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300章 大厦里的女鬼
    阎十一朝里面看进去,就看到一个纤细身影蜷缩在一个角落,等他推开侧门进去的时候,那个身影却不见了,哭声也消失了。

    “十一有鬼气!那个是女鬼吧?”包紫也看到了,问了一句。

    “嗯,怨气不重,应该刚死不久。”阎十一扫了一眼大厅,没有发现那女鬼的身影,便先不管了,“先去十八楼看看吧,这栋大楼有十二冕旒帝王冠镇守,她逃不出去的。”

    “十一,你还没解释这十二冕旒帝王冠呢,”张弥勒再度问道,“不就是铜钱串起来的风铃么,这么厉害,等我以后赚钱买了别墅,你给我弄一个呗!”

    “纠正你两个错误!”阎十一带着三人往电梯口走,“第一,就你这花钱如流水的架势,这辈子想买别墅,除非抢银行!第二,十二冕旒帝王冠可不是谁都能可以能用的,要是命格不强,会出人命的!”

    “你少吓唬我,不给弄就算了,不就几十枚五帝钱嘛,大不了我自己做一个,我还不信就死了!”张弥勒挤着小眼,十分不信。

    “吓死胆大的,淹死会水的,你不信尽管去试好了。”阎十一瞥了一眼,继续道,

    “相传黄帝灭九黎,造冕垂旒,开华夏之始,为后世帝王所效仿,穿戴冕服,但除了秦始皇头戴十三旒冕冠外,就算是古代天子也只有在祭祀天地等重大活动时才能佩戴十二旒十二珠的冕冠,王公侯爵也按等级垂旒,像你这种平头老百姓,敢私造冕旒冠,那就是造反,要杀头的!天子气运,可不是人人都有的。”

    张弥勒听了皱着五官,颇有不服,“那这栋大楼的大老板就有天子气运?不怕大大给他铲平了?”

    “少胡说,万一查水表怎么办?”阎十一按下电梯开关,看了看大厅前后,“不知道这大楼的后台老板是谁,也不知道他是得罪哪个小心眼的方士,居然给他弄了这么个十二冕帝王冠,请帝王替他镇楼,这是嫌死的不够快啊!”

    众人进入电梯,按下十八层按钮,电梯徐徐上升,邱雯又钻出来,把电梯里的监控定格了。

    “十一,以后把这个邱雯借我呗?”阎琉舞对什么帝王冠不感兴趣,但对邱雯的这一手绝活很是好奇,“这可比我自己动手轻松多了,以后缉拿毒犯什么的,让她去一个个击破,都省得我动手了!”

    “这是鬼蜮伎俩,迷人心魄,改逆阴阳气场,罪孽可不小!”阎十一立即否定,“偶尔用一次还行,用多了必然遭来阴差注意,严重的还有天劫,我是她主人,我也得受到牵连!姐,你这个就别想了,不然要你们警察干嘛?直接找我们法师破案好了!”

    “小气!”阎琉舞白了一眼。

    电梯停在十八层,众人还没出电梯,邱雯就飘出去,把所有监控解决了,还找到了逆风快递公司所在,把门打开。

    随后落在阎十一背上,趴在他耳边,笑着道:“老大,我还是很好用的吧?九百万功德花的值吧?以后老大你就是当代的孟尝君,一些见不得人的事交给我来做就行了!”

    阎十一走进逆风快递公司,朝里面看了看,一片漆黑,没有人影,才警告一句:“少来,以后要是让我发现你用这些旁门左道做坏事,我就把你关进功德瓶阴面,永远镇压你!”

    邱雯吐了吐舌头,俏皮的做了个鬼脸,又钻进了功德瓶中。

    阎琉舞便发挥了她的本职技能,在逆风快递的办公室里翻找起来,在一堆记录中总算找到了正主。

    “卓五桂!捉五鬼?这人该不会是个法师吧?”阎琉舞校对了一遍这条记录,确实是寄给乌梦的倒模面具,确定做人皮面具的就是这个卓五桂,但记录上面并没有卓五桂的地址,便打电话让杨强智查找,

    “估计很快就有结果了,咱们现在就撤?”

    “姐,咱以后能不跟强盗进村似的不?”阎十一却是看着满地的文件,脑袋上都见汗了,“得亏监控都被邱雯定格了,不然你明天可就得下岗了!”

    “管他呢,就这快递公司,破名字破地方,迟早要倒闭的!”阎琉舞却是头发一甩,很是潇洒的出了逆风快递公司。

    “呜呜呜呜……”又是一阵鬼哭,那个女鬼又出现了,穿着连衣长裙,飘着身子站在走廊上,中分长发遮着脸,只露出半只全是眼白的眼睛看着众人。

    “切……”阎琉舞却是抱着肩膀一甩头,压根不把女鬼当回事。

    “身材还行!”张弥勒很是淡定的点评。

    “我这儿有点香烛纸钱,还有半根巧克力,你吃吗?”包紫咬了一口巧克力,回头看向阎十一,“交给你了,但不许你再乱收女鬼了,直接送她去阴司吧。”

    “你这么不放心,自己怎么不去收?你不也是法师?”阎十一最后走出来,看到那女鬼也是一愣,这女鬼居然看不出来他们是法师,“被帝王冠镇压在这里,居然连天智都没开,也是够可怜的。”

    说着走了过去。

    那女鬼也有些意外,这四个人居然没一个怕她的,顿觉有失面子,撩开长发,露出可怖的面容,瞪着死鱼眼,眼角流着血,满嘴吐着黑沫子,朝阎十一扑过来,“呜呜呜呜……”

    “行了,别哭了,知道你有委屈。”阎十一很是轻巧的把女鬼抓过来的手拨开,一张定鬼符贴到了她的额头上,“天清地灵,冥鬼窍开!”

    在女鬼头顶一拍,掸了掸手,“说吧,你有什么冤情,怎么死的?”

    被阎十一拍了一巴掌,女鬼顿觉脑袋轻灵,许多活人不知道的事情顿时明悟,再看阎十一可就不一样了,忙害怕道:“法法法、师,你是大·法师!”

    “姑娘,别害怕,我十一哥最喜欢女鬼了!”张弥勒贱贱补了一句,

    “滚!”阎十一骂了一句。

    “大·法师,你、你饶了我吧,我不是有意停留在阳间的,我是被困在这里出不去才……”女鬼哭道。

    阎十一揭下定鬼符,道:“我知道,就你这新死鬼,当然出不去帝王冠的镇压,告诉我,你怎么会在这里?”

    女鬼刚想开口,转角处突然有脚步声传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