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352章 天上掉下个小媳妇儿
    紫色身影从四合院的瓦屋顶上跳了下来,落到地上,露出本尊容颜,竟是个还没长开的花季少女,手上拿着一把紫色长剑,也不知道是什么材料做的,再配上她的一身紫衣,看上去仿佛一朵刚刚开放的百子莲,十分清新脱俗。

    只是少女脸上此时的肃杀之气,配上她稚气未脱的容颜,总觉得有些不搭调。

    “不死鬼界的邪物,受死!”少女直奔吕学纯阳而去,紫色长剑擦着那个红T恤女子的脑袋刺进吕学纯阳的胸口。

    “呜……”吕学纯阳感到胸口一疼,却并没有流出血来,看了一眼紫衣少女,还保持着一副得道高人的做派,剑指夹住剑身,平心静气道:“小姑娘,你与鄙人无冤无仇,怎可如此伤我?不过我已经修道有成,不日即将飞升,这躯体只是一个摆设,你这一剑伤不到我的!”

    “哼,区区尸妖,竟敢口出狂言!”少女将紫剑抽出,再度刺向吕学纯阳的面门,自他的左眼刺入,直接贯穿脑袋,“天地玄宗,日月洞明,乾坤倒转,以煞诛邪,破!”

    法诀念毕,吕学纯阳的脑袋立时炸裂开来,裂成两半,大半个脑袋吊在一边。

    吕学纯阳用手扒拉了几下,把两半脑袋合到一处,但中间骨骼皮肉被震碎不少,面部出现了一个大窟窿,用剩下的一只眼睛不可思议的看着少女,道:“你、你这妖孽,竟敢打伤本仙!”

    吕学纯阳的尸妖本性被激发出来,也不管已经被炸裂的脑袋,朝着少女扑了过去。

    而在写字台前坐着的那个红T恤女人始终一动没动,就跟假人一样,要么是被吓懵了,要么是心理素质特别的好。

    屋子门口,阎十一姐弟俩更是楞在当场,但不是因为眼前突然出现的少女破坏了他们的计划,而是这少女刚才念得法诀!

    那是他天机门独有的法诀!

    虽然天机门在肖紫玉这一代已经把大部分本门鬼术雪藏了,但本门鬼术的最高法诀天机法咒,却依旧在使用,平时不管是肖紫玉、唐四藏,还是阎十一,捉鬼除妖,与人斗法的时候,用的最多的便是天机法咒,用以引动天地法力为己所用,诛杀妖魔邪祟。

    可也因为是天机门的最高法诀,天机法咒需要从小修炼,逐渐领会其中要义,熟练掌握其中精要,才能引动越来越多的天地法力,发挥出法咒的最大效用,其他门派弟子就算偷师学会,若是没有师父指点,便会不得要领,没个几十年根本悟不出来,效果更会大打折扣。

    可眼前这紫衣少女,显然将天机法咒运用的很是纯熟,而且威力也是不小,至少领悟天机法咒的时间在十年以上。

    “十一,咱师父难道还收了个女弟子?”阎琉舞惊讶,她可知道,天机门一向人丁稀薄,上一辈就他父母阎六肆,张玲、师父肖紫玉、师叔唐四藏四人,这一辈算上她就两个。

    阎十一看着那紫衣少女的一招一式,完全是天机门的体术和剑法,便也疑惑起来:“可自从姐你参军之后,我是独得师父恩宠,每天在她的棍棒下面修行,除了我白天上学的时间,她就一直在我身边,她哪有时间瞒着我再教一个小师妹出来?”

    “也是,咦,不对啊!”阎琉舞脑洞大开道,“会不会是师父的私生女?看着样子还有几分相似,这几年师父不是一直都在外面忙么,说不定就是在教她!”

    “姐,你可拉倒吧!”阎十一可不信这话,她师父要是这么随便的人,他就不会受这么多苦了,便再度看向屋里。

    此时吕学纯阳完全激发出了尸妖的潜能,除了裂开的脑袋,身体变得坚硬无比,手上长出坚硬的指甲,竟然可以和紫衣少女的紫剑硬悍,并且凭借强大的力量逼得紫衣少女节节败退。

    阎琉舞见紫衣少女情况危急,便道:“先不管她是不是师父私生女,总归是天机门弟子,咱们先去帮忙!”

    “等等,姐!”阎十一注意到那个红色T恤黑皮裤的女子,坐在那里一直一动不动,很是可疑,“你看那个女的从一开始就没有动过,绝对不是好惹的主!”

    “那这样,你去帮同门小师妹,我去探探那个身材比我差那么一丢丢的女人!”阎琉舞指甲上甲刃弹出,做好准备,以防有变。

    “喂,姐,我还没说完呢!”阎十一知道,能和一具尸妖面对面说话,面对这种情况还浑然不动的,绝对不是一般人,赶忙跟了上去,免得老姐吃亏。

    刚迈开腿,紫衣少女在身前一掠而过,她身后的吕学纯阳也跟了过来,尖长的手指直刺阎十一侧脸。

    阎十一赶忙抽出一张镇尸符和一张杀妖符,两张灵符叠加在一起,拍在吕学纯阳的胸口,再用拇指将一枚大五帝钱按到灵符上,灌入罡气,双符齐发,

    “天地无极,乾坤借法,破!”

    ‘嘭’的一声,吕学纯阳被震了开去,胸口被被灵符炸出一个洞来,隐隐还能看到身体里的骨头和脏器。

    阎十一赶忙欺身而上,在吕学纯阳身上贴了六道镇尸符,在扣住他破裂的眉心,往外一拉,就将他的魂魄抽了出来,随后收进灵符。

    见阎十一动作一气呵成,紫衣少女颇为吃惊,将长剑收回剑匣中,问道:“你是法师?”

    “是呀!”阎十一把灵符收起来,仔细打量了紫衣少女一眼,长得还很青涩,身高比包紫还要矮一些,问道:“你怎么会天机门的法术?你也是天机门弟子?你的师父是谁?”

    紫衣少女道:“嗯,我是天机门弟子,你是人间法术界的法师,我想跟你打听一个人!”

    “谁?”

    “阎十一!”

    “你找他做什么?”

    “他是我老公!”

    “卧草!”阎十一瞪大了双眼,以为自己听错了,再道:“什么,阎十一是你什么人?”

    “我老公……”紫衣少女觉得措辞有点问题,又道:“是我未婚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