边,扒开衣服,脖子以下的皮肤都通红通红的,似乎蜕了一层皮,“当时我误食了太阴雪莲子,全身冰冷,师父那臭不要脸的,还给我扒光了按在冰上,说是要利用雪莲子的纯阴之气帮我把体内的污秽杂质吸出来。”

    “这么狠啊?那你脑袋里那么污,岂不是整个脑袋都空了?”阎十一抓着他的大光头看了看,却是没有任何损伤,反而更加油亮了。

    张弥勒也不在意阎十一的挤兑,把袈裟穿好,又道:“还别说,被师父他老人家这么一顿整治,我都觉得自己快飘起来了,身体轻了,力气还大了不少,以前一动弹就腰酸背疼腿抽筋,现在一口气跑几十公里没问题,拉乾坤弓也轻轻松松。”

    “这么神奇?”阎十一心说十戒和尚不愧是宗师,居然短短几天时间就让张弥勒脱胎换骨了,再又道:“那这几天,你应该是受了地狱式的训练了?不然怎么会进步这么快?”

    “没有,就那天在冷库待了一个白天,晚上的时候师父就带我离开了。”

    “也倒是,那里挺冷的,一般人待不住!那后来十戒前辈是带你去了什么地方?应该是寺庙之类的清净之地吧?给你讲经说法,传授你佛法,指引你踏入佛门?”

    “指引是指引了,讲没讲经我忘了,说没说法我也不记得了,佛法是个啥我现在也没搞明白,而且师父带我去的地方不是寺庙,似乎也不太清净。”

    张弥勒脸上露出一副享受和神往的神色,许久才道,“师父他老人家为了让我看破红尘,明悟大道,带我去了天上人间娱乐会所、凤凰台大娱乐城、枫林晚理疗馆、春怡雅苑KTV、凤舞九天大酒店、昼锦堂……”

    跟报菜名似的,一口气说了好几十个,一听就是些男人经常去反三俗的场所。

    阎十一听着都脸红了,心说真是不同人不同命,他从小累死累活不算,一不小心还要被师父打的死去活来,而张弥勒却是师父带着逍遥快活,这落差,想想就够让人吐血三升的,尴尬道:“十戒前辈就没教你点有用的?”

    “没有啊,师父说,佛心自固,则万邪不侵,为求佛心,则需于万邪中历练。”张弥勒撇着大嘴继续道,“自从师父带我去过这些地方,见到了里面可怜楚楚的工作人员,我是真心不忍,所以我要效法地藏王,发下大宏愿,这些地方不空,我誓不罢休!”

    “罢休你妹,把招嫖说得这么清新脱俗,看来你佛法不见涨,污气倒是快冲天了啊!”阎十一给了他一个大大的爆栗,指着墙上钉着的千面俏夜叉道:“说正经的,玲珑说要把这老鬼送回独龙族,但似乎除了你的三根震天箭之外,没有法器能困得住她,玲珑有没有给你什么收她的法器?”

    “没有啊?”张弥勒两手一摊。

    阎十一看了看千面俏夜叉道:“那总不能用三支箭插着她送回滇省吧?别人看到了还以为咱们要烧烤呢!这么带着她,就算让上飞机,她这副尊荣也得把人吓坏了啊!”

    “咯咯咯咯……”千面俏夜叉却是笑了起来,身体也挣扎起来,“想让我回去?再被那鬼图腾镇压?门都没有,区区三支震天箭,还不足以困住我!”

    千面俏夜叉的身体渐渐融化,化成液体沿着墙壁留下来,脱离了三支箭的控制,随后凝成一团,便朝窗外逃了出去。

    “阿~弥~陀~佛~”窗外却是传来一声极为洪亮浑厚的佛号,窗口出现了一个卍字佛印,立时将千面俏夜叉压到了一楼。

    “好深厚的佛家法力!”阎十一从窗口探出去往下一瞧,发现下面除了有三个和尚之外,还有不少穿道袍和僧袍的人,也不知从哪里来的。

    “是国清寺重能方丈到了!”沈国栋一见,认了出来,赶忙跑下楼去迎接。

    “重能方丈,好像比师父的辈分还高一辈,看来得下去见见!”阎十一带着包紫、秦丹秋和张弥勒下去,回头又对林月芹三个女鬼道:“你们仨就守着珞瑶吧,下边估计都是法术界的人,你们去太不合适。”

    来到一楼客厅,鬼差早就收拾完尖嘴女鬼回了阴司,保镖们则送伤员去了医院救治,客厅内自是一片狼藉。

    来人大概有十几个,道士、和尚、尼姑都有,为首的是一个眉毛已经拖到下巴颏的老和尚,方面大耳,鼻子两边的法令纹足以夹死苍蝇,看着年龄可不小了,此时便由玄苦玄难两位高僧搀扶着。

    “重能大师,您能佛架光临,沈家真是蓬荜生辉,蓬荜生辉啊!”沈国栋很是恭敬的将老和尚搀扶到沙发上坐下,随后将阎十一四人作了一番介绍。

    “阎十一?”重能方丈抬头看了看,点了点头,又摇了摇头,嘿嘿一笑,自顾自说了四句偈语:“离了太阴山,下了将军座。善恶皆自我,因果错错错。”

    阎十一听了,皱了皱眉,对于这种无头无尾的高深偈语,他总是一个头两个大,却是想不明白。

    “重能大师,您这四句偈语是什么意思?”沈国栋也是不解,出口相问,“这四句偈语说的是我沈家,还是阎天师?”

    “是你是他又有何区别?”重能方丈没有解释,回头对一个二十岁左右的少年道:“高迪,我看阎天师年少睿智,道心弥坚,不该是奸恶之徒,我看只是个误会,便算了吧?”

    那叫高迪的少年却是不依,指着阎十一道:“怎么能算了,我亲眼看到他杀了我师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