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297章 鬼影伤人
    “不好,真出事了!”阎十一听得出来是刚才那个女孩的声音,赶忙打开暗门,冲了出去,才发现外面还有一道狭窄的楼梯通到楼上,楼梯上方横七竖八拉着不少绳子,上面晾着不少女人的衣服,长裙短裤,胸罩内衣,几乎把路都挡了。

    阎十一也管不了那么多,撩开衣服,就冲了上去,三楼的房间可就没下面两层那么讲究了,几乎没有装修,房门也很老旧,阎十一扫了一眼,发现不少房间里的女孩似乎也听到了呼喊声,都探出脑袋来,还有不少都画了女鬼装,吓他一跳。

    仔细搜索一遍,最后目光锁定在一间门没关的房间,声音就是从那传来过来的,忙窜了过去。

    张弥勒跟在身后,见越来越多的人开门伸出头来观望,便道:“没事儿,没事儿,她没把客人伺候好,挨老板娘揍了!”

    其他人一听,翻了个白眼,有些幸灾乐祸,似乎公主被老板娘揍很是稀松平常,一个个回了自己房间,关上门再没出来。

    “救命啊,我的脸……”女孩还在那痛苦的叫喊着。

    “汪汪汪……”狗叫声也越来越凶,却又发出十分痛苦的嚎叫,“呜呜呜呜……”

    阎十一冲进门里,却是见到那只老黑狗此时正把女孩压在身下,两只爪子在空中乱挠,但它的另一只眼睛却也瞎了,两只狗眼汩汩流血。

    而那女孩却是双手捂着脸,满脸鲜血。

    “好你个色狗,敢动我撕脸小妹,看我怎么收拾你!”张弥勒拿出金蛟剪,作势要过去把老黑狗的脖子给剪断。

    “不是它袭击这个女孩的,”阎十一给张弥勒拽住,过去把老黑狗抱了下来,扒开他的眼皮,空洞的双眼中不仅有血留出来,还有白色的脑浆,这一次似乎伤的更重,眼看就活不成了,“是它保护了这个女孩!”

    “神狗?成精了?”张弥勒挠挠光头,见女孩捂着脸不住翻滚,却是无从下手,“那是谁伤了她?该不会是师父说的妖孽邪物?”

    “不清楚,”阎十一用两团凤尾草塞进黑狗的眼窟窿中替它止血,想要挽救它的性命,“给包紫打电话,让她和老姐来这里。”

    “你确定?”张弥勒犹豫,“这里可是足疗店!不怕包紫发飙?”

    “你以为我是你?快打!”阎十一站起身,扒开女孩的手,却是见到女孩额头到太阳穴这一块的皮被切开了,切口十分整齐,手法和杀张嘉琪的一样,但凶手还没来得及把女孩的整张脸撕下来,更没来得及吸女孩的精血,就被这老黑狗给打断了。

    阎十一草草给女孩止了血,仔细打量着女孩直播间,摆设很简单,一个便携式衣橱,边上是一张电脑桌,电脑屏幕所对的是床,床头上有一副类似十字绣的图卷,还是裱起来的,但仅此而已。

    阎十一拿灵符试了试,火焰不变,房里没有鬼气,他才回忆起之前在视频中,女孩表演撕脸的时候,女孩背后的长嘴人形阴影。

    没有鬼气,也没有邪气,会是什么东西?

    “十一,你作死呢?”这时,外面响起了阎琉舞的怒喝声,不一会儿,张弥勒就带着包紫和阎琉舞进来了,阎琉舞见到床上哭泣的女孩,还有背着手的阎十一,上前就拎起阎十一的耳朵,怒道:

    “小王八蛋,你是真涨能耐了啊,什么地方都敢来了?是不是下次姐我扫黄的时候还要先通知你一声,让你避避?我让你来查案,你来这里干嘛?你和包紫确定关系才几天?这就玩腻了,想找点新鲜感是吗?”

    “疼疼疼……”阎十一把耳朵从阎琉舞手里拽出来,“姐,你能不那么冲动吗?”

    “你都来这儿了,姐我还能不教训你吗?”阎琉舞用胳膊箍住阎十一的脖子,拽到自己身边,又小声道:“当着包紫的面,死也不能承认啊,姐只能帮你这儿了!”

    “什么呀,我承认什么,我就是来查案的!”阎十一却是挣脱出来,见包紫表情尴尬,便道:“你先替这女孩和这只黑狗止血,其他事一会儿再说。”

    “嗯,我相信你!”包紫这才从挎包里拿出缝合工具,穿上一根白色的细线,给女孩伤口消毒清理干净后,给她缝合伤口,“这口子有点大,虽然这线是最新的纯天然胶原蛋白缝合线,可以被皮肤吸收不用拆线,但还是会留下伤疤,不过手术应该是可以消除的。”

    “嗯,谢谢!”女孩抱着双腿蜷缩在床头,神情有些萎靡。

    缝合完伤口,包紫又转头看向阎十一,羞涩道:“其实、其实你想要,跟我说就是了,我、我不会拒绝的。”说完低头去查看老黑狗的伤势,俏脸通红。

    “噗——”听了包紫毫不掩饰的情话,阎十一顿感丹田之气冲击而出,心头那口血立时就涌上来了,看着包紫娇小的身躯,要不是现在地方不太合适,指不定就扑上去了。

    极力压了压心头邪火,才把心绪平复,看了看女孩,道:“你叫什么名字?刚才发生了什么?”

    “乌梦,”女孩说了自己名字,却没有了之前的活泛,呜呜抽泣着,许久才蹦出两个字:“有鬼!”

    “嗯,这个我知道,在你给我们表演的时候我就注意到了,只不过当时不敢确定。”阎十一见乌梦的情绪还算稳定,并没有失控,“袭击你的鬼是不是长着一张长长的嘴,像知了一样的?”

    “嗯!”乌梦点头,却是不说话,这样的反应,对于见鬼的人来说,是十分反常的。

    “你见过这鬼?”阎十一猜测。

    “嗯!”乌梦又简单的应了一声,但随即又解释道:“我听别人说过,就是这个长相!”

    “谁跟你说过?”

    “嘉琪,张嘉琪!”

    阎十一几人都是一愣,知道有线索了,阎琉舞出于职业习惯,立即道:“她什么时候跟你说的?怎么说的?”

    “一个星期前吧!”乌梦抬起头,头上的伤口宛如一个被啃噬过的月牙,很是丑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