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327章 图鬼
    两只瓷碗中的灯芯燃起,阎十一立即从马甲里再扯出两段朱砂线,分别搭在两个瓷碗中,随后将两段朱砂线的另一端都浸到第三个碗里,等尸油慢慢浸湿了朱砂线,才祭出左右剑指,分别在尸油中沾湿。

    结了几个手印之后,两个手掌相对,左手无名指勾住右手小指,右手无名指勾住左手小指,两个大拇指压住无名指,两手剑指合在一处,捻成北斗指诀,

    “北斗九辰,中有七神。上朝金阙,下覆昆仑。调理纲纪,统制乾坤。高上玉皇,紫微帝君。大周法界,细入微尘。何灾不灭,何福不臻。元皇正炁,来合我身。天罡所指,昼夜常轮。俗居小人,好道求灵。愿见尊仪,永保长生。三台虚精,六淳曲生。北阴帝尊,护我三魂,魂归来兮,急急如律令!”

    阎十一双手一翻,将第三口瓷碗中的三根朱砂线捻在一起,眉眼一凝,灌入罡气,只见另外两只瓷碗中的灯芯火焰猛然高涨,火焰顺着朱砂线烧了过来。

    “噗——”第三口瓷碗中的灯芯也燃了起来,但是火焰十分之小,似乎随时都能熄灭。

    阎十一神色一怔,他没想到居然用点灯夺魂术都没法把玲玲的命魂完全夺回来,可见对手不一般,便一手念着灯芯,保持火苗不灭,另一只手赶忙从马甲里抽出一张黄表纸,以朱砂笔写了一道敕令,以剑指夹起,放在火焰上,借灵符增加火势,“天地无极,乾坤借法,命魂,归!”

    “滋滋滋滋……”

    阎十一手中灯芯上的火苗窜高许多,但始终和另外两个灯芯的火焰差了许多。

    过了一会儿,灯芯上凝聚出一道身影,乃是玲玲的命魂,玲玲一见到阎十一,便跪了下来,哭求道:“法师,请你大发慈悲,救救我们,我们不想杀人,不想做坏事!”

    “是谁拘了你们的命魂?我居然无法完全将你的命魂夺回来?”阎十一额头上见了汗,法力在不断消耗,似乎在另一端,有人在和他斗法,争夺玲玲命魂的控制权。

    玲玲道:“是图鬼,掌坟图中的鬼,是它把我们拖进画里,将我们的命魂拘出来扣在体内,还用鬼门钉封住了我们的七窍!”

    “鬼门钉?”阎十一知道,鬼门钉是法师炼制出来控制鬼物的阴邪法器,可以将鬼物的魂魄强制封印,但鬼门钉十分难炼,法术界也不允许,便道:“那图鬼不是一个长嘴女鬼么?她生前难道是法师?”

    玲玲道:“那个长嘴女鬼只是图鬼的仆从,不止一只,是为图鬼修炼吸取阴气和阳气的!”

    阎十一震惊,那个长嘴女鬼的实力已经不容小觑,没想到她的上头还有一个图鬼,不知道实力又如何,便道:“那图鬼长什么样?他制造这些掌坟图除了吸收阴阳气,还有没有别的目的?”

    “图鬼是个男人,修为很强,但是不知道什么原因,他暂时离不开掌坟图!”说话间,火焰弱了几分,玲玲的身形也小了几分,说话也断断续续的了,“他的……目的,目的……”

    阎十一知道肯定是图鬼在作法,要把玲玲的命魂收回去,赶忙在灯芯上施加罡气,火焰才稳定下来,但想要夺回玲玲的命魂是做不到了,便再度问道:“他的目的是什么?”

    “我、我也不清楚,我只知道,掌坟图里不止我们三个,应该是用来帮助图鬼逃出掌坟图的!”玲玲说完,身形迅速小了下去,“法师,法师救我,救……我……”

    “砰砰砰……”

    阎十一手上捏着的灯芯熄灭,下面的三口瓷碗炸裂开来,尸油和糯米溅得到处都是。

    “格老子,放炮呢哈?”夏斌擦拭着衣服上的尸油,算是大开眼界了。

    阎十一此时已然全身湿透,竟是比一场大斗法还要累人,心里更是骇然,擦了一把脑袋上的汗,仔细回忆了一番这两天的事情经过。

    从乌梦的房间第一次遇到长嘴女鬼,再到昨夜交手的神秘女子,现在又出来一个修为可能比自己还强的图鬼,还有那个紫色身影,也不知是敌是友。

    阎十一不禁皱起了眉头,此时他又想起了刀玲珑请他抓捕的恶鬼千面俏夜叉,还有李功曹所说的不死鬼界大人物姬瑾菱,不知道其中有没有联系,错综复杂的案情,让他顿时头疼不已。

    “阎法师?”夏斌见阎十一脸色不好,喊了一句,“你要不要休息一哈噻?”

    阎十一这才回过神来,再擦了擦汗,道:“没事,我们这就去看看史步庭。”

    “我看这事不急,你还是休息一下为妙!”沈国栋看得出来,阎十一这一次作法消耗十分巨大,便让仆人准备了客房,让阎十一去休息。

    阎十一也没硬撑,痛痛快快泡了个澡,松乏松乏筋骨,然后盘坐在床上运行周天,恢复法力,顺便养养精神。

    直到天快亮了,阎十一感到一堆东西砸到自己怀里,才睁开眼睛,却是一大堆西服,抬眼一瞧,床前还站着沈珞瑶,见沈珞瑶此时抱着胸不看他,一脸的不情愿,便道:“吃瓜群众,你这又何必呢,这么不待见我,你干嘛还送衣服给我?这狗狗阿尼玛……乔治阿玛尼西服,我穿不起啊,弄脏了踩破了,那可都是钱!”

    阎十一数了数扔在床上的西服,整整十套,按照三十万一套,就得三百万,他拆了九层鬼塔,抓了邪财神,两样报酬加起来都没到八十万。

    “谁说我送你的,是施舍给你的!”沈珞瑶却是白了他一眼,“爸爸订了一百套,这次我去意大利就看中了这十套,还有九十套,每出一款新品就会寄过来给你,你两三年之内不用愁没西服穿了!”

    还两三年,一百套西服都够他穿一辈子的了,他从小到大衣服加起来估计都不够一百套的,阎十一简直受宠若惊,犹豫着要不要穿。

    便在这时,他脱在地上的衣服里缓缓伸出两只女人手,猛地抓住站在不远处的沈珞瑶,拉着她的双脚,拽了进去。

    “啊!”沈珞瑶顿时吓得花容失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