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303章 废弃冷冻厂
    包括阎十一在内,四人都向夏斌投过去质疑的眼神,一个亿万富翁,为了员工福利会让自己干清洁工的活?

    夏斌也是很不好意思道:“我也就偶尔做做,我从一个跑堂的小狍子,十几年拼到火锅连锁店老板,中间的艰苦我最清楚了,给年轻人多一些机会,这也是我开直播平台的初衷噻!看着那些年轻人有钱赚,我心里巴适得很!”

    看着夏斌很认真的讲,阎十一看出了几分沈国栋的神韵,说不定再给夏斌几年,江城还能再出个新巨富,想了想便道:

    “夏总,别的我帮不上你,但有件事我必须跟你说,你大楼前后门的十二冕旒帝王冠,你得改改,用来镇邪一半就够了,也就是六旒五帝钱足够用了,多了对你不利!”

    “这个帝王冠不好吗?这东西就是我那个老乡卓五桂给我弄的,他说这个可以辟邪噻!”夏斌不解。

    “他弄的?”阎十一皱眉,懂用冕旒冠来改风水,那说明这个卓五桂是懂这方面东西的,至少也是民间散修,而且还是邪修,便道:“夏总,我看那个卓五桂极有可能是个邪修,如果你能相信我,就先把冕旒撤下来,等我把卓五桂抓住,到时候给你布一个好一点的风水局,怎么样?”

    “好,好的,我明天就叫人把冕旒冠铜钱都拿下来。”夏斌本来还犹豫,见阎琉舞一直瞪着他,心里就虚了,

    “就算不相信您,也得相信咱阎队长不是?等阎法师你什么时候有空,我还想找你帮帮忙,最近我公司确实有点不太平,直播平台上的许多主播都无辜告假了,签约的和没签约的都有,一个个都无精打采的,去医院也查不出什么来,这让我挺担心的。”

    “又是主播?”阎十一皱眉,心里很是疑惑,但这事儿并不着急,找卓五桂比较要紧,便和夏斌告了别,顺便把许霞送去了阴司。

    ……

    四人从慢脚直播大厦出来,马不停蹄,驱车连夜来到郊区的金芳冷冻厂,却是发现这家冷冻厂早就关门大吉了,里面一个人都没有。

    包紫吃着一根棒棒糖,看着厂里废弃物遍地,杂草丛生的,应该是很久没人来过了,惊道:“那个夏总该不会骗咱们吧?”

    阎琉舞冷哼一声道:“他要是敢骗我,我保证他看不到明天……今天的太阳!”

    “进去看看先!”阎十一带头走进去,来到唯一的一间厂房里。

    厂房前半部分是装卸货用的,此时堆叠着各种废弃工具,都锈蚀不堪了。厂房的后半部分则是密闭的,应该就是冷冻厂的冷库了,平时制冰冷冻都在里面。

    冷库的入口和银行金库一样,是个罗盘式旋转锁,好在没有密码指纹之类繁琐的东西,阎十一和张弥勒两人使了好大的劲才转动起来。

    不过出人意料的是,这锁并没有锈死,似乎最近被人开过!

    冷库门一打开,一股冷气慢慢悠悠冲了出来,虽然是夏天,但这凌晨时分被冷气一冲,立时起了一身鸡皮疙瘩。

    “不是废弃了吗,怎么还这么冷?”张弥勒缩回脑袋,搓了搓胳膊。

    “有血腥味,很重!”包紫道,“应该不是人的!”

    “不管是什么血,都得进去看看。”阎十一从包紫背上抽出四柱凶煞剑,“姐,你和老二守在这里。”

    “不行,我得进去,这是师父说给我的历练!”张弥勒却是不依。

    “也行吧,”阎十一在门口贴了两张镇凶符,有了之前在江南皮革厂的经验,他又用一根铁棍卡住了门,免得门被反锁。

    三人进去,立时被里面的低温冻得格格发抖。

    “早知道穿件棉袄来了。”张弥勒用袈裟裹住脑袋,就跟个印度神僧似的,拿着金蛟剪,不住哈气。

    阎十一也是不住搓着手,道:“你要是穿棉袄来,这大夏天的,你在路上晃悠一会儿,指不定就有救护车给你接走了!”

    三人逐渐往里面走,冷库两边堆叠着一块块一米长、四五十厘米宽、巴掌厚的长方体冰块,冰块是人为切开的,用来售卖给那些需要冰冷藏的客人,此时这些冰块间又冻在了一起,成了巨大的冰柱,显然这个冷库一直都在工作,这就更加可疑了。

    而随着三人越往深处走,血腥的气息就越浓,且原本白色半透明的冰块逐渐被红色所代替,脚下地上更是血红一片,前面也已经没有路了。

    阎十一蹲下去凿了点冰渣出来,捡起来舔了舔,“确实是血,不知道是不是人的,不过冷库内出现这么多血,显然有些不正常,小心了!”

    说完点起一张灵符,火焰成深绿色,显然尸气很重。

    “温度太低了,连尸气都感觉不出来了。”包紫只穿着一件短袖袄衫,此时也是冷得不行。

    阎十一把衬衫脱下来披在她身上,自己只穿一件背心,包紫穿上衬衫,虽然还是很冷,但心里却是暖暖的。

    “天寒地冻的,咱能考虑一下别人的感受吗?”张弥勒却是不乐意了,把金蛟剪往一处血红色的冰块里插了进去,“早知道我就不进来了,有女朋友了不起啊?”

    “嘭——”

    他牢骚没发完,身后的血色冰块突然伸出来两只血手掐住他的脖子。

    但这一次,不等阎十一上来救他,张弥勒却是拔出金蛟剪“咔哒咔哒”两声把掐他脖子的手都给剪断了,而且在金蛟剪强大的法力侵蚀下,两只断手立时化成血水。

    “呸,敢偷袭你弓长佛爷,找死!”

    “小心,笨蛋!”阎十一却是见到张弥勒身后还有东西,四柱凶煞剑直刺他的身后,剑刃入冰,立时有血水留出来。

    “吼——”一个断了手的僵尸从冰里冲了出来,朝张弥勒咬过来。

    “还来!看剪!”张弥勒将金蛟剪插进僵尸的双眼中,僵尸抖了几抖,全身流出不少血水,就不动了,“十一,这什么僵尸,这么多血?”

    “应该是血尸,算是僵尸中的一种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