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320章 索命(一)
    阎十一抬头看过去,见到一个女子坐在梧桐树干上,穿着和月月一样,背影却十分诱人,质问道:“是你假扮月月?”

    女子跳下树干,很是轻盈的落到地上,身着热裤衬衫,把两条大长腿露在外面,似乎身材比月月要好不少,回转身来,脸上还蒙着一层薄纱,朦朦胧胧,隐隐约约,上下打量着阎十一,眼神甚是轻蔑,笑道:“我听说你收拾了刘靓靓,还以为你有多厉害,原来也只是会点三脚猫的道术而已!”

    阎十一惊讶,他收服刘靓靓的事,普通人没几个知道,就算法术界也不会超过十人知道,而听眼前这女子的语气,显然不会是法术界哪个门派的人,心中便有了猜测,道:“你是不死鬼界来的?”

    “你还不算笨!”女子咯咯笑着,语气极尽轻蔑,如柳叶一般细长的眉眼,微微动了动,没头没尾的说了一句,“要不是你这长相,你现在已经死了!”

    阎十一皱眉,不知道这女子想表达什么,看了看女子半透明面罩下的容颜,估计长得不差,但绝对不是月月,便质问道:“月月在哪里?”

    “你说那个小姑娘么?当然是在她自己的宿舍睡觉喽!”女子媚声回了一句,“我又不是她妈,你问我我又怎么会知道?”

    阎十一自然知道这女子是在狡辩,勾魂笔挑在手中,欺身而上,攻向女子,喝道:“你不知道,我就打到你知道为止!”

    “好呀,我奉陪就是了!”女子丝毫不惧,与阎十一交战,打了十几个回合,见阎十一奈何她不得,笑着道:“我有的是时间和你玩,只不过那个叫月月的小姑娘能坚持多久。”

    “不好!”阎十一顿时反应过来上当了,这是调虎离山之计!赶忙跳出战圈,往月月宿舍赶回去。

    “我陪你玩了这么久,想走?”女子在几棵树上借力几次跳跃,赶到阎十一身前,挡住他的去路,再度与他交战,拦住他的去路,“现在该你陪我玩了!”

    ……

    月月宿舍中,一阵狂风从门口灌进来,把门上的禳家宅镇凶符卷了下来,又吹开了阳台的窗户,把窗户上的灵符也吹了出去,宿舍的灯也突然熄灭了。

    “呜……”冷风肆无忌惮的穿堂而过,将宿舍内许多较轻的东西都带了出去。

    月月书架床边的衣柜门突然被推了开来,和一堆衣服一起,月月从里面摔了出来。

    “我怎么在衣柜里?我不是躲在被子里的么?”月月揉了揉脑袋,却是记不起了,从衣柜里爬出来,见宿舍里一片黑暗,不禁害怕起来,按了按开关却是没有反应,“宿舍从来都是通宵给电,该不会是跳闸了吧?阎法师呢?怎么不见了?”

    月月扫了一眼宿舍,借着微弱夜光,才看清脚边是刚才蒙头的被子,宿舍里一片狼藉,又见小浩趴在桌子底下,赶忙把他拉出来,见他受伤颇重,鼻子还流着血,唤了几声也没有回应,便更加害怕起来。

    “呜呜呜呜呜……”狂风依旧从门口吹响窗外,声音比鬼哭还要阴测测。

    月月看了看漆黑的走廊,也不知道风是从哪里吹进来的,更不知道黑暗之中隐藏着什么,赶忙缩回了脑袋,把宿舍门关上,心里怦怦直跳,但狂风依旧不停,从门缝里钻进来,吹着她的身体,使她全身颤栗起来。

    看不见阎十一,月月又蜷缩在了墙边,一摸口袋,发现时手机还在口袋里,赶忙拿出来,双手颤抖打电话给阎十一,却是好几次都按错了,电话响了几声,终于通了,“喂,阎法师,你在哪儿,我好怕呀!”

    “滋滋滋滋……”电话那头没有回话,却传出来奇怪的声音,随后响起了一个尖利的哭声,带着无尽的怨恨,“月月,就差你了,你怎么还不来呀,就差你了……”

    月月觉着这声音很是熟悉,以为打错了,一看手机屏幕,吓得魂都没了,只见玲玲、天天、倩倩三人被关在一个陈旧的石头房间里,用自己的长指甲抓破自己的脸,慢慢将脸皮撕下来,还把沾到手上的血抹到屏幕上。

    “啊——”月月大叫一声,把手机扔了出去,抓起被子抱在怀里,整个身体缩成一团,拼命往墙边挤,巴不得把自己塑进墙里。

    “月月,我们都好想你,你快来呀,快来呀……”

    手机摔在地上,屏幕碎裂,里面的画面随着黑屏之后也消失了,声音也消失而去。

    “刚才手机里面是玲玲姐她们么?她们这是在哪?她们还活着么?”月月抱着被子,迟迟不敢有所动作,又推了推小浩,也没有反应,心更是七上八下,只期待阎十一快点能回来。

    “嗡嗡嗡嗡……”便在这时,她桌子上的电脑主机突然启动,电脑屏幕亮了起来。

    “啊!”月月大惊失色,从自己床边退到了另一边,用被子蒙住头,手捂住耳朵,害怕看到更加可怕的画面,听到更骇人的声音。

    可过了许久,也没有动静,月月才慢慢放下被子,浑身颤抖着看向自己桌子上的电脑屏幕。

    屏幕上不是桌面,也不是黑屏,而是满屏的雪花,就好像上世纪七八十年代黑白电视机那样,不断跳动,还发出‘嘶嘶嘶嘶’的电流声。

    月月知道这不寻常,可也不敢过去检查,而宿舍里出现了一抹光亮,反而让她安心许多,可除了屏幕之外,其他地方却更显得黑暗了。

    “阎法师,求你了,快回来吧,我、我快要疯了!”月月瑟缩着身体,紧了紧被子,浑如一只惊弓之鸟,半个多月的精神摧残已经让她快要崩溃了,如果不是遇到阎十一,就算她没被抓走,也该承受不住这种恐惧了。

    就在她愣神的功夫,屏幕上的雪花快速跳动起来,就好像一只只蝌蚪一样,在屏幕里游动,逐渐组成了一列列鬼画符一样的文字。

    黑色的文字在灰白的背景上不住跳跃闪烁,似乎后面会有什么东西会从里面爬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