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385章 催命
    僵尸还未消灭完,镇宅犯四凶局也有些动摇,而又有近百尖脸女鬼,伸着长长的口器朝别墅四面围攻过来。

    “哎呀——”

    屋漏偏逢连夜雨,包紫法力是够了,但在法术上的欠缺,使得她没能将红毛尸王击杀,反而被红毛尸王一巴掌拍了回来。

    红毛尸王虽没被击杀,但医道天师的法力还是把它打的浑身焦黑,红色的毛发差不多都被烧光了,此时见包紫被打倒在地,干吼一声,双爪朝包紫抓去。

    “去死!”说时迟那时快,阎琉舞捧着一盆用鸡血朱砂等等和好的糯米冲过来,全都撒到了红毛尸王的身上,立时白烟一阵,将它的皮肉都烫烂了,疼得红毛尸王满地打滚。

    “包子,你没事吧?”趁着这个空档,阎琉舞才上前扶起包紫。

    “没,没事!”包紫此时衣服上焦黑了好几处,都是尸毒所致,皮肤也被尸毒沾染,伤的不轻,赶忙从挎包里翻出法药抹在皮肤上,遏制尸毒扩散。

    又见红毛尸王被糯米伤的不轻,赶忙从挎包里拿出一张九天玄女印拿在手里,念动咒法,打在红毛尸王上,将它完全诛灭,才算松了口气:“呼,总算死了!”

    但尖嘴女鬼也在这个时候围了过来。

    “走,先回别墅!”阎琉舞扶着包紫进入别墅。

    见那些僵尸都已经被法药伤得骨肉分离,面目狰狞,只差最后一击,包紫作为主阵法师,也顾不得身上的伤,上前以灵符一一击杀,这才让众人把剩下的法药,不管有用没用,全都倒在别墅周围,最后让所有人退进别墅里面。

    周围近百尖嘴女鬼悉数抵达别墅外,对最为坚固的镇宅犯四凶局进行冲击。

    别墅客厅内,横七竖八躺着受伤的保镖,几十个保镖几乎人人带伤,重伤过半,包紫顾不得休息,一个个包扎治疗,保住这些人的性命。

    “难不成天真要亡我沈家?”沈国栋看着客厅内的一切,又看向别墅四周那些丑陋而又疯狂的身影,人生第二次感到灰暗,第一次是妻子离世,第二次便是此时,如果再没有转机,这一次离开他的会是他的女儿。

    “别着急,沈伯伯,镇宅犯四凶局并不容易破,我想十一可以赶回来的!”包紫现在成了这些人的主心骨,她只得出言安慰,不至于动摇军心,但她内心中何尝不是在呼唤阎十一的到来?

    ……

    此时是晚上九点,江城夜生活刚刚开始,路上车水马龙,去往西林湿地的主干道上排起了长龙,堵车了!

    “特么的,跑车有什么用,还不是堵在这里!”阎十一双手狠狠砸在方向盘上,很是恼怒。

    “你别急,我打个电话问问沈家的情况!”秦丹秋拿出手机,拨通电话,但打了包紫、阎琉舞和沈国栋的电话,电话中的声音全都是不在服务区,这就使得两人更加焦急起来。

    ……

    沈家西边的别墅楼顶,姬瑾菱双手抱胸看着沈家大院里的一切,却又疑惑道:“前辈,你为什么不让这些鬼物一起上,而要分批次进去?这样岂不是给他们喘息的机会?”

    “我不过是循序渐进罢了!”千面俏夜叉一副了然于胸的神色,又道:“沈家可不像表面上那么简单,它有这样的气运,自然是有人在暗中护佑,我若一开始就全力进攻,说不定现在已经被全歼了!”

    姬瑾菱不解:“什么意思?”

    俏夜叉没有回答,又道:“我这么做,另一方面也是给薛合德争取时间,如果这里的战斗结束太早,难保她那里会引起别人的主意,到时候两头都失利,这个责任我可背不起。”

    ……

    某小区夏斌别墅内,夏斌在客厅里摆了十二个火锅,每一个火锅里都是不同的口味,他刚用各种食材在每个火锅里都试吃一遍,此时肚子撑的跟怀孕五个月一样,躺在沙发上打着饱嗝,很是满足,自言自语道:“这些新口味不错,就是一下子吃太多,撑得慌,再这么吃下去,万一哪天我被撑死了怎么办?不如先把遗嘱写好?”

    想到这一点,本就胆小的夏斌坐了起来,浪催的他,越想越觉得这个可能性很大,便从茶几下面拿出来纸和笔,还真开始写遗嘱了,边写还边得意道:

    “这样我就不怕自己撑死了!我夏斌孑然一身,无牵无挂,名副其实的钻石王老五,我要是死了,这么多钱还真不知道给谁花。不如百分之八十做慈善,委托人么,沈董事长好了,剩下百分之二十,百分之十给手底下员工发发福利,大家都不容易,还百分之十就给阎天师,他可是帮了我忙的,这算是给他的报酬,唉,就是可惜了我这些火锅秘方,给谁呢……”

    刚写了一半,别墅里的灯却突然闪了几下,灭了。

    夏斌吓了一跳,小心脏怦怦直跳,“停电?还是跳闸了?”

    胆怯的环视了客厅一周,并没有发现异常,才稍稍松了一口气,但心里还是惴惴不安。

    “夏总,你可真是心善的人呢!”一个女人声音突然在背后响起。

    “唉呀妈呀!”夏斌微胖的身形顿时狼跳起来,跟个兔子似的,窜到了客厅的另一侧,回过头来才看到一个披头散发的女人站在刚才他坐着的沙发后面,惊问道:“你你你、你是谁?怎么会在我家里?”

    “夏总真是贵人多忘事,连我都认不出来了么?”女人阴阳怪气的说着,慢慢撩开长发,却还闭着眼。

    “薛合德?薛总?”借着屋外的光亮,夏斌分辨出这女人的身份,内心十分疑惑,“不是说你携款潜逃了么?怎么会在这里?还出现在我家?”

    薛合德尖声尖气道:“我想请夏总去我那做做客,不知道夏总赏不赏脸?”

    “做客?薛总是找我谈合作?”夏斌慢慢从地上站起来,“以前你黄家皮革厂开着,我的火锅店确实天天从你家收购各种生肉,但现在你的情况似乎不太可能合作吧?”

    “怎么不可能?”薛合德阴测测的笑着,“我想跟夏总你借一样东西!”

    “什么?”

    “命!”

    薛合德突然睁眼,两只蛋白色的眼球死死盯着夏斌,扑了过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