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386章 撒钱成兵
    看着薛合德面目狰狞的突然扑过来,夏斌顿时就吓傻了,再度瘫倒在地上,本来已经吓晕过去了,谁知坐倒在地,一口气没上来,又给憋醒了。

    深吸了一口气,夏斌再度睁开眼,薛合德已经不见了,他此时靠在墙角,身后是两堵墙,客厅里的一切看的清清楚楚,确实没有薛合德的影子。

    “难道是我眼花了?还是我晚饭酒喝多了,出现幻觉了?我记得我没喝酒啊!还是最近看到和听到太多灵异事件,日有所思夜有所梦?难道我现在是在做梦?哎哟,疼……”

    夏斌使劲掐了一下自己的胖脸,知道这不是做梦,心里再次虚起来。

    ‘嘀嗒——’一滴液体自天花板滴落下来,落在他面前。

    夏斌辨不出那液体是什么,脑袋中联想到各种恐怖片的画面,全身不禁咯咯颤抖起来,虽然很不想抬头去看,但他的脑袋还是不由自主的往上抬起。

    内心深处有着一种极其矛盾的心理,既不希望在天花板或者墙壁上看到什么可怕的东西,又期待着会有什么东西出现。

    头慢慢抬起,终于看到了天花板,然而什么也没有,再看身后的墙,也什么都没有。

    “难道只是天花板漏水,是我自己吓自己?”

    夏斌松了一口气,再度平视,可就在这时,余光之中,身体的左边,站着一个白色身影,长发及腰,背对着他。

    这一回,夏斌咽了口唾沫,可就再也不敢动了,等他再度壮着胆子转过脑袋想看清楚的时候,那身影又消失了。

    “又是幻觉?”

    夏斌垂下脑袋,想再松了一口气,可不等他把气呼出来,一张怪脸从他身侧钻了出来,蛋白眼球,黑色的牙齿,殷红的嘴唇,呲着牙朝着他嘶吼一声。

    “鬼呀!”夏斌再度狼跳起来,躲到了沙发后边,探出脑袋来朝墙角看。

    此时那白色身影面对着墙站着,似乎感受到了夏斌的目光,脑袋‘哒哒哒’扭动一百八十度,转到了背后,看着夏斌,幽幽道:“夏总,你逃不掉的,跟我走吧!”

    夏斌看到这诡异的一幕,心都要跳出来了,胆都要吓裂了,调整了许久才鼓起勇气道:“薛薛、薛总,我们远日无怨近日无仇的,你干嘛要害我?”

    薛合德阴森的笑道:“夏总你可误会我了,只要你贡献出你的肉身,我保你永生不灭,你看如何?”

    “肉身?”惊吓中的夏斌,几乎快崩溃了,脑回路循环了好几遍,才判断出这是个圈套,便道:“肉、肉身都没了,不就死了?还永生?你当我傻么?”

    “这么说你是不愿意了?”薛合德再度露出狰狞之色。

    “愿意你个大头鬼!”出于求生的本能,夏斌站起来撒腿就往外面跑。

    “想跑?”薛合德直追过去,到了门口却是被一道金光弹了回来,原来是那二十四旒铜钱串。

    从地上再度飘起,薛合德冷哼一声,从侧面飘了出去,在院子里找寻夏斌的踪影。

    夏斌此时则躲在一棵丹桂树下,挖着下面的生姜往嘴里塞,又抓下来另一边的小米辣塞到嘴里,紧张的碎碎念着:“没事,没事,生姜辣椒壮阳气,只要我不害怕,她奈何不了我的,对,奈何不了我的!”

    吃了几块姜,几个辣椒,辣的他浑身冒汗,满脸通红。

    突然一阵风从背后吹来,却是使他整个人都打起激灵,回头一看,薛合德又瞪着那双死鱼眼看着他,而他的这一回头也扑灭了他肩头的两盏命灯。

    双眼一黑,心中恐惧骤然增加,夏斌站起来,拔腿就跑,跑了几十米,却是脚下一绊,摔进了养鱼的池塘里。

    仅仅膝盖深的池塘,他却站不起来,脑袋整个浸在水里,扑腾了几下,便再也不动了。

    又过了一会儿,夏斌才从池塘里站起来,此时却是脸色死灰,双眼圆睁,布满血丝,嘴角露出一丝诡异的笑容,却发出一个女人声音:“龙气耗尽坤水生,本该如此!”

    ……

    沈家大院,近百尖嘴女鬼在不断冲击着别墅周围的镇宅犯四凶局,被阵法灵力侵蚀了鬼身也在所不惜,有几只靠前的甚至直接被挤碎,化成精魄飘向天空,但在这样激烈的冲击下,镇宅犯四凶局渐渐摇摇欲坠起来,一阵阵阴风透过阵法吹进别墅里。

    “包紫,这样下去恐怕坚持不到十一回来了!”沈国栋看着周围的情况,心里越来越紧张。

    包紫此时刚给阎十一打电话想问问情况,却是不在服务区,他们现在已经陷入孤立无援的境地,她此时也没有更好的办法,只是出于对阎十一的无条件信任,才道:“没问题的,他一定可以赶到的!”

    “怕什么,老娘身上还有不少朱砂弹,看我去收拾掉这些尖脸女鬼!”阎琉舞从裤腿两边暗扣里拿出组件,组合成微型冲锋枪,拿在手里,可刚一站起来,她却突然感到一阵头晕目眩,立时昏了过去。

    “琉舞姐!”包紫大惊,赶忙扶住阎琉舞,却是见她脸色煞白,甚至连鼻息都没了,不禁骇然,将她放在沙发上平躺,拿出金针在她几处大穴上连续施针。

    许久,阎琉舞才重重吸了一口气,又出现生命体征,却是没有苏醒过来。

    “阎警官这是怎么回事?”沈国栋问道。

    “我也不知道,之前琉舞姐就昏过去一次,但我检查过她的身体,并没有发现什么症状。”包紫此时再度检查了一番,又道:“她现在的情况很危险,我得扶她去房间,给她再仔细施一遍针。”

    包紫和另一个保镖扶着阎琉舞上了楼,沈国栋站在客厅,却是更显悲凉,看着那些鬼东西还在疯狂冲阵,也是无奈闭上了眼睛,回身去了地下储藏室。

    许久,沈国栋才回到客厅,手里捧着的是那个破破烂烂的聚宝盆,此前被阎十一要走后,杨强智又在作妖假日会所找到后送了回来。

    此时他捧着这个聚宝盆,看着盆底的四排字,喃喃念道:“为天地立心,为百姓立命,为华夏积雄财,为万世开太平。老祖啊老祖,今日珞瑶若是死了,我也就没什么信念再坚持下去了!”

    “噔——”可就在这时,一枚铜钱从聚宝盆里跳了出来,落到地上,滚出去好远,停在客厅墙边,‘嘭’的一声,化作一道黑气,出现一个官差打扮的人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