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328章 误入掌坟
    阎十一也是大惊,赶忙抓住沈珞瑶的胳膊,掀开衣服一看,原来是那张掌坟图,那双手就是从里面伸出来的。

    此时沈珞瑶腰以下已经被拖进去了。

    阎十一赶忙抱住她的细腰,拼命抵住,却依旧止不住沈珞瑶被拖进掌坟图的趋势。

    沈国栋听到女儿叫喊声,跑了进来,见到女儿的情状也是震惊不已,也过来拉住女儿的手,急道:“怎么回事?”

    “掌坟图作怪!”阎十一紧紧环住沈珞瑶的腰身,全身的力气都用上了。

    “嘿嘿嘿嘿……桀桀桀桀……”掌坟图中传来阴森苍老的男子笑声,“这个女人漂亮,我要定了!”

    “啊,神棍,我不要!”沈珞瑶听到这声音更是害怕,紧紧搂住阎十一的脖子。

    “你放心,我不会让你被拖进去的……”阎十一脸都憋红了,却是死死不放手,想要伸手去够捉鬼四件套,刚放开一点,沈珞瑶被拖进去的趋势就加快许多,只得收回手继续抱住她。

    很快,沈珞瑶大部分身体被拖了进去,只剩下脑袋和手,沈珞瑶见阎十一还不放弃,哭道:“神棍,你放开我吧,不然咱们都得被拖进去。”

    “不会,不会的……”阎十一还在坚持。

    “桀桀桀……”那个声音再次响起,“阎十一?还真有几分本事,你敢进来我的图鬼幻境么?为了一个女人,你敢进来么?进来可就出不去了!”

    “神棍,算了吧!”沈珞瑶已经松开手,放开了阎十一的脖子。

    “进就进,怕你是王八蛋!”阎十一也是到了极限,抓起一旁的衣服和捉鬼四件套,和沈珞瑶一起被拖进了掌坟图中,进去之前还不忘把沈国栋踢开,道:“沈董事长,打电话给师叔,请我师父……”

    沈国栋倒在地上,房间里回荡着阎十一的声音,地上却只剩下了一张掌坟图,饶是久经沙场的他也在此刻惊呆了,许久才想起来打电话,赶忙拿出手机,拨通了唐四藏的电话:“喂,唐法师,十一他……”

    ……

    “噗通——”

    阎十一和沈珞瑶进入掌坟图后,眼前白光一闪,从半空中落了下去,掉进了一个池塘里。

    “噗!”阎十一抱着沈珞瑶从水里钻出来,喷了口水,慢慢游向岸边,好在池塘并不大,水也不深,两人很快上了岸。

    两人倒在岸上,沈珞瑶一把将阎十一推开,瞪着眼憋着嘴,想哭却又兀自忍住,佯怒道:“谁要你进来的?你不逞能不行吗?”

    “喂,吃瓜群众,我这太翻脸无情了吧?”阎十一站起来,脱下浴袍,把衣服拧干了再穿上,正要和沈珞瑶顶几句嘴,却是发现沈珞瑶的睡衣已经湿透了,从她****轮廓上来看,里面似乎什么都没穿,顿时鼻子一热,赶忙转身不再看她,把浴袍也拧干了,披在她身上,挤了挤眉尴尬道:“反正不进来也进来了,说别的也没用,还是赶紧找出路吧!”

    沈珞瑶紧了紧衣服,揪着衣服一点点拧干,她可不能像阎十一那样脱了拧,被阎十一看了身体倒是其次,关键是这里还有那个声音阴险的老色鬼,便道:“可我们都不知道现在在哪里,我们还在人间么?看这里的样子好像是个山谷。”

    阎十一也朝四周看了一眼,周围是连绵的山峦,他们所处的位置应该是个谷地,十几米见方的池塘只占了谷地的一点点,剩下的地方则都是一棵棵大树,枝叶繁茂,遮天蔽日,树上开满了一串串花朵,十分漂亮。

    “这地方好漂亮呀,在这里建一所房子的话,该多么惬意呀!”沈珞瑶看清周围的地貌之后,不禁遐想起来。

    阎十一可没她那么感性,扫了一眼,便看出了端倪,这些树是清一色的槐树,而且都是百年古槐,最奇特的是,这些树的花只有两种颜色,一种殷红如血,红得发黑,一种则是纯白如雪,白的吓人。

    “不简单呢!”阎十一似乎看出了些门道,这两种颜色的槐树是按照一定规律种植的。

    “怎么不简单了?”沈珞瑶下意识想反驳几句,但也知道这里本就不是普通地方,心里也很是好奇,问道,“你这神棍,又看出什么了?那个色老头是不是躲在这些树里面?”

    “这我不知道,”阎十一沿着红白两种槐树的交界处慢慢走去,解释道:“这些树可都是槐树!槐树在五大鬼树中最易招鬼,民间便有‘前不栽桑,后不插柳,门前不种鬼拍手,墙外种槐鬼碰头’的说法。”

    沈珞瑶却是反驳道:“咱们华夏国种槐树的地方多了,可也没见几个地方闹鬼啊,你说的这个绝对是迷信!”

    阎十一摇摇头,继续往前走,道:“树总归只是树,哪有那么容易就闹鬼?而且槐树长成之后往往都很大,所以一般都种在比较空旷的地方,比如佛寺道观的广场,或者公园,都是人气比较充足,且不容易聚集阴气的地方。

    但这里却不同,这谷地周围都是高山,阳升阴降,是一个十分特殊的玄冥穴,容易聚敛阴邪之气,这样的地方已然容易滋生邪灵,吸引鬼魂,而这里又种了这么多槐树,阴气被牢牢锁在此处,长此以往,必然会聚邪成煞,成为一个极为可怕的地方!”

    听阎十一这么一说,沈珞瑶有些害怕起来,紧了紧衣服,道:“那这里会有很多厉害的鬼?那个老色鬼会不会是鬼王?”

    “只怕比鬼王还要可怕!”阎十一已经在两色槐树中间走了一段,槐树上的花也逐渐都变成了血红色,而他们眼前又出现了一口池塘,和刚才他们掉进去的那个一样,凝眉道:“我和猜的一模一样,这整个谷地里的槐树,被布置成了一个太极图,开红色花的槐树构成阴鱼,开白色花的槐树则构成阳鱼,而两口池塘则是阴阳鱼的两个鱼眼!”

    说到此处,阎十一不禁叹了口气,似乎认命了:“咱们可能真的出不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