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330章 鬼来电
    看到如此恐怖的一幕,沈珞瑶朝身后退了一步,有点想吐,躲在阎十一身后道:“这、这老色鬼还吃人!”

    阎十一把女人手指扔回石碗里,看了一眼托着石碗的尖嘴女鬼,却见这女鬼也正打量着他,丝毫没有因为他是天师而害怕,他看得出来这只尖嘴女鬼不是昨夜在月月宿舍遇到的那只,这也印证了玲玲的话,掌坟图里面不止一只这种尖嘴女鬼。

    只要有几只这样的尖嘴女鬼一拥而上,他也许不会有事,但未必能照顾沈珞瑶的周全。

    想到此处,阎十一明白,眼前这个蓑笠翁还没有杀他俩的意思,至于目的,他隐约猜到一点,便也不动手,一枚五帝钱打出,把眼前的尖嘴女鬼赶跑,免得吓到沈珞瑶,再抬头看向蓑笠翁,道:“明人不做暗事,你说吧,把我们拖进来,有什么目的?”

    “什么目的?”蓑笠翁背对着阎十一,并不转身,一直用长勺搅动锅里的肉,时不时便有人的残肢浮上来,甚至还有眼珠,“我只是看这女娃娃漂亮,想要她进来陪陪老朽,这个目的可以么?”

    “老色鬼,你休想,我死也不会让你得逞的!”沈珞瑶嘴上应的声挺重,心里却害怕得很,双手紧紧抓着阎十一的胳膊躲在后面。

    “死了你就能逃过一劫了?”蓑笠翁发出刺耳的笑声,“看到周围的这些槐树了么?你死后,我也会把你熬成汤,浇灌这些树,以你如此容貌,想来能让槐树花开的更为繁茂。”

    说着又盛出一碗肉汤,让尖嘴女鬼托着去浇灌周围的槐树。

    沈珞瑶一见,浑身寒毛竖了起来,心里更加害怕,这样死无全尸的死法太惨了,不禁看向阎十一,小声道:“神棍……”

    阎十一握着她的手,让她保持镇定,看着蓑笠翁不急不躁的背影,淡然道:

    “你应该就是这掌坟图里的图鬼吧?之前与我抢夺玲玲的命魂,我便感知到你的修为不在我之下,这还是在你的修为被这怪异的太极图压制的情况下!在这里,你完全有实力立即杀了我们,可你没这么做,因为你知道,过不了多久,就会有人来救我们,到时你就可以利用这个机会逃出去,对么?”

    蓑笠翁道:“小娃娃心思可真重,老朽被困在这里一千八百年,一个人在这里呆久了,实在太寂寞,想跟你们说说话,你,信么?”

    见阎十一不说话,冷笑两声,语气中透着一股怨气,又道:“你知道我是被谁困在这里的?”

    阎十一凝眉,有一种极为不好的预感出现在脑际,隐隐察觉到了蓑笠翁透出来的杀气,但很快这杀气又消失了。

    蓑笠翁再度用那副苍老的声音道:“你是阎天机的转世,我应该不会看错,我若狠狠心便能报了被困之仇,但我并不打算这么做。你身上有生死簿、勾魂笔、阴冥虎符,还有钟小子的阴阳功德瓶,阴司这帮道貌岸然的伪君子做的也是够绝的!”

    听着蓑笠翁的口气,阎十一不禁吓了一跳,骂阴司大神为伪君子,自然包括十殿阎罗、各个判官,甚至还有酆都大帝,而且他还称钟馗圣君为钟小子,可见这蓑笠翁不是一般人,资格之老恐怕不是一般人能比的。

    “成也阎天机,败也阎天机,阴司自己种下的因,就该吞下这枚苦果!”蓑笠翁语气很是平稳,透着一点戏谑,又盛了一碗肉汤让尖嘴女鬼端去浇灌另一边的白花槐树,继续道:

    “难怪最近有人想到了我这把老骨头,想要把我弄出去,可惜终究还是差了点时机,除了这些以槐树之精凝成的尖嘴女,能不受这玄冥太极图的束缚,其他不论人鬼妖魔,一旦进来就别想出去了。”

    “想把你弄出去的,是不死鬼界的人?”阎十一凝眉,不想与他多废话,问了一句。

    “原来你知道不死鬼界,倒也不错,你……”蓑笠翁突然停顿下来,似乎想起了什么,随后又道:“我看你还是待在这里吧,也许比你出去要好许多,免得到时候你连逃避的机会都没有。”

    阎十一是越听越糊涂,不耐烦道:“你到底想说什么?我的路自然是我自己去走,就算出不去,我也得先把你收拾掉!”

    说着便拿着勾魂笔冲了上去,直刺蓑笠翁后心,却没想到勾魂笔一穿而过,这蓑笠翁居然只是个虚影,阎十一回转身来再一瞧,没想到看到的还是他的背影。

    “在这里,你杀不死我!”蓑笠翁还在不紧不慢搅动石锅里的肉汤,但身体却是急速朝槐树林里飘去,就好像会瞬移一般,很快就不见了,空中还飘荡着他的声音,“你也阻止不了我逃出去,再有一具女尸,凑成太阴玄阵,我就可以破除这里的阵法,那具尸体就是你身边的女娃娃,桀桀桀……”

    蓑笠翁笑声未歇,林子里窜出来十几只尖嘴女鬼,向他俩包围过来。

    阎十一赶忙把沈珞瑶护在身后,却是异常紧张,这些尖嘴女鬼是槐树之精所化,在人间的时候就很难对付,在这里又到处都是槐树,恐怕更加难以击杀,他就算是天师的实力,同时对付这么多尖嘴女鬼,也只有死的份!

    就在这危急时刻,他的手机居然响了,两人都是一惊,在这个异世界,谁会打来电话?

    阎十一看了看屏幕,显示的却是玲玲二字,虽然惊奇,但还是接通了电话,“玲玲?”

    但电话里并没有人说话,只传出来一阵摩擦声,像是指甲在挠着墙面,许久还有幽幽飘出来一个阴测测的声音:“救我,妖,妖,妖……救我……妖……妖……”

    声音越来越轻,直至消失。

    这是玲玲的求救?

    阎十一看着周围逐渐靠近的尖嘴女鬼,此时他自己都性命难保,又如何救她?

    这是玲玲的提示?

    她想表达什么?

    生死一刻,阎十一的脑袋飞速旋转起来,却苦思无果。

    沈珞瑶躲在他身后,看着这些女鬼靠近,不禁道:“十一,道家的太极八卦不都是镇邪的么,为什么镇不住这些东西,我们难道就这样死了么?”

    “太极?八卦……八卦!对,是八卦!不是妖,是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