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373章 血尸王蝉身
    一个像老鼠一样,遍体长毛的东西,钻进了黄小星的后庭,这东西的毛色是红色的,且没有长全,还有些地方是血红的软肉,整体看上去像是还没长齐毛的幼年老鼠,但个头又比幼年老鼠大很多。

    “哦,疼疼疼疼……”黄小星后庭被拱,立时夹紧双腿蹦跶起来,双手就要去抓。

    “别碰它!”阎十一赶忙将他按在放电脑的台子上,见那东西已经钻进去一小半了,忙用两枚大五帝钱夹住,又对黄小星道:“夹紧,不然就进去了,等我说松开的时候,你再松开!”

    黄小星不敢大意,忙夹紧双腿,很是害臊道:“这要是放在以前,都该是我跟妹子说的话,今天居然有个男人跟我说这些,太丢人了,哦哟哟哟……”

    “少废话,你以为我想对着你的菊花?”阎十一左手用五帝钱捏着那东西,再从马甲里取出墨斗,用牙咬住一头,用朱砂线缠绕在那东西身上,线刚缠上去,那东西的红色毛发和血红色皮肤就开始脱落塌陷,还发出吱吱的叫声。

    黄小星呲着牙吸着凉气,又道:“这到底是什么东西,老鼠成精?为啥要往我这里钻?不嫌脏么?”

    “这是红毛血尸王的蝉身!”阎十一继续缠着朱砂线。

    黄小星回头看了一眼,不解道:“蝉身?啥意思?知了猴?知了猴哪有这么大的?”

    “这只是一个比喻!”阎十一把朱砂线绕遍了红毛血尸王的蝉身,又取出一张灵符贴了上去,道:

    “金蝉脱壳你听过吧?僵尸修炼到了一定程度,有些特殊的僵尸也会出现这种情况,就比如这只红毛血尸王,它把自己的精气神都集中在心脏,又炼出一身带有腐蚀性的血污保护自己,如果遇到了厉害的对手,把它的血污外壳破了,它就会舍弃外壳,只让藏有自己精气神的心脏逃走,找到新的宿主之后,再炼成新的血尸外壳,周而复始,等它完全修炼成红毛血尸王之后,它不仅能拥有外壳的污血做保护,力量也不会输给其他僵尸,就不会像现在这么好对付了。”

    “啊?你的意思是,我现在就是它的新宿主?”黄小星想起之前血尸那恶心的样子,顿时又打了个激灵,忙道:“卧草,十一,阎天师,你可千万不能让它进去啊,我宁愿死无葬身之地也不愿意变成那个德行,满身的血不说,还全是扎堆的蛆,就跟咱们小时候,三伏天,村头的大粪坑似的,一个炮下去,蛆虫满天飞!”

    “咦——你敢再说恶心点么?”阎十一没被血尸恶心到,反而被黄小星恶心的够呛,手上一连贴了四张镇尸符,才对黄小星道:“我要拔出来了,可能会有点疼,你忍忍!”

    “你说话能不能不带歧义啊,这要是被人听到了,还以为咱俩干什么见不得人的事呢,哦……”

    阎十一可不管他怎么乱想,将罡气灌入镇尸符,灵符猛然燃起,并且引燃了缠绕在血尸王蝉身上的朱砂线。

    “吱吱吱……”血尸王蝉身剧烈颤抖起来,挣扎着再度往黄小星的后庭里钻去。

    阎十一捏着两枚五帝钱,再拉住朱砂线,剑指一点血尸王蝉身,灌入罡气,“金木水火土,万物皆臣服,镇邪!”

    血尸王蝉身上的火焰猛然高涨,阎十一再度一用力,才把血尸王蝉身拽了出来。

    一被拽出,血尸王蝉身在阎十一手中剧烈挣扎起来,想要逃走。

    阎十一赶忙用一枚棺材钉插进蝉身之中,钉在地上,随后又从各个方位插了八枚,直接把蝉身插成了一个刺猬。

    “哦哟,疼死我了!”黄小星摸了摸菊花,后面的裤子破了一个大洞,伸到里面摸摸,还有丝丝血迹,疼得他直咧嘴,此时看到血尸王蝉身被刺穿,喝骂道:“特么的,敢爆老子菊花,老子灭了……老子让阎天师灭了你!看看,现在遭报应了吧,插死你个王八蛋!十一,它这是死了吧?”

    “哪有这么容易?”阎十一用从马甲里拿出几样灭尸法药倒上去,又道:“我只是用九根棺材钉封住了它的精气神,想要杀它还需要费一番功夫,红毛血尸王毕竟带了个王字!”

    黄小星揉着屁·股,疑惑道:“那你上次杀我爸爸……我爸爸变成的红毛飞尸,怎么那么容易?我看你没几下就弄死了!大家都是红毛,差别怎么那么大呢?”

    “你爸那个严格意义上来讲,只能算是跳尸,修炼出翅膀了,但还不能飞,只能滑翔一段距离。那天也是运气好,用绳子箍住了他的脖子,才有机会一击毙命,如果让他跑了,再想抓住可不容易。”

    阎十一又用黄表纸包裹住血尸王蝉身,用朱砂笔写了几道敕令,又道:“从实力上来讲,跳尸和血尸差不多,但血尸王修出了蝉身,如果今天让这蝉身钻进你体内,基本就取不出来了,最后结果我也只能痛下杀手,在你变成血尸之前把你杀掉!”

    “这么狠?”黄小星咧咧嘴,心说真是生死一念之间,“那还真要谢谢你了!”

    “谢就不用了,你本来是一方大少爷,衣食无忧,现在你沦落到这个地步,我也有一定责任。”阎十一又用朱砂线在血尸王蝉身周围拉出几道,布下一个简单的阵法。

    “这……不怪你!”黄小星脸上露出一抹痛苦之色,叹息道:“你也是尽自己法师的职责,如果不是你我还不知道爸妈是被小姨害死的,也不知道小姨去了哪里,她为什么要这么狠?”

    “薛合德?”阎十一愣了愣,想了想,心里有了几分猜测,但没说出来,开始作法,

    “四海混元,五狱驱奔。石裂拒逆,敢有张鳞。行云布气,聚质炼真。天雷地雷,鸣震八方。摧山倒狱,猛徹天仓。雷公催部,玉女持罡。应物合机,信及八芒。灭邪斩鬼,剪绝妖精。神兵急火如律令,五雷齐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