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306章 半人半鬼
    阎十一知道,现在太阴雪莲和灵龟正胶着对战,灵龟被太阴雪莲用根须汲取精血,而太阴雪莲则被灵龟咬住了最为宝贵的雪莲子,两者谁都不会轻易放弃,也不敢放弃,一旦有一方认输,结局必然就是一个死字。

    趁这个机会,三人赶忙出手,阎十一首当其冲,用四柱凶煞剑斩断了太阴雪莲在冰棺一侧的根须,包紫则用短剑斩断了另一边的血色根须,立时腥臭的血四处喷溅开来。

    “呵——”双头藕鬼和太阴雪莲同气连枝,根须被断,两个脑袋同时放开了灵龟,分在两边朝阎十一和包紫砸了下来。

    两人分别用剑一挡,却是小看了双头藕鬼的力量,被砸了出去,好在双头藕鬼根部与太阴雪莲相连,无法大范围移动,没有追上来。

    而底下的灵龟也没闲着,已经将半个莲蓬给吃下肚了,

    “呵——”双头藕鬼再度冲下去,两个脑袋顶在灵龟肚子上,想把它撞开。

    灵龟再度咬住剩下的半个莲蓬,死不松口,不过它的身体却也在雪莲根须的吸取之下,大量精血流失,四肢和脑袋上的皮肉逐渐塌陷下去。

    “再来一次!”阎十一扶起包紫,两人对视一眼,再度持剑冲上去,将剩余的根须砍断,阎十一更是持剑横切,朝着太阴雪莲底部切了过去。

    剑光如电,花自飘零,花瓣凌空飞起,整株太阴雪莲被削断,那半个莲蓬脱离出去,咬着莲蓬的灵龟也被双头藕鬼撞了出去,砸进冰壁上不动了。

    太阴雪莲被斩断,双头藕鬼恼怒不已,调转了脑袋,看向阎十一,嘴里发出呼喝声,一同砸了下来。

    “老二!”阎十一大喝一声。

    “收到!”张弥勒此时已经摸到了双头藕鬼的硕大根部,金蛟剪夹住,双手一用力,应声而断。

    “呵……”双头藕鬼失去根部支撑,随着惯性从阎十一头顶飞了出去。

    阎十一眼疾手快,抓住其中一个脑袋,扣在手中,四柱凶煞剑连连斩出,将藕鬼的身体斩为数段,又以灵符贴住手中藕鬼的脑袋,念起杀鬼咒,立时杀灭。

    另一边包紫也将另一个脑袋解决。

    “唉我去,这些花瓣怎么捡不起来啊!”张弥勒听阎十一说太阴雪莲是好东西,觉着雪莲花瓣也必然价值不菲,就上前把散落在地上的花瓣捡起来,可他手一触碰,花瓣立即焦枯变色,化成灰尘隐入地下。

    “笨蛋,太阴雪莲是阴生鬼物,现在被打散了,大部分阴气散失,哪里禁得住你的阳气?”阎十一赶忙上前,用灵符将花瓣一瓣瓣捡起来包好收好,“可惜了,雪莲子让灵龟吃了。”

    “还没吃完,还有半个呢!”包紫指着嵌在冰墙内的灵龟。

    此时灵龟耷拉着脑袋,已然死了,嘴里却还叼着那半个莲蓬,里面还有不少雪莲子。

    “嘿,还好没白忙活,这个我来我来!”张弥勒热情可高涨了,从阎十一手里接过灵符,去拿灵龟嘴里的半个莲蓬。

    “轰——”

    可便在这时,身后的冰棺炸裂开来,一个身穿道袍的老头飞出来,想来就是卓五桂了,扫了一眼之后,直接撞向张弥勒,灰色的指甲抓向他的后心。

    阎十一赶忙用四柱凶煞剑抵在张弥勒后心,抵住卓五桂的指甲,但巨大的力道还是把张弥勒推了出去。

    “呜呜呜……”好巧不巧,张弥勒张着大嘴,正好把灵龟的整个脑袋吞了进去。

    卓五桂挑开阎十一的剑,再度抓向张弥勒,可张弥勒趴在墙上却是浑身直抖,就跟中了邪似的。

    “老二,走开啊!”阎十一也没想到卓五桂的速度这么快,眼见来不及,抬脚踹在张弥勒的大胯上,给他踹飞了出去。

    卓五桂的手指整个插入灵龟肚子之中,又见灵龟嘴里叼着的莲蓬也没了,顿时大怒,手上鬼力释放而出,把灵龟震了个稀巴烂,手里还捏着灵龟的一堆内脏,扔到地上,转而将矛头对准了阎十一,攻了上来,“毁我修炼大计,我要你死!”

    阎十一赶忙接了过来,与之打斗,严肃道:“你这法门好坏我且不论,但你制作人皮面具害人,便是邪修,我怎可饶你?”

    “谁说我害人了?”卓五桂大怒,却不在是男子声音,而是女人的声音,“人皮是我从死人身上扒的,血是我用钱买的,活死人术虽不是正道之术,却也不是邪术,你断我仙途,还敢污蔑我!”

    “还敢狡辩!”听到卓五桂嘴里发出女人声音,阎十一更是大惊,估摸着卓五桂没有修炼成鬼仙,反而变成了妖精,“妖魔邪精!包紫,和我一起解决了他!”

    “好!”包紫也是毫不犹豫,短剑刺出的同时,把那张九天玄女印也贴在了卓五桂身上,念动咒语,但和秦丹秋施展的时候不一样,她的头顶没有出现玄女宝相,只引来了一道冰冷水气,剑指在卓五桂身上一点,把他打了出去。

    卓五桂撞在冰室墙壁上,水气立时和冰墙结合将他冻住了。

    阎十一更是毫不犹豫,四柱凶煞剑插进卓五桂的体内。

    “啊——”卓五桂尖叫一声,鬼气透体而出,把身上的凝冰震碎,而身上的皮肤也脱落了一些,露出来的那一半居然是一张女人脸,愤恨的看着阎十一道:“再有十天,我便能功成登仙,成就太阴鬼仙,都是你,毁我道行,使我功败垂成,变成半人半鬼,我要诅咒你,我死也要带上你!”

    卓五桂神色一凝,手上结了指印,开始念起十分艰涩的咒语,那声音仿佛来自远古一般,很是诡异。

    “你没机会了!”阎十一虽不知道这是什么咒语,但绝对不会是好东西,可他又不能击杀卓五桂,免得死无对证,便将一张灵符贴在了卓五桂额头,却依旧没能阻止他念咒。

    包紫也对这咒语感到莫名的恐惧,似乎预感到会对阎十一十分不利,出手更是果断,短剑直接贯穿了卓五桂的眉心。

    卓五桂却好似感受不到疼痛,继续念咒,甚至嘴角已经露出一丝得逞的微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