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331章 肖紫玉
    被沈珞瑶一提醒,阎十一如醍醐灌顶一般醒悟过来,朝周围看了一眼,辨明方位,拉着沈珞瑶的手朝最近的山壁跑去。

    尖嘴女鬼立时一拥而上,伸直长嘴朝两人刺了过来。

    阎十一用勾魂笔和青蚨剑左右格挡,时不时祭出一道灵符把扑过来的尖嘴女鬼拍开,护着沈珞瑶猛跑。

    两人很快就冲到了峭壁之下,前面没路了!

    “十一,不行,我们跑不了了!”沈珞瑶扶着山壁,面有忧色,哀伤道:“看来,我是没有机会出去这里了!”

    “未必!”阎十一朝两边看了看,确定了方位,在地上快速摆下破军符阵,等尖嘴女鬼围过来,立即激发符阵,达到天师位阶之后,破军符阵的威力比以前大了许多,立即将迎面而来的大部分尖嘴女鬼击退开去,甚至把几只尖嘴女鬼冲的四分五裂。

    但也如预料中一样,这里遍地槐树,散发出来的槐树精气,被这些尖嘴女鬼吸收之后,很快恢复原样。

    趁着尖嘴女鬼恢复鬼身的间隙,阎十一赶忙拉着沈珞瑶沿着山壁猛跑,眼睛不住打量前方,似乎是在寻找这什么东西。

    终于,在穿过一片槐树之后,他看到了除了槐树之外的东西——坟!

    一大片排列整齐,组合奇怪的坟!

    “呀,坟!”沈珞瑶大惊。

    阎十一却是拉着她,毫不犹豫冲进了坟堆里,而身后的那些尖嘴女鬼却是徘徊在坟堆之外,不敢靠近。

    “这里、怎么会有坟?”沈珞瑶看着周围一个个坟堆,还是有些害怕,急急呼吸道,“你、怎么知道这些尖嘴女鬼不敢进来?刚才你又说是妖不是妖的,又是怎么回事?”

    阎十一见尖嘴女鬼没进来,总算松了口气,喘息一阵,等气息稍稍匀称了,才道:“就是刚才,玲玲的电话提醒了我,她说的yao,其实是爻,易经六十四卦中的卦爻!”

    “不懂!”沈珞瑶再度懵逼,脑中顿时浮现出无数个名字组合:妖?腰?药?邀?瑶……挂瑶,挂我?

    “易经六十四卦,乃是八卦衍生推演而出,也常用于布阵,且复杂程度要远高于八卦阵,阵法威力么,自然也不用说了!”

    阎十一也不和她讲更深的东西,讲了她也听不懂,又道:“这个谷地本来应该是一个六十四卦阵,借助玄冥穴中的阴气,反扣阳气,将阵中的人困住,只是中间种了槐树之后,变成了太阴玄阵!但六十四卦阵并没有失效,这些坟墓所构成的就是一个个卦象,咱们现在所在的应该是否卦阵眼。”

    阎十一跳上一座比较高的坟头,把沈珞瑶拉上去,指着周围的坟墓道:“你看这些坟墓一共排成六条直线,三条没有断开的是否卦的三个阳爻,下面三条中间断开的直线是否卦的三个阴爻。”

    “还是不懂!”沈珞瑶脑子一片空白,旋即才道:“你就告诉我,这些阴妖阳妖的有什么用,能让我们出去么?”

    “也许可以!”阎十一想了想,道:“六十四卦阵的阵眼就是太极图周围的六十四个坟堆,想要破坏阵眼,就得先各个击破这些阵眼,最好的办法当然是摆阵之人自己拆除,其次便是用尸体的阴气减弱这些阵眼的力量。而女子属阴,更容易聚敛阴气,将女子尸体埋在阵眼下,便能削弱阵法的法力,那个蓑笠翁说只差一具尸体,也就是说,六十四个阵眼里面,只剩下一个还在正常运转,按照六十四卦排序,应该是第六十四卦未济卦!”

    阎十一顿了顿,又道:“我总算明白那个蓑笠翁为什么不杀我们了,他如果杀了咱们,再把你的尸体埋进未济卦所在阵眼,阵法威力是减弱了,但他还不能保证百分百能冲破阵法逃出去。他被困在阵中无法直接破坏阵眼,但我们不一样,我们不是阵法困缚的对象,可以进入这些阵眼中,但要出去还得破坏阵眼。可阵眼一破坏,他就能借机逃走。”

    “虽然我不懂,但听起来很厉害的样子。”沈珞瑶听得半懂不懂,“那我们破不破阵眼?似乎我们没得选择吧?”

    阎十一点点头,抬头看天,道:“阵咱们肯定是要破的,但前提是有人在外面接应咱们,也不知道沈董事长有没有联系到师父她老人家!”

    ……

    沈家别墅前,沈国栋带着沈家上下仆人,边上还站着阎琉舞和包紫,表情都十分凝重,却又很是焦急,他们在等一个大人物的到来。

    “琉舞姐,你不舒服么?脸色怎么这么差?要不要我帮你看看?”包紫见阎琉舞脸色发白,眉毛紧皱,额头上还冒着汗,十分的罕见,以为是在担心阎十一,便安慰道:“琉舞姐,你也别太担心,等肖师叔到了,肯定能把十一救出来的!”

    阎琉舞听到‘肖师叔’三个字,浑身打了个激灵,表情更古怪了,口中却只道:“嗯,是,对……”

    又过了一会儿,一辆纯白色甲壳虫开进沈家大院,停在别墅前,唐四藏从驾驶位下来,绕到另一边,打开副驾驶座的车门,轻声道:“师姐,到了,你慢点!”

    说着从车里扶出一位看不出年纪的女人。

    一袭道袍,白衣胜雪,肩若削成,腰若约素;一柄拂尘,仙风缥缈,面若秋水,冷而不寒;一卷青丝,挽起一个松松的云髻,以玉簪固定,浑若天成。

    众人一见,竟是瞪大了眼珠子不敢相信,在这个俗世浮华中还有如此出尘的人物存在。

    尤其是包紫,她本就喜爱穿着各种古代华服,可每次穿出去都会因为与时代格格不入而引来诸多目光,但眼前之人却不一样,似乎她就是从古代穿越而来,即便这样站在别人面前,也毫无违和感。

    她,就是肖紫玉!

    此时肖紫玉右手拿着拂尘,左手上抱着两只猪崽,手腕上还带着一串佛珠,她是道佛双修,道法精深,佛法也不弱。

    “肖,肖天师!”沈国栋看着出尘脱俗的肖紫玉,激动不已,饶是他这样的成功人士,也不敢靠的太近,怕自己的世俗气太重,冲撞了高人,“肖天师,二十几年不见,您一点也没变,却又让我有些认不出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