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390章 绝命一箭
    “你以为这样就能杀了我?”

    千面俏夜叉那张丑脸露出诡异的笑容,体内鬼力逐渐凝聚,竟然将三人的长剑渐渐推出体外。

    “不好,这老鬼还要作妖!”阎十一立时从马甲里抽出定鬼符贴在千面俏夜叉额头,遏制她继续挣扎,再又抽出黄表纸裹住她的脑袋和身体,以勾魂笔写下杀鬼敕令。

    包紫和秦丹秋也把身上带着的杀鬼符贴上去。

    “太上老君,教我杀鬼,与我神方。上呼玉女,收摄不祥,登山石裂,佩戴印章。头戴华盖,足蹑魁罡,左扶六甲,右卫六丁。前有黄神,后有越章,神师杀伐,不避豪强。先杀恶鬼,后斩夜光,何神不服?何鬼敢当?急急如律令!”

    杀鬼咒念毕,三人剑指点在俏夜叉脑袋上,灌入罡气。

    轰的一声,灵符燃起,将俏夜叉立时焚毁,连一丝精魄都没留下。

    “就这么死了?”包紫有些不太相信,“可咱们用的是杀鬼咒,不是灭魂咒啊,怎么可能没有精魄?难道是咱们三人共同施法,法力太强?”

    “在你后面!”阎十一也觉得奇怪,一直不敢放松,此时便看到包紫脑后冒出一个癞头,四处凶煞剑立时刺了过去,刺穿癞头,将俏夜叉钉在墙上,心中惊讶,手中也是不停,再以黄表纸裹住俏夜叉身体,写下敕令,这一次则是灭魂敕令,

    “赫赫阳阳,现我神光,风火雷霆,守护我旁,我奉命令,立斩不祥,摊上老君急急如律令,灭!”

    地火自地下直接攀上千面俏夜叉的身体,焚烧起来。

    “咯咯咯咯……”然而房间里却传来俏夜叉猖狂的笑声:“没用的,阎十一,你们杀不死我的!”

    声音未消,千面俏夜叉又出现在了沈国栋身后。

    “沈董事长小心!斩仙飞剑!”秦丹秋将展现飞剑掷了出去,很是精准的刺穿了千面俏夜叉的癞头,将至身形打散。

    但下一刻,千面俏夜叉又栖到了墙上,丑脸朝着众人直笑。

    “我还不信了!”阎十一凝眉,祭起长剑,“青龙居左,白虎侍右,朱雀护前,玄武立后,四方神将,守我精元,七杀凶神,斩鬼诛邪!”

    这是斩鬼诀的进阶版,是他第一次使用四柱斩鬼诀斩杀食婴巨怪,失去意识时自动用出来的,威力却是比四柱斩鬼诀还要大,再加上他此时体内还有不少煞气存在,施展出来,威力更是巨大。

    脚下一点,跃上大床,借着大床的反作用力,高高跃起,一剑斩向贴在墙上的千面俏夜叉。

    长剑直接将千面俏夜叉斩为两半,汹涌煞气束缚住她,将她的鬼身逐渐蚕食。

    “四柱凶煞剑诀,咯咯咯咯……我终于见识到了,威力果然不一般,我的千面鬼身都有些支持不住了!”千面俏夜叉脸上更露出轻狂之色,

    “不过,依旧无法杀死我,你们都太嫩了!还有什么招数只管使出来吧!若不是我修为损了七成,你们这些乳臭味干的后辈早该全死了!不过没关系,等五方鬼王出世,你们统统都得死!”

    “嘴硬!”阎十一拿出阴阳功德瓶,打开地门,准备把千面俏夜叉收进去,却出人意料的是,千面俏夜叉竟然纹丝不动,并没有被功德瓶吸进去。

    千面俏夜叉笑得更加猖獗了:“咯咯咯咯……一个酒葫芦就想收我?当年我和阎天机放对的时候,钟馗小子才刚刚撞柱身亡!他的鬼器焉能降我?你们杀不死我的,杀不死我的……”

    ‘吱——’就在俏夜叉猖獗之时,响箭之声传来,一支银质翎羽箭自窗外飞了进来,直接射进了千面俏夜叉的胸口,将她彻底钉在墙上,中箭之处,鬼身逐渐腐烂,鬼血从里面涌出来。

    “震天箭?竟然是震天箭?”千面俏夜叉感到了无比的疼痛,也认出了这支箭,却仿佛看到了绝命的大杀器一般,狂叫起来,想要挣脱,“隔了这么多年,难道还有人可以拉得动乾坤弓,是谁,到底是谁?”

    ‘吱——吱——’又有两支箭飞了进来,分别射中俏夜叉的眉心和喉咙,将她死死钉在墙上。

    “阿弥陀佛!无妄想时,一心是一佛国;有妄想时,一心是一地狱。众生造作妄想,以心生心,故常在地狱。菩萨观察妄想,不以心生心,故常在佛国。

    若不以心生心,则心心入空,念念归静,从一佛国至一佛国。若以心生心,则心心不静,念念归动,从一地狱历一地狱。

    若一念心起,则有善恶二业,有天堂地狱;若一念心不起,即无善恶二业,亦无天堂地狱。为体非有非无,在凡即有,在圣即无。圣人无其心,故胸臆空洞,与天同量。”

    外面响起靡靡佛音,洪亮高亢,仿佛能将天地间的秽气尽数震散。

    众人趴在窗外,朝声音来源望了过去,却是见到沈家别墅前,百米外的一处凉亭顶上,站着一个身着七宝袈裟的大和尚,手上拿着一张半人高的长弓,微风飘过,僧袍轻轻飘荡。

    “哇,这是哪个寺庙的高人?”包紫很是惊讶,“之前国清寺来的玄苦玄难两位高僧,好像也没这么高大上呀!”

    “乾坤弓和震天箭?难道是老二?”阎十一此时想起来,刀玲珑说过,千面俏夜叉没有弱点,只怕乾坤弓和震天箭,看来不假,而这两样神器却是在张弥勒手里,再望过去仔细打量,对这凉亭上的和尚喊了句,“老二,是你吗?”

    和尚再道:“阿弥陀佛!凡所有相,皆是虚妄。若见诸相非相,则见如来。不取于相,如如不动。施主,你如此一问,可就落了下乘!贫僧法号弓长,诸位有礼!”

    “礼你大爷,还给我装!”阎十一听出来是张弥勒的声音,抄起窗台上一个巴掌大的小花盆就扔了过去。

    那边张弥勒一闪身躲了过去,还摆着谱道:“施主,你这一掷,便犯了妄恶恼怒嗔五戒,贫僧虽不介意,施主死后却要下地狱……哎哎哎、哎呀妈呀!”

    突然吹过来一阵大风,袭过凉亭,张弥勒只顾着装腔,却是被风掀了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