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345章 训诫
    包紫一愣,不解道:“僵尸?那也没什么呀?”

    阎十一此时已经被吓得够呛,也没心思打趣包紫了,皱着眉道:“犼有两种,一种是传说中的上古凶兽,嗜血吃人,但很早就灭绝了,还有一种则是由僵尸修炼而来。传说由僵尸变犼的过程十分困难,需要十分严苛的地理环境,阴气充足用来修炼自不必说,这是所有僵尸形成的先决条件。

    而犼的形成与僵尸最为不同的是,一具尸体要修炼成犼,首先要将身上的所有血肉化去,与骨分离,却又要留下全身奇经八脉附着在骨头上,这些经脉吸收阴气之后就会慢慢与骨骼融合,再经过一段时间修炼,骨骼上就会长出白毛……”

    “这不还是白毛僵尸么?”包紫插了一句。

    “这还只是开始,你别急听我讲,”阎十一继续道:“长出白毛之后,尸体便成了白毛犼,这个时候的犼还不能动,需要继续吸收阴气修炼,之后也和僵尸一样,随着修为的提升,白毛退去,灰毛长出,这个时候,犼就能自有行动了,且实力已经和绿毛尸王差不多了。”

    “灰毛的时候就和绿毛尸王差不多?”包紫捂嘴大惊,想起之前她和阎十一,还有张弥勒在三钱山财神庙遇到的绿毛尸王,他们可是费了好大劲才勉强杀死,不禁骇然道:“那等它长出绿毛,不得比红毛尸王还厉害?等它长出红毛又比黑毛尸王厉害?然后……那等它到紫毛,不得逆天了?”

    “还不止!”阎十一摇摇头,继续说下去:“犼长出灰毛之后,毛色会随着修为的提升逐渐加深,行动十分迅速,能飞行,且十分嗜血,最爱吃人脑子和精血。而最为可怕的是,等它全身被黑毛覆盖之后,它的脖子上会长出新的脑袋,最多可以长出十个脑袋,而毛色也变成了金色,便成了大名鼎鼎的十头金毛犼!”

    “好熟悉的名字呀,似乎在哪里听到过!”包紫道。

    “那是观音的坐骑!”唐四藏在旁插了一句:“由于犼的实力太过逆天,等它开始长脑袋的时候,就会降下天雷,把它劈死,从古至今只有一只犼长成了十头金毛犼,后来被观音菩萨收为坐骑,并且被观音菩萨斩去九头,改名望天犼,所以此后犼的形象都是以一个脑袋出现的。”

    阎十一接过话头,道:“师叔说的没错,也因为沾了观音菩萨的光,犼变成了瑞兽,古代皇城前后,往往立着四个华表,华表顶端立着的兽形石刻就是犼。城楼前的华表顶上,两只石犼,面南而坐,叫做望君归,希冀皇帝出游早日归来,不忘国事;城楼后的两只石犼则面北而坐,叫做望君出,是用来督促皇帝不要深居宫闱,忘记百姓。”

    包紫一听,觉得稀奇,再道:“那不是挺好的,皇帝都喜欢拿它装饰,那你用倒转乾坤术不小心弄出一只有什么关系……”

    说到这里,包紫似乎意识到自己说错话了,赶忙捂住嘴,还怯生生看了一眼肖紫玉,见肖紫玉没注意到她,才松了一口气。

    “都说了,那是沾了观音菩萨的光,凶兽还是凶兽,僵尸还是僵尸!”阎十一叹了口气,算是意识到自己所犯的错误,想了想才道:“师父,我知道错了,以后不会再乱用倒转乾坤术了,这倒转乾坤术,确实是会把尸体的血肉化去留下经络,可书上也没说会产生犼呀!”

    “倒转乾坤术只是炼犼术的前身,炼犼术是基于倒转乾坤术发展而来,本质上是有区别的,一般情况下确实炼不出犼来!”

    林月芹道,“但玄冥太极图里阴气太过浓郁,正好给了那具尸体修炼的极佳环境,而且你别忘了,萧雨恒还没死,他可是此道高手,假以时日必然能养出一只犼来。”

    “那也是他造的孽,跟我没关系呀!”阎十一苦着脸看着师父,道,“师父,您是不是错怪我了?”

    “哼!朽木不可雕!”肖紫玉却是大怒,手中拂尘结结实实抽在了阎十一背上,细密的麈尾扫过,立时划破了他背上的衬衣,留下无数道血痕,血立即淌了出来。

    包紫一见,心中一疼,便想上前替他止血,却是被肖紫玉一眼瞪了回去。

    “你可想清楚,我为什么打你?”肖紫玉厉声喝道。

    这话从肖紫玉口中说出来,有种威严之感,但如果把她当成一个普通家长,或者一个母亲来说,就很是熟悉了,绝大多数家长在教训孩子的时候,都是这样,打了孩子,还要让孩子自己承认错误。

    此时阎十一也是如此,跪在地上,忍着背上的剧痛,想了想道:“我不该乱用倒转乾坤术……”

    “只有这些吗?”肖紫玉却又是一拂尘,阎十一的背上便又多了一道。

    “嘶……”阎十一不禁吸了一口凉气,但也不敢躲,又道:“我不该养鬼噬魂,不该用阴阳功德瓶炼鬼,不该和七爷八爷起冲突,不该……”

    “错错错!”肖紫玉又连抽了三下,此时她看上去更像一位望子成龙的母亲,而不是师父或者法术界的宗师,只听她怒斥道:

    “为师曾多少次告诫你,凡事都要三思后行,谋定而动,不到万不得已,切不可将自己的后路完全断绝,你难道都忘了?你所做的这些事,有哪一件不是冲动而为?想来你也已经清楚自己前十世的遭遇,是因何而起,又为何而灭?如果不想再重蹈覆辙,就好好给我想清楚!”

    说完,又对林月芹道:“你跟我出来!”

    “师姐,你们该不会是要打一场吧?”唐四藏道。

    肖紫玉瞪了他一眼,随后道:“你也一起来!”

    三人出了房间。

    一直在外面焦急等待的沈国栋则赶忙冲了进来,看到阎十一之后,才发现自你女儿被反绑在床上,赶忙过去查看,将沈珞瑶翻过身来。

    却是被沈珞瑶的面容吓得倒退了开去。

    “怎……怎么会这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