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326章 点灯夺魂术
    听夏斌这么说,阎十一心中有了猜测,知道这个主播一定有问题,便道:“他本名叫什么?住哪?平时都直播些什么内容?”

    夏斌道:“他真名叫史步庭,外号屎不停,可能是肠胃不好,直播的时候随时都要找厕所上。除了这个本身自带的特点比较突出外,他直播的特点也是够大胆刺激,什么鞭炮塞裆,生吃辣椒,风油精抹小鸡,无装备捅马蜂窝,咋作死咋来!我都不晓得这龟儿子咋活下来的!”

    阎十一点点头,又道:“不如这样,夏总你现在就带我去看看这个史步庭,也许我可以治好他的病。”

    “这个好!”夏斌站了起来,“阎法师要是不嫌累,咱们这就走,我知道路!”

    “老爷,亿达集团的王董事长来了!”这时,屋外急慌慌跑进来一个中年人,应该是沈国栋的新任管家,他身后还跟着一个老女人。

    这女人穿着一件宽大的连衣裙,瘦的跟个猴似的,手上十个手指带着各色钻戒,脖子上挂了不下十条尺许长的项链,看着都快把她干瘦的脖子给勒断了。

    此时这女人满脸怒气,进到客厅,扫了一眼,最后把目光落到阎十一身上,死死盯着道:“你就是阎十一?”

    “你是?”阎十一不认识这女人,很是礼貌的站起身来,见这女人怒容满面,知道来者不善。

    “我是王不思的妈妈,王贵香,亿达集团的董事长!”女人老眼大睁,满眼血丝,眼睛都快瞪出血了,质问道:“我儿子的伤是你和你姐姐打的是不是?你不用解释,整个过程我都知道了,识相的就跟我走!”

    几个黑西服‘哗啦啦’从门口冲进来,把阎十一给包围了。

    阎十一心说,麻烦还是找上门了!

    正要解释,沈国栋率先开口道:“王董事长,阎法师是我的贵客,麻烦你放尊点,有什么事情,请解释清楚再动手不迟!”

    王贵香怒道:“我王贵香想抓谁,还用得着跟你沈国栋报批么?你沈家是首富没错,但要比人脉可未必比得过我王家,你要跟我作对,你最好掂量掂量!”

    “放肆!”沈国栋也是震怒,这一声呼喝,外面十几个保镖就进来,反而把王贵香的保镖围了起来,沉着脸看着王贵香道:“你王家人脉好不好与我无关,但你别忘了这里是沈家,你要是敢在这里耍横,我可以保证你走不出去!”

    “你……”王贵香没想到沈国栋会为了一个名不见经传的小子和王家翻脸,看向阎十一道:“好好好,真是好本事,手下人说沈家千金已经名花有主我还不信,现在我算确认了,沈家的姑爷居然是这么个眼大恩子,沈国栋你真是好眼光!”

    ‘眼大恩子’是江南省的方言,是傻子的意思,一般是大人骂小孩的话,但是此时从王贵香的语气里,可就不一样了,显然是对阎十一极尽鄙视,顺便还损了损沈国栋和沈珞瑶。

    阎十一在甬城长大,方言中骂人的话自然听得懂,心里不舒服,但也不发作出来,上下打量了一眼王贵香,正色道:

    “王董事长是吧?你重伤我,我并不在意,但有几件事我必须跟你解释清楚!第一,我和沈大小姐只是朋友;第二,你儿子昨天下午动手打人,我看不过眼才教训了一番他的手下,并没有打他;第三,你儿子受重伤完全是作茧自缚,他是想撞死人,才出的车祸,与我和我姐无关;第四,是我报的警叫的救护车,否则你儿子现在已经死了!”

    王贵香当然知道自己儿子的性子,也知道自己不占理,但依旧抓住痛脚不放,无理道:“什么叫和你姐无关,他身上的鞭子伤怎么说?不是你姐打的?整个刑警队的都可以作证!要不是你姐打了我儿子,不思能神志不清出车祸?不思现在还在抢救,他要是死了,你姐弟俩都得陪葬!”

    阎十一心说这栽赃理由真够下作的,但不想和她再纠缠下去,便道:“你儿子的致命伤是鬼咬的,与我姐无关!”

    说着拿出灵符,抖出来三道虚影,正是玲玲三人的鬼魂。

    “我的个乖乖隆地咚!又来!”夏斌之前被许霞的鬼魂吓过一次,此时一见,条件反射的躲到了沙发后面。

    王贵香也是脸色变了变,但她总归在商场摸爬滚打了这么多年,稳了稳心神道:“变个魔术就能吓唬我?有本事你拿到法庭上去,看法官信不信?我已经拿到阎琉舞打我儿子的监控了,你等着,我还会拿到更多证据的!”

    毕竟这里不是王家,王贵香没敢硬来,说了几句狠话之后,才愤然离开。

    “阎法师,这又是怎么回事?”夏斌绕着三个魂魄转了几圈。

    阎十一这才把事情经过讲了一遍,又道:“索性,在去找史步庭之前,先把她们解决了吧!沈董事长,我要施展点灯夺魂术,不能有人打扰,借你的书房一用,还要三个碗和一些糯米!”

    三人转至沈国栋书房,锁上门,阎十一在茶几上铺了一张红布,将三个扁平瓷碗,以倒三角的形状放在上面,这瓷碗还不一般,做工精细,碗壁雕龙,似乎还是古董。

    在三个碗里分别倒了半碗糯米,又从马甲里取出一袋黑色的油也倒了进去,使油没过糯米。

    “阎法师,这是什么油?味道这么大呢!”夏斌是怕鬼,却又对这些风水玄学之类的很感兴趣,此时俯着身那鼻子闻着。

    “是尸油!”阎十一又取出三段朱砂线,放入碗中浸湿,当做灯芯。

    “尸体的油啊?哎哟……”夏斌向后退了几步,下巴下的小胡子都吓翘起来了。

    阎十一从灵符里先放出玲玲,手上捏了指法,在玲玲眉心一点,抓出来一黑一白两个小人,是玲玲的天魂和地魂,手上法力灌入,将玲玲的天地两魂化作两道鬼气,置入其中两口瓷碗中,尸油中的灯芯噗的一声燃了起来。

    夏斌一愣,奇道:“仙人板板滴,老子要是会这一手,以后抽烟都可以不带打火机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