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344章 倒转乾坤术
    玄冥太极图中,阴阳双鱼几乎被毁了一半,红白两种槐树的枝杈树叶四散,被阴阳罡风搅得一片狼藉,索性阴阳鱼的两个鱼眼并没有被破坏,因此玄冥太极图的灵力并没有散失多少。

    沈家客房,见到阎十一的笑容,林月芹凝眉,十分之疑惑,道:“什么意思?你若没有把六十四卦阵破了,掌坟图内的结界怎么可能出现?我们又怎么出来?”

    阎十一满脸得意道:“原来你不知道啊?你之前不是偷学过天机鬼术了的?”

    “天机鬼术里的?”林月芹更加不解,再又道:“我之前为了让邱雯炼成九智鬼妖,才借口向你要人间道鬼术,偷师九智鬼妖的炼制法门,你以为我真能过目不忘,看一遍就能把所有鬼术内容都记下来?你到底用了哪一种鬼术,竟然还能瞒天过海,使六十四卦阵暂时失效?”

    “你不知道?那就算了,告诉你干嘛?让你学了再给我找麻烦?”成功吊起了林月芹的胃口,阎十一却是贱嗖嗖的卖起关子,揽着肖紫玉的胳膊拍马屁道:“我只告诉我亲爱的、敬爱的、可爱的、美丽大方的、优雅高贵的师父,她老人家清静无为,道法无边,佛法精深,可不是你能比的!”

    “胡闹!”听着阎十一那一个个腻味的形容词,肖紫玉凝着眉把他的手甩了开去,严肃的瞪着他,训斥道:

    “我传你道术,督促你修习道法,乃是希望你有朝一日成为天机门一代宗师,为法术界其他门派所敬仰,可你这些年不学无术也倒罢了,还偷了四柱凶煞剑诀私自修习,现在还又学了人间道鬼术,噬魂养鬼,炼制邪鬼,还敢召阴兵与阴司鬼差起冲突,你眼里可还有规矩?可还记得有我这个师父?跪下!”

    “师父……”阎十一没想到师父会突然翻脸,且还将他的罪状一一陈述,这些虽然都是他出于无奈的情况下做的,但也实实在在发生了,他没法狡辩,更不敢违逆师父,只得跪在地上。

    肖紫玉冷眉横对,神情郑重威严,言辞更是严厉,看着跪在地上的阎十一,继续训斥道:“把你如何偷梁换柱,破了六十四卦阵,又使其重新运转的歪门邪道,从实招来,如有半句虚言,我定要你好看!”

    “师姐,你也别太生气,掌坟图你也进去了,里面想来是十分凶险的了,”唐四藏担心师姐气坏身体,又道,“十一他这么做肯定有他的道理,你可千万别太苛责他了!”

    肖紫玉却是回头冷冷看了他一眼,斥道:“我训斥徒弟,何时要你插嘴了?我还没有追究没保管好剑诀的责任,此番事情结束,你便回道基庙思过,罚抄道藏十遍,佛法十三经二十遍,抄不完你永远别想出庙门半步!”

    唐四藏顿时蔫了,这么多遍,估计够他抄到死的,塌着眉小声对阎十一道:“十一,师叔也是自身难保,你自求多福吧!”说完便退到了一旁。

    边上阎琉舞本也要替阎十一求情的,见师叔也被罚,顿时闭嘴了,身体还往边上躲了躲,希冀硝烟不会弥漫到她身上。

    肖紫玉扫了一眼阎琉舞,冷哼一声,都不屑于斥责她,再度看向阎十一,厉声道:“说!”

    阎十一跪在地上,叹了口气,只得一五一十全讲出来:

    “我所用的是人间道鬼术里的倒转乾坤鬼术,利用的是尸体的尸气,以尸气造出幻象,改变阴阳气场,既济卦和未济卦又是相综相错的卦象,正好阴阳相反,我才利用既济卦阵眼下埋着的那具女尸,在她尸身上施下倒转乾坤术,利用她的尸气,将既济卦临时改成了未济卦。

    当我把真正的未济卦阵眼破了,六十四卦阵会因为阵眼全部破除而失效一段时间,结界便会出现,给我们离开掌坟图留出时间,但同时,六十四卦阵破除后,阴阳之气的冲击,会激发这个临时的未济卦阵眼运行,从而再使六十四卦阵运转起来。”

    唐四藏一听,觉得此术稀松平常,只是有些古怪而已,便又作死替阎十一求情道:“不过是借尸气施法而已,又不是什么伤天害理的事情,咱们以前降妖除鬼的时候不也有……”

    话没说完,肖紫玉冷冷扫了他一眼,吓得他闭了嘴,再又看向阎十一道:“你且告诉我,那女子尸身的结果会是如何?”

    阎十一心虚的挑了挑眉,挤挤嘴许久才支支吾吾道:“会,会化成尸水,流遍整个既济卦阵眼。”

    此时玄冥太极图中,既济卦阵眼,此前女尸所埋之处,女尸额头上所贴的大五帝钱钱眼里,不断涌出黑色的尸水,朝四周缓慢流动过去,流向一些特殊的方位,使既济卦原本的三阳爻变成了三阴爻,原本的三阴爻变成了三阳爻,而整个卦象也变成了未济卦。

    阎十一抿了抿嘴,最后带着一丝不甘道:“师父,虽然毁去别人尸身确实不应该,可这也是无奈之举,当时我也不知道您老人家会以元神进来救我,我本着自救又不放出里面的邪物,才这么做的,您因为这件事怪我,可有点不公允!”

    “放肆!”肖紫玉再度怒喝道:“你的做法确实没错,但你知不知道,倒转乾坤术还有一个名字?”

    “什么名字?”阎十一从马甲里拿出人间道鬼术翻看了一遍倒转乾坤术,但里面却并没有提及别的称谓。

    “是炼犼术吧!”林月芹在旁淡淡说了一句。

    “炼犼术,犼?”阎十一这才惊觉过来,吓得脸色大变。

    “犼是什么?”包紫这个偏科生又懵了,见到肖紫玉之后,她一直缩在一旁,比阎琉舞还紧张,压根不敢多嘴,生怕惹肖紫玉不高兴,留下不好的印象,更不敢在肖紫玉气头上替阎十一求情,此时则是求知欲泛滥,一不小心没控制住,问了一句。

    林月芹道:“你可以理解为是一种十分厉害的僵尸,也许比紫毛旱魃还要厉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