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362章 逃出大荒原
    黑白无常手执哭丧棒,正带着数百鬼差从山下冲了上来,见到阎十一更是怒不可遏,朝山崖这边围了过来。

    此前阎十一破了命劫,通过鬼界逃出天师冢,在鬼门关附近,招阴兵和他两人对抗,阻止他俩捉拿阎玉煞主仆三人,可以说让他二人的脸都丢尽了。

    黑白无常可一直记着,一直憋着找机会给阎十一点颜色看看,刚才有鬼差来报说大荒原内有诡异煞气聚集,两人分辨出来是有人在违背阴司法律炼制鬼妖,这才带着数百鬼差前来捉拿不法之徒。

    没想到冤家路窄,一来就看到阎十一把九力鬼妖收进了阴阳功德瓶,而且用的魂魄还是阴司逆犯邪财神。

    这么好的理由,黑白无常自然不能放过。

    “我的个乖乖,七爷八爷!”阎十一当然也记得此前的冲突,这次还违背阴司律法炼制九力鬼妖,要是被逮住,不死也得扒层皮,忙问林月芹道:“鬼界你比我熟,怎么办?难道又跟上次一样把浮屠铁骑招来?这回我可没正当理由了,这要是拖累钟馗老祖,实在有些过意不去啊!”

    “上次人多,这次才你我两个人难道还跑不掉么?”林月芹招出虬鬼,跳了上去。

    阎十一也爬了上去,疑惑道:“怎么跑?下山的路全是鬼差,难道踩过去?他们手里的勾魂索可不是吃素的啊!”

    “跳崖!”林月芹嘴里只蹦出两个字,随后指挥虬鬼直接跳下了山崖。

    “哇哇哇哇……你这是作死啊,你是鬼摔不死,我可是人啊!”阎十一抱着虬鬼的脑袋,急速往下坠去,劲风呼呼从下方吹过来,却是越来越接近地面,几百米的高度,这么大的冲击力,就算虬鬼支持得住,他也支持不住。

    大概离地面几十米的时候,虬鬼才将大手插进山壁内,巨大的体重直接将山壁抓碎,但也渐渐将下降的趋势减缓,等落到地面的时候,已经减到安全速度之内了。

    ‘嘭——’虬鬼巨大的身躯落到地上,随后直接朝大荒原边缘跑去。

    “咱以后不玩这么刺激了行不行?心脏病都出来了!”阎十一坐在虬鬼肩膀上,看着另一边站着纹丝不动的林月芹,心说她的心理素质是真好,再又一想既然虬鬼能做到,想来九力鬼妖也能做到,今后翻山越岭的可就能节省不少时间了,歇了片刻,见林月芹没有说话,又自顾自呢喃道:

    “唉,这下可麻烦了,上次就已经把七爷和八爷得罪了,这次又让两位爷逮个正着,新罪旧罚,以后走阴,估计得被阴司全城通缉了。”

    林月芹回头道:“男人做大事不拘小节,你这副畏首畏尾的模样像什么样子?黑白无常若真记仇,凭他俩的能耐给你使点绊子还不是手到擒来?他俩现在忙着查找不死鬼界入口,捉拿不死鬼界要犯,还要追回叛逃的阴神,根本没有时间理你,而且他们也不敢动你!”

    ……

    山崖之上,黑白无常以及众鬼差便看着阎十一坐在虬鬼之上逃之夭夭。

    “老七,咱们就这么放走他?”黑无常黑着脸,满脸的不甘心,“上次官军对峙,已经让咱俩颜面尽失,沦为阴司笑柄,这次又让他跑了,岂不是显得咱们太无能?”

    白无常微微一笑道:“老八,看事情须得看清本质!他阎十一并不厉害,厉害的是他的第一世身份阎天机,钟馗曾是阎天机手下第一战将,自然是要护着他,再有阴天子也有意栽培他,赐他四道神符便可见一斑。咱们在这小子手上吃亏,也不是说不过去!”

    黑无常则不服气道:“难道咱们这两次就这么算了?就算咱俩放得下脸面,阴司数万鬼差的脸面何存?今后若还有其他逆天之徒来阴司捣乱,不尊阴司法纪,咱们还有什么威信可言?”

    “不急!”白无常淡淡说了一句,看着远去的身影道:“以这小子胆大妄为的性子,不怕他不惹事,就怕他惹的事比天大,只要他犯的错连阴天子都没理由保他,咱们拿他还不手到擒来?”

    ……

    逃到大荒原边缘,大荒原内的禁制消除,许多法术和鬼术再度可以使用,阎十一赶忙开阴符开启结界,准备返回人间,想了想,惊道:“不对呀,这次来大荒原的目的是为了找鬼不留行,替沈董事长催泪的,看样子还得再进去一趟!”

    林月芹收回虬鬼,并没有搭话,从嘴里吐出来几颗羊屎豆一样的黑果子扔给他,先走进结界,回了人间。

    “这是鬼不留行?原来你本来就有!你又摆我一道!”阎十一才领会归来,自己又被林月芹算计了,叹了口气,回头看了看大荒原里边,心说这里还真不是一般人能来的,此番炼妖行动,不仅仅只是炼制九力鬼妖这一样收获,他对战争还有局势也有着更加直观的认识,知道他平时捉鬼除妖,扫平鬼物窝点,那不过是小打小闹而已,真正的战争可比这些要残酷的多。

    以此,也可以想见,当年他的第一世阎天机,为了保护妻儿,独自面对几十万邪物围堵该是多么凶险的场面,一人独当千军万马,又需要多大的实力和勇气!

    阎十一想象着,自己有朝一日也有这样一天,不知能否坦然面对。

    内心感慨,阎十一摇了摇头,觉得自己的幼稚想法很是好笑,才迈步进入结界,回到人间。

    白光一闪,再度回到沈家客房。

    此时天光大亮,屋内却是空无一人,阎十一皱了皱眉,开门走了出去,才见到走廊上站满了黑墨镜黑西服的保镖,尤其是沈珞瑶的房间,整整站了三排,心说沈国栋也是真太舍得花钱,但这些人,对于千面俏夜叉或者姬瑾菱来说,根本就没任何用处。

    “十一,你回来了?”包紫从另一间客房走出来,还睡眼朦胧的,似乎没睡好。

    “是呀,这才几点,你怎么不多睡会儿?”阎十一捏捏她的小脸,这几天包紫也挺累的。

    包紫揉了揉眼睛,道:“是没睡醒,我是出来跟你说一声,今天是你大学毕业的日子!”

    “啊?毕业?毕业典礼在今天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