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347章 一吻
    至亲之泪!至爱之血!至恨之魂!

    阎十一有点不太认可,疑惑道:“道术中也经常用到眼泪,血,甚至鬼魂,可都是牛眼泪,狗眼泪,或者黑狗血,怒晴鸡冠血,这些都是有迹可循的,而且每样法药都是因其五星相生相克,阴阳相辅相成,才有其作用。

    这至亲之泪,至爱之血,至恨之魂我却没听说过,如果专门是为珞瑶配的倒还可以,可这偏偏是一张古方,救治的人不同,他的至亲,至爱,至恨也不同,而每个人的五行四柱气运不一样,那么产生的泪、血五行属性也会有偏差,效果必然不同。包子,你确定可以么?”

    “我也没用过这方子!”包紫也是摇摇头,又道:“爷爷他也不敢肯定,他的意思是让咱们先按照药方收集这三样东西,等他配好药后会让人把完整的药方和施治方法送过来,到时候咱们试一试再说,如果不行,再换其他的吧。”

    见阎十一还有些不解,包紫又劝道:“你想啊,这血灵古咒是从滇省巫师那里学来的,自然是巫术了,巫术之神秘,可比道术更加难以揣摩,这方面你肯定比我了解,这至亲之泪,至爱之血,至恨之魂,也许在某种情况下会产生出特殊的效果也未可知,就好比巫术里有些什么痴情蛊,绝情蛊,伤心蛊之类的不也很虚无缥缈么,可它偏偏就存在的!”

    “也是!就像普通人看不懂道术一样,认为那是骗人的把戏,那就权且信之吧!”阎十一总算相通了一些,对于南疆巫术,他了解也不是很多,此时只能死马当作活马医了,有个解决的办法,总好过干着急,想了想才道:

    “这三样药引确实不太好办,至亲之泪倒是不难,沈董事长应该没问题,可剩余两样……”

    沈国栋轻咳几声,似乎有些尴尬,接口道:“确实挺难办,这至爱之血应该就是爱人的意思吧?可珞瑶她喜欢谁我没问过,你们知道吗?”

    沈国栋当然是明知故问,目光投向阎十一,阎十一顿时尴尬,他是知道沈珞瑶的心意的,但当着包紫的面也不敢言明。

    “我知道珞瑶喜欢你,”包紫却是很直接说了出来,沉着脸道:“我很早就看出来了,她的至爱是你,可是单方面的情是不够的,那你的至爱是谁?是她么?”

    “额……”这个问题就尴尬了,当着女朋友的面,说别的姑娘是至爱,阎十一脑袋就算有大坑也不会乱说,但说不喜欢珞瑶,那是假话,人家美貌多金身材好,除了有点大小姐脾气,没啥缺点,没有男人会不喜欢。

    包紫歪着脑袋来回打量,就跟原配夫人审问出轨丈夫似的,见阎十一脸都快憋绿了,鼓着腮帮子,假装生气的拍了一下他的脑门道:“难怪你一直没有女朋友,就算你喜欢的不是我,骗骗我不行么?”

    “没、没有,我只是在想事情!”阎十一更加窘迫了,捏捏包紫的脸道:“以前我做梦的时候,就常常梦到一个背剑的女侠,和你一模一样的……”

    “心口不一,我才不信你呢!”见阎十一言不由衷的样子,包紫也不失望,又道:“那珞瑶呢,她和你有十世的情缘,你真的没有那种感觉么?你不用因为我而有所规避,她是璃玉转世,严格的说,你是我的主人,她该是我的主母才对,她抢走你,我并不会介意的!”

    听到包紫如此大度的言辞,阎十一反倒更加轻松了,心里更加笃定,坚定的摇了摇头。

    “还算你老实!”包紫却是脸色一喜,似乎是小计谋得逞了,踮起脚在阎十一的脸上‘啵’的一声,亲了一下,微红着脸道,“其实至爱之血,单方面就行,只要是她喜欢的人就可以,所以到时候就只能委屈你奉献点血了!”

    阎琉舞把这一幕看在眼里,老大不愿意了,道:“哎呦我去,这都什么时候了,你俩还撒狗粮?注意点影响好吗?注意点场合好吗?考虑一下单身狗行不行?”

    对于包紫的小考验,阎十一没放在心上,但是对于包紫的突然一吻,却是心都快跳出来了,老脸涨的通红,连说话都不利索了:“那、那那第,第三样,至至至恨之魂呢?怎、怎么办?”

    见阎十一那局促的模样,包紫觉得好笑,又道:“至恨之魂应该是仇人的魂魄吧,这个药引确实不好弄,珞瑶年纪这么轻,不该有什么深仇大恨的人吧?”

    沈国栋也看到了包紫的大胆一吻,知道那是在宣誓主权,心中也只能为女儿哀叹一声,想了想道:“我的仇人算么?在商界,想要我沈家衰败的人可不在少数!”

    包紫摇摇头,替阎十一包扎背上的伤口,说道:“这恐怕不行!我猜,之所以需要这三样东西做为药引,是因为人有七情六欲,爱与恨对人影响最为直接,也最能起到刺激作用,如果不是她最痛恨的仇人,恐怕达不到效果。”

    沈国栋无奈道:“那少一味药引,药效会不会大打折扣?”

    包紫还是摇头,显然她也不知道。

    沈国栋想了想,狠下心来,道:“实在不行,我找个人把我杀了,这样杀我的人就成了珞瑶的大仇人,你们再用那个人的魂魄……”

    “……”包紫和阎十一汗颜,对沈国栋的救女之心表示佩服。

    “沈老板,你果然是个好父亲呢!”这时候,窗台上出现一红一白两道身影,白色身影摸着自己的两撇小胡子轻笑,红色身影现出一丝妖魅之色,道:

    “沈珞瑶是没有至恨之人,但是璃玉有,当年她带着儿子玉煞,被四大邪仙四处追杀,其中追她追得最凶是四大邪仙手底下第一战将五方鬼王,萧、雨、恒!若不是萧雨恒穷追不舍,璃玉主母母子也不会被抓住,主上阎天机也不会恼怒斩杀那么多生灵,造下天大恶业,一切的源头都要归结在这个萧雨恒身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