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312章 鬼来过了
    “姐,你真是……”好事第三次被打断,阎十一真的是恼怒不已,打开门,却是看到阎琉舞手里还拎着个小伙子,还认识,就是之前陪着月月一起来的小鲜肉。

    “张浩然?”阎十一感到有些意外,“是你跟着我?”

    “我在集市那边下了车折返回来,就看见他鬼鬼祟祟的朝楼上瞧,肯定是他!”阎琉舞把张浩然拎进去,见包紫原本雪白的脸此时通红一片,看到包紫的手机上放着的还是从张嘉琪住处拷贝来的视频,眼睛滴溜溜一转,心思就龌龊了,道:

    “我来的好像不是时候?我就说把所有视频拷过来给你们作参考的嘛,你们还不要,刚才一直在找呢吧?别急,一会儿我让杨强智去拷贝一份过来。”

    “老司机咱好好说话行吗?谁说我跟包紫要看那种视频了?”阎十一的老脸也红了起来,指着视频道,“虽然卓五桂被杀了,但我还没搞清楚张晓琪和任六奎为什么会变成活死人,死亡一个星期还能搞直播!”

    “不用狡辩了,姐信你,才怪!”阎琉舞把张浩然扔在一边,道:“干嘛跟着我弟弟?”

    张浩然虽然工作一年了,接触的人也不少,可面对阎琉舞这种女王级的人物,有点拘束,更不敢与阎琉舞对视,只敢偷偷打量着她,从头到脚,再从脚到头,看着阎琉舞极具诱惑的身材,不禁咽了一口唾沫。

    阎琉舞早就习惯了这种眼光,眯着眼道:“该不会是因为你那个网红小女友吧?怕她跟着我弟弟跑了?可论年纪,你比他小,论长相,你比他鲜,论收入,你好歹是个领班,他是无业游民,大众眼里的神棍,似乎没啥竞争力啊!”

    “阎琉舞!”阎十一都想吐血了,就没见过哪个当姐姐的这么埋汰自己弟弟的,但在外人面前,他还得保持天师该有的气度,问张浩然道:“你偷偷跟着我,是不是月月出事了?”

    张浩然有些紧张,道:“月月很好,不用、不用你关心!”

    “唉?”阎十一惊异,这语气可就有点‘护食’了,想了想道:“我有女朋友了,并且我对月月就和对其他主顾一样,没有其他想法,你不要想太多。”

    “我怎么可能不多想,月月把你当偶像,把你视频的各种截图做成海报贴在床头,还有之前跟你的合照,做屏保了!”张浩然越说越激动,脸上的郁闷之色谁都看得出来。

    阎十一心说,这是真遇到迷妹了,轻咳几声,道:“可就算这样,你也不用一天到晚跟着我吧?你不嫌累?”

    阎琉舞也补上一句:“你女朋友迷我弟弟你该看着她才对,来跟踪我弟弟有什么用?我弟弟可忙了,没空去找你女朋友。”

    “月月,还、还不是我女朋友!”张浩然有些羞涩,还有些不甘,脸上表情变了变,道:“就因为他没空去找月月,我才跟着他的,他之前答应过两天后去月月宿舍看看的,可这几天他都在和女朋友约会,压根没想过去月月那里。”

    阎十一记了起来,之前给月月除了食气鬼,答应了两天后去她宿舍看看有没有什么邪物隐匿,可与邪财神一战,大家各有负伤,修养了一两天,之后又天天和包紫腻在一起,正所谓,宁愿醉死温柔乡,不慕武帝白云乡,还真就把月月的事给忘了。

    “没话说了吧?”张浩然算是得着理了,

    “要不是月月不让我打扰你,我早过来找你了,我知道月月喜欢你,以后肯定也会成为你身边的女人,我不甘心,但更不放心,就你这样长得油头粉面的,肯定是见一个爱一个再扔一个,我怕月月受伤害,就跟着你,找出你不是好人的证据,向她揭露你的真面目!”

    听着他这番话,阎十一都想笑出来了,看着他道:“那你找出来了?”

    张浩然犹豫了一会儿,才道:“你这几天尽顾着吃喝玩乐了,到处瞎跑不干正事,翻墙入室,穿屋越顶的,我还看到你和一个和尚勾肩搭背去大保健了,你别不承认,我问过前台了,你选的还是变态的扮鬼直播,你是不是以后也想让月月这么扮?”

    “傻小子,想太多,行动太少!”阎琉舞都听不下去了,一巴掌拍在他后脑勺上,道:“喜欢和爱你分不出来么?你既然这么喜欢月月,干嘛不直接表白?还暗中跟踪,你以为007啊?闷骚闷成你这样,活该女朋友变成别人的,姐作为过来人告诉你,闷骚的男人没有春天!”

    “我、我……”张浩然脸上一红,二十不到的他,也和阎十一一样,没有经验,喜欢却不敢说。

    “行了,别我我我,你你你的,我今天正好有空,走吧,去月月那!”阎十一把捉鬼四件套穿上,穿上衣服,就跟着张浩然去了月月宿舍。

    月月还在一所职技校上学,宿舍三个姐妹失踪的事,也被学校压下来了,没通知家长。

    阎十一下了出租车,跟着张浩然去了月月宿舍,职技校管理稍微松懈一些,女生宿舍男生也可以进,只要不闹出太大动静就行,至于是什么动静,只可意会。

    “哎呀,阎法师,你怎么来了!”月月开门,见到阎十一,那是欣喜若狂,直接把边上的张浩然给忽略了,拉着阎十一进去,坐在她床边,道:“你来也通知我一声呀,你看我都没化妆,好丑呀!”

    旋即又转脸对张浩然怒道:“小浩,肯定是你跑去找阎法师了吧?阎法师那么忙,我不是叫你不要打扰他的吗?他想起我,自然会来找我的!还有,你怎么不提前打电话给我?”

    张浩然被骂的有苦说不出,却又不敢还嘴。

    阎十一也不替他解释,站起来看了看月月脑袋上的印记,已经蔓延出他所画的朱砂圈了,便认真起来,看了看宿舍里的环境,问道:“月月,这几天你有没有遇到什么奇怪的事了?”

    月月却是满心欢喜,指着门窗上的两道符,道:“没有呀,自从贴了阎法师你送的符,我睡觉都安稳多了!”

    “可是,那只鬼来过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