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307章 阴司的用意
    看着半男半女的卓五桂露出诡异的微笑,阎十一知道不妙,再也不管他是不是嫌犯,手上夹了一道都天大雷火印,准备出手,杀灭卓五桂。

    可就在这时,一只玉手自他背后飞来,后发先至,五根葱白玉指,刺入卓五桂的双眼中,五指一收,卓五桂的脸立时收缩,只一眨眼功夫,他就被吸成了一具干尸,嘴上却还保持着刚才的笑意,还有一丝意外的恐惧和惊讶。

    如此可怕的招式,阎十一也是大惊,赶忙跳了开去,回头看了过去,想看看这玉手的主人,可插在卓五桂脑袋上的就只有一只玉手,并没有身躯。

    “林、月、芹!”阎十一立时认出了这只玉手的主人,能分身还能吸收精血的也只有林月芹能做到了,回头看向入口处,果然有一个宫装女子走了进来。

    “林月芹,你又来坏我好事!我还要抓他交给警察审判呢!”

    “蠢材,你知道刚才他念的是什么咒么?”林月芹收回自己的手,合到身上,也不看阎十一,朱唇微启,卓五桂的尸体逐渐化成粉末,飞进她的嘴里,

    “他修炼太阴鬼仙被你打断,本来就要形神俱灭,若让他念完替命咒,你和他的命运将交换,也就是说你会替他承受形神俱灭之苦,而他可以继续活下去,继续修炼!你居然还在犹豫杀不杀他,简直是笑话,阎六肆怎么就生了你这么个蠢儿子!”

    “我、我本来就是要杀他的,你不动手我就杀不死他了?”阎十一也有点后怕,可在林月芹面前,实在拉不下脸来承认错误。

    “月芹姐姐,什么是替命咒呀,这咒法听起来好吓人!”包紫更是担心,在阎十一身上检查了一番,没发现什么问题才放下心来。

    “巴蜀地区的一种古咒语,属于巫术的一种!”林月芹说完,转身就要走。

    “等等!”阎十一立马叫住她,“你这回又突然出现,救我的命,我记下了,但是你收了卓五桂的尸体有什么用?”

    “管好你自己!”林月芹头也不回,继续朝出口走去。

    “好,我不问!”阎十一皱眉,“那你现在总该告诉我,我爸妈的下落了吧,别跟我说什么实力不够没资格知道这样的屁话,这是你之前答应过我的!”

    “你不是已经猜到了么!”林月芹转回身来,看着阎十一。

    “是,我知道爸妈在不死鬼界,而且十有八九还和阎玉煞在一起。”阎十一顿了顿,有些紧张,“但我想知道原因,他们为什么去那里,为什么扔下我和姐姐?二十几年他们忍心?”

    “你又不是我和阎六肆的儿子,我怎么知道他们怎么想的?”林月芹皱了皱眉,却又给顶了回来。

    阎十一看得出林月芹是知道原因的,就是不愿意说,便又问道:“好,这个我也不问了,你告诉我,你为什么去不死鬼界?为什么又要处处帮着我,不惜与你的主上作对?”

    “因为阎六肆在不死鬼界,我恨他,所以我去不死鬼界,伺机报仇,这还用问吗?”林月芹冷着脸,有些不愿意提这些往事,“至于帮你,你可别太高看自己,我只是在帮自己而已,至于原因,这也与你无关,是我自己的事!”

    “你投靠不死鬼界是假,暗中替阴司做事才是真的,对不对?”阎十一反问了一句,“你与我配冥婚,有阴司四位大佬的参与,可以说已经顶了阴司的半壁江山,而你的身份却还是一个逆天而行的九幽鬼妖,除了这个可能,我想不到其他理由!你到底想做什么?阴司又想做什么?和我到底有什么关系?”

    “这个自有人告诉你,不需我多言!”林月芹依旧冷言冷语,走到出口处,又道:“你的兄弟好像快不行了,还不快看看他!”

    一经提醒,阎十一才看向一边角落里的张弥勒,刚才被他一脚踹出去之后,张弥勒就一直没动静了。

    此时一瞧,张弥勒正蜷缩在一旁,不住地打颤,袈裟做的帽子散落在一旁,大脑门杵在地上,已经结了一层薄霜。

    “老二!”阎十一赶忙跑过去,把张弥勒翻过身来,却是见他胸口以上的皮肤都覆盖上了一层薄冰,嘴唇和眼皮更是呈现黑紫色,牙关紧咬,瑟瑟发抖,似乎中邪了。

    “好冷呀!不对,好烫呀!”包紫摸了摸张弥勒的心脏,却是一半冷得出其,一半热得烫手,十分匪夷所思,赶忙用九九神针替他封住几条主经脉先保住他的命,针扎到鼻下人中的时候,包紫又是一惊:“他的嘴里好像有道灵符!”

    阎十一赶忙掰开张弥勒的嘴,从里面抠出来一样灵符包着的东西,打开一瞧,却是半个莲蓬,还有几个雪莲子已经被融化了一半,似乎是刚才误打误撞吃进嘴里的,气恼道:“这家伙,吃了雪莲子!快,包紫,替他放血,我替他把雪莲子的纯阴之气吸出来!”

    “慢来慢来,阎小友,别来无恙!”却在这个时候,一个沙弥小鬼飘了进来,却是十戒和尚。

    “十戒前辈,你来得正好,老二他吃了雪莲子……”

    十戒和尚看了看张弥勒的面容,点点头道:“放心吧,他不会有事的,你们走吧,这里交给我了!”

    “可他这样……”张弥勒脸色差到极点,阎十一却是十分不放心。

    十戒和尚道:“这些纯阴气息还不足以要了他的命,我要留他在这里,考验他的韧性,你们走吧,我的徒儿,我不会轻易让他死的。”

    阎十一皱了皱眉,思索了一番,想到张弥勒虽有佛根,但修炼时日很短,想要短时间内提升修为,唯一的途径就是突破常规的修炼,只是这种修炼方式多半适用于邪修,不过十戒和尚是前辈,德行颇高,不太可能害张弥勒,便也就不多说了。

    和包紫一起出了冷库,和老姐解释一番后,三人就回了九溪镇住处。

    刚一进门,屋里已经有一个人站着了,不过姿势挺狼狈,被一堆朱砂线缠住,身上还挂着几个惊魂铃。

    “李功曹,啊不,鬼使大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