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325章 生病的网红
    阎十一挂了电话,能让沈国栋这么晚打电话来,事情必然不会小了,既然沈国栋没在电话里说,他也就不问了,回头看了看月月,却是发现她的额头上那块印记已经消退了,便道:“以后应该不会有鬼物再缠着你了,一会儿我再送你几张灵符,你贴在宿舍里,以后不会再有事了。”

    “我、我不住这里了!”月月看着狼藉的宿舍,却是害怕不已,“阎法师,你家边上还有空房子么,我住你家不太合适,你女朋友也不会同意,那当你邻居总可以的吧?”

    “额……”阎十一本也没什么意见,毕竟这是人家的自由,但看了一眼肿成猪头的张浩然,小模样太可怜,便道:“我看这样吧,你让小浩给你找地方吧,或者住他那里也可以,我看他年纪轻,阳气足,到时候我再送你一面镇宅阴阳宝镜,相信可以保你俩一生平安的。”

    “住他那?我……”月月脸上一红,看了一眼张浩然,他身上的伤可都是为自己所受,自然也明白他的心意,却又傲娇一句道,“我才不要呢,某些人总把事情藏肚子里,从来不敢说出来,这种胆小鬼,以后怎么保护我?我还是住阎法师附近好一些。”

    “别、别呀,月月,我怎么就保护不了你了……我、我……”张浩然急了,但也明白今天自己太失败,不管是王不思,还是女鬼,他都无能为力,只能眼睁睁看着月月受欺负,脸色变了好几变,似乎做了一个巨大的决定,居然扑通一声跪在了阎十一面前,道:

    “我、我拜阎法师为师,修道法,学道术,再不济我学点武术回来,至少不让那些泼皮无赖欺负你!”

    随后转向阎十一道:“阎法师,你收我为徒吧?为了月月,我要学捉鬼的法术!”

    “不行!”阎十一立时否定。

    “为什么?”张浩然惊讶,“难道是因为我资质太差?学不会吗?我、我会加倍努力的!”

    “不是,”阎十一又否定,正色道:“你现在是为了月月而学道术,没有向道之心,道法不修,道心不坚,你若资质差学不会倒也算了,要是资质好,学了道术却迷失道心,到时候你又为了月月不受欺负,说不定就做出一些错事来,那就成了邪修,我天机门可不想再出现这种弟子了!”

    “怎么可能,我从小就胆小,活了快二十年了,一件坏事都没做过!”张浩然拍着胸脯保证道:“我学了捉鬼法术,绝对不会乱用的!你就收我当徒弟吧?端茶递水这些我都能做的!”

    “不必,我还年轻,自己能来!”阎十一可不管他的请求,走出宿舍,回头又补了一句,“我不收你,还一个原因,你以后铁定是个耙耳朵,以后去你家吃顿饭,还得看你媳妇儿脸色,我做师父的多没面子?”

    “不是,我就怕月月,别的女的我不怕,阎法师,阎师父,阎哥,你别走啊……唉,月月,你别生气啊,我没别的意思,我不是说你凶……”

    已经凌晨三点多,台风越来越大,已经快把人掀飞了。

    阎十一出了宿舍,想摸手机给老姐打电话送他去沈家,却是摸出来一把车钥匙,抬头一看,沈珞瑶送的兰博基尼还停在宿舍前,想了想,才坐上了这辆轮胎都比他贵的豪车,开车去了沈家。

    ……

    “豪车就是豪车,外形酷炫,内置舒适,还一大排看不懂的按钮,有钱人就是不一样!”阎十一紧握方向盘,全程保持在四十公里时速以内,慢慢悠悠开着,把跑车的脸都丢尽了,幸好是凌晨,又刮台风,路上没多少人,不然他这个开法肯定又要被围观了。

    到了沈家,把车停在别墅前,进了屋才发现除了沈国栋之外,还坐着一个男人,大饼子圆脸,圆形眼镜,下巴下边还有一撮小胡子,居然是慢脚直播的老板夏斌。

    此时夏斌穿着一身休闲装,人精神不少,也年轻不少,倒是有几分老板的派头,一见阎十一进来,赶忙上前拉住他的手,热情道:“阎法师,你总算来了噻,刚才我和沈董事长提起你,没想到你也帮过沈董事长的忙,真是高人呐,高人呐!”

    被人夸赞,阎十一老脸一红,谦虚了一番,才看向沈国栋,道:“沈董事长,你说有人找我,该不会就是夏总吧?”

    “是我噻!”夏斌接过话茬,再度拉着阎十一的手道:“我按照阎法师的吩咐把十二冕旒帝王冠撤了,可是当天直播大厦就出事了噻!”

    “什么事?”阎十一想了想,以慢脚直播大楼所在的区域,风水并不差,就算没有帝王冠镇压,也不该有事的。

    “我家直播平台的主播出事了噻!”夏斌脸上露出一抹急色,“当天有一百多位主播跳槽到了凶毛直播平台,其中有二十几个还是签约主播,不惜赔偿违约金也要解约!”

    阎十一疑惑道:“这似乎是你公司内部的问题吧?貌似和撤下帝王冠没什么关系!”

    “当然没关系噻,我问过了,说是人家凶毛直播平台的用户数量大,容易积累粉丝!”夏斌叹了口气道,

    “良禽择木,良臣择主,他们想走我也留不住,可是噻,我手底下还有一些主播,最近也不知得了什么病,总是提不起精神,我心里好担心的噻!去医院也查不出毛病,我看就是中邪了,才想请阎法师你去看一看噻!”

    此前夏斌也提过这事儿,现在又听他提起,阎十一才重视起来,又想起月月的话,才问道:“这事儿不急,我先问问夏总,你直播平台上有没有一个网名叫‘躺在棺材里赚钱’的主播?”

    “有有有!”夏斌神色激动起来,急道,“阎法师你真是能掐会算噻,这个躺在棺材里赚钱的主播我知道,那些生病的主播中,属他病得最厉害,我去看过他一次,吓了我一跳,他就跟电影里和女鬼睡觉了似的,脸色蜡汁儿黄,脸都成猕猴桃了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