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315章 台风夜,听鬼哭(二)
    月月扶着张浩然,看着两辆超跑,都是最新款的,尤其是那辆纯黑色兰博基尼,外形酷炫到爆,不知道是多少男人的最爱,估计价格至少五六百万。

    能开这种车的必然都是富豪,月月想到此处不禁担心起来,富人有富人的圈子,来的这人既然认识王不思,也许和王不思是一伙的,尤其那两个戴墨镜的黑西服,看着就不好惹。

    玛莎拉蒂车门打开,下来一个女子,白色无袖T恤,齐臀热裤,脚上穿一双白色高跟鞋,身姿挺拔,身形俏丽,热辣似火,一张美貌容颜,耀人眼球。

    王不思一见,双眼直冒火光,哈喇子都流出来,赶忙跑到女子身边,哈着腰道:“原来是珞瑶啊,好些时间没见到你了,最近去哪了?”

    “关你屁事?”来的人正是沈氏集团的大小姐,沈国栋的宝贝女儿沈珞瑶,见王不思凑上来,露出一脸的厌恶之色。

    王不思家的亿达集团实力仅次于沈氏集团,王不思他爸早就跟沈国栋提过亲,想要强强联合,但都被沈国栋拒绝了,便一直唆使儿子王不思用各种手段把沈珞瑶拿下,沈珞瑶每次失踪,王家的嫌疑最大。

    而平时沈氏集团也都压着亿达集团,王不思又是个没能耐的二代,在沈珞瑶面前也总强硬不起来。

    此时,见沈珞瑶不给他好脸,王不思也不敢恼怒,有火气也得忍着,此时美人在侧,更是要为面子争一争,为了凸显自己的正义,指着阎十一道:“珞瑶,你看我刚抓住了一个神棍,他会妖法,我现在就报警把他抓起来,免得他危害社会公共安全,影响人民和谐稳定!”

    “他是神棍,我早就知道了,用你说?”沈珞瑶看了一眼被打得满身是伤的张浩然和哭花了妆的月月,就已经猜到了事情经过,走到阎十一面前,瞪着他道:“没有金刚钻别揽瓷器活,你以为你是神棍了不起啊?什么事都往自己身上揽,迟早有一天揽出事来。”

    阎十一也没想到沈珞瑶会突然出现在这里,正想回嘴,王不思凑了上来,又道:“对,就是这神棍多管闲事,他是不是也惹到你了?我现在就报警抓他!要不我多叫点人,直接打他一顿,替你出气?”

    “我和他说话,你插什么嘴?”沈珞瑶斜了一眼,神色更加厌恶了,怼了一句,“你亿达集团资金链都快断了,打算把亿达影业出售周转,你还有心思在这里打人泡网红抓神棍?”

    王不思一听,脸色变了好几变,眉宇间露出一丝狞色,但他知道沈珞瑶是沈国栋的掌上明珠,一旦沈珞瑶在这个神棍手里吃了亏,必然不会善罢甘休,眼前这神棍必然会没有好下场,便站在一旁看好戏。

    可事实会是如他想的么?

    沈珞瑶可不管王不思,再度看向阎十一,瞪着杏眼怒道:“你到底给我爸爸灌了什么迷魂汤,居然对你这么上心?上次就因为西服的事儿,他亲自给你订了一百套,还要我亲自跑一趟意大利验收,你不给我说出个子丑寅卯来,我就咬死你!”

    这么一说,在场的人大惊。

    月月和张浩然这才认出来,当时在阎十一的住处,沈珞瑶也是在场的,只是他们根本想不到,会是沈氏集团的大小姐,此时也是楞在当场,惊讶不已。

    而王不思更是觉得不可思议,眼睛都快凸出来了,能让沈国栋亲自订西服,这事儿实在太稀罕了,心里想着是不是沈国栋把眼前这个神棍内定为上门女婿了,不过好在沈珞瑶的态度很是激烈,便又按下激动的心情,继续看戏。

    “我说吃瓜群众,怎么到哪都有你?”阎十一这才有机会开口,“我是法师,替人捉鬼除祟,也给你沈家帮了点忙,你爸怎么想你回去问他,我还有事要忙呢,你要是没别的事,就赶紧走吧,别碍我的事,等这里的事完结,我会去沈家拜会沈董事长的!”

    “你……”沈珞瑶俏脸一阵红一阵黑,她在意大利待了近一周,刚刚下飞机,连家都没回,就去了阎十一的住所,知道他来了这里,便又马不停蹄过来,却被阎十一冷落,拧眉瞪眼,指着黑色兰博基尼道:

    “你以为我想来?还不是爸爸非要让我把这辆车送过来,说让你以后出门可以方便点,你还猪八戒回头倒打一耙,气死我了!”

    “给我的?”阎十一惊得嘴巴都成了O型,这跑车,卸下来一个轮子都得比他值钱,赶忙推却:“这太贵重了,我不能要,买一辆四五万块钱的五菱荣光就可以了!”

    “你……”沈珞瑶被气得三尸神暴跳,就差打人了。

    边上黑西服保镖见阎十一不领情,趴在阎十一耳边小声道:“这车是小姐在意大利挑的!”

    “要你多嘴!”被黑西服保镖揭了真相,沈珞瑶羞怒喝了一句,“我才不会给他买车!”

    黑西服缩了缩脑袋,却又补了一刀:“当时小姐以八百万拍下这辆车,别提有多高兴了!”

    “还说,不想干了?”沈珞瑶又羞又怒,都不敢看阎十一了,把车钥匙塞过去,怒道:“爱要不要!”

    说完,开着玛莎拉蒂气哄哄走了,两个保镖赶忙一路小跑跟了出去。

    这么一来,王不思的脸色就别提多难看了,能让沈珞瑶亲自送豪车,可见这男人绝对不一般,仇人加情敌,双重仇恨立时涌上心头,但此时自己这些人又不是对手,裂了阎十一一眼,带着一众狗仔走了,只听他小声道:“咱们直接去江城刑警总队叫人,让队长亲自带队来收拾他,奶奶的……”

    “阎法师,沈大小姐好像对你……”与沈珞瑶一比,月月顿时自卑起来。

    阎十一摸着手中的车钥匙,也是皱起了眉头,许久才道:“先去解决你的问题吧。”

    台风夜,天特别的黑,风如鬼哭,呜咽有声,空气也渐渐凉下来,甚至还有些冰。

    阎十一坐在月月的宿舍里,盘膝等候,可心里却始终静不下来,似乎今夜会有大事发生。

    “呜……呜呜……”时至半夜,宿舍外突然传来一阵凄惨的鬼哭声,一股浓重鬼气从宿舍门下涌了进来,竟是连贴在门上的灵符也打起了卷,似乎随时会掉下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