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299章 十二冕旒帝王冠
    阎十一现在还有正事要忙,无暇去理会跟踪他的人,反正他所做的事光明正大,不怕被抓到把柄,更不怕有人害他。

    和众人一起离开,由阎琉舞开车去了余江区,顺着导航来到南苑街道临平世纪大道,沿着街道门牌号数着,911、912、913、914。

    “到了!”

    众人下车,正好是午夜十二点,眼前是一栋二十层高的大厦,大厦正面墙上贴着“慢脚直播”四个烫金大字,门口挂着许多小公司牌子,都是在这栋大厦里的租用了场地,其中最靠边的一块牌子上就写着‘逆风快递股份有限公司’。

    虽然已经是午夜,慢脚直播大厦却刚刚下班,许多专职主播刚刚直播完,从大厦里面走出来,大厦门口还有保安站岗,没有大厦办理的胸牌,根本进不去。

    “你好,我们是江城刑警总队的,我是队长阎琉舞。”阎琉舞先礼后兵,把证件递给保安。

    保安一瞧,脸色变了变,旋即无理道:“不好意思,你是刑警队队长也不能进,不是本大厦公司的职工,没有胸牌,没有预约,谁都不能进,这是上面的规定,除非你们有搜查令。”

    阎琉舞脾气就上来,怒道:“嘿,我这暴脾气,不就是慢脚直播大厦么?我去江城最大地产商沈氏集团大楼,我都不用亮警官证,到你们这里,我客客气气给你们证件看,你们还不放行是不?信不信我现在就叫人来给你们整栋大厦封了?”

    保安也是猛角色,丝毫不惧,顶了回来道:“当年还有人说‘老子在城里吃馆子都不要钱,别说吃你个烂西瓜’呢,到最后还不是挨枪子儿了,你是警察了不起啊?这栋大厦是我们慢脚直播大老板的,属于私人场所,我们也没做犯法的事,不能进就是不能进!”

    “你骂我是汉奸是不是?找死呢你!”阎琉舞哪里忍得了这样的奇耻大辱,摞胳膊挽袖子就差掏枪了。

    阎十一和张弥勒赶紧给她拽回来,回到车里,包紫安慰道:“琉舞姐,你也别生气,这些娱乐业的公司不比传统行业,里面有许多高人气的明星,经常有许多疯狂的粉丝会冲进大楼里,影响那些专业主播的直播工作,公司才会让保安看门,严禁非工作人员进入的。”

    “影响个屁,我看就是在里面从事非法勾当,”阎琉舞虽然恼怒,但也没失去理智,可嘴里依旧骂骂咧咧不饶人,“要不是你们拦着,老娘现在就让杨强智过来把这破公司查封了!”

    “姐,咱是来查案的,又不是来点炮的,消消气消消气!”阎十一安慰着,“你以前当特种兵执行任务的时候,遇到这种情况会怎么做?”

    阎琉舞气愤道:“还能怎么做?直接把那几个保安拆成七八块,杀进去啊!”

    “你确定不是潜进去?”

    “唉,是哦,我把自己老本行给忘了!”阎琉舞似乎才把脑子搭上弦,“最近跟着你瞎倒腾,尽遇到妖魔鬼怪了,把对付人的本事给忘了,遇到这种情况,那就演一回005!”

    “琉舞姐,不该是007么?”张弥勒作死问了一句。

    阎琉舞给了他一个爆栗道:“我本名叫阎六五,代号当然是005了,要是詹姆斯·邦德和我同一时代,那就没他什么事儿了!”

    阎十一道:“姐,咱简单点的,我们捉鬼行,飞檐走壁吊威亚这种高难度的我们可做不到。”

    “也是!”阎琉舞想了想,“那就走后门好了!”

    又等了一个小时,大厦几乎都熄灯了,众人才绕到大厦背后,想从后门进去,这里无疑也有保安把守,但好在只有一个。

    “你们等着,我先去把保安打昏,把监控拆了!”阎琉舞道。

    “别呀,琉舞大姐大!”这时,阎十一身边出来一个劲装姑娘,正是邱雯,“这种鸡鸣狗盗的事,可是我老本行,让我来就行了,我现在又是鬼,可比你们方便多了。”

    阎十一身边突然冒出个女鬼,差点吓了一跳,见是邱雯,斥道:“还有脸说?花了我九百万功德,破九层鬼塔的功德都让你霍霍了!还有给我姐的称呼能好听点吗?听着跟黑社会的!”

    “你是我老大,她是你姐,我总不能叫她老大姐吧?多难听?”邱雯自从炼成九智鬼妖之身后,比以前更加活泛了,当然也更加让阎十一头疼。

    阎十一眉眼一高一低,显然很是无奈,道:“少说没用的,之前让你和苏晓牵制住林月芹,你们三个怎么就没影了?现在怎么就你一个人?她俩人呢?同归于尽了?”

    “老大,你这是希望她俩同归于尽,然后让我上位吗?那就当她俩同归于尽好了!”邱雯咯咯笑着,又正经道:“那晚,我和苏晓跟着林月芹出去之后,压根就没动手,就是做个样子给邪财神看的,这样一来,既完成了林月芹的任务,还不伤你们夫妻关系,是不是?”

    “我们不是夫妻,是形婚,我再强调最后一次,奶奶的,有时间必须去一次阴司姻缘司把这冥婚解了!”阎十一恼怒不已,又对邱雯道:“赶紧动手,烦着呢!”

    邱雯这才飘身而起,绕过一个个监控,也不见她有什么动作,慢脚直播总控室里的屏幕就定格不动了,她又钻进后门门卫室,对着门卫吹了口气,门卫便昏了过去,这才朝阎十一招了招手。

    四人将信将疑摸了进去,似乎真的没被人发现。

    邱雯飘了回来,来到阎十一身旁道,“老大,门锁我已经打开了,但是门上挂的大五帝钱风铃阳气太盛,我进不去!”

    “你先进功德瓶里吧!”阎十一把邱雯收进功德瓶,看了一眼挂在门上的风铃,一共十二串,每串十二枚大五帝钱,

    “十二冕旒帝王冠!难怪邱雯进不去了!”

    “啥东西这么厉害?”张弥勒不解。

    “冕旒,就是以前皇帝的帽子……”

    “呜呜呜呜……”

    可还不等阎十一解释,大厦里面传出来嘤嘤的哭声,黑灯瞎火的,十分渗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