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295章 女鬼直播间
    张弥勒从怀里掏出来一把龙头金蛟剪,递了过来,阎十一接过来一看,还真是法器,而且还是稀有宝器,内含丰沛法力,估计不比秦丹秋的不群七星剑差多少。

    十戒和尚生前是宗师,有些私藏也合情合理,阎十一把金蛟剪还回去,又道:“你来了好几天了,有发现什么特别的么?”

    “没有,”张弥勒说的很干脆,“师父说我是天生佛根,佛性极佳,就是缺乏历练,没能把潜能发觉出来,这几天我每天都来,这里的大姐姐我都快认全了,可就是没发现师父说的什么妖孽!”

    “我看你注意力就压根没在找妖孽上!”看着他还在不住和玻璃门里的大姐挤眉弄眼,阎十一没好气道,“算了,你继续吧,我走了!”

    “别呀,来都来了怎么能不进去见识一下?”张弥勒拉住他,往玻璃门里面拽,“我告诉你啊,里面的大姐姐既卖身也卖艺,而且很刺激哟,你不要特殊服务,还有别的服务,我保准你敢兴趣。”

    “我听你的才有鬼了!”阎十一不理他,执意要走,他要是进这里包紫发现,那都没法解释。

    “真没骗你,里面有专门的房间,有大姐给你全身大保健,同时你还能选择主播给你表演节目,还都是扮女鬼吓人的,老刺激了!”张弥勒却是不放开他,给他拽进去。

    “直播扮鬼?”阎十一将信将疑,不知道是不是新的花样,“你确定可以不要特殊服务吗?”

    “你道法高深,控制住体内洪荒之力,不让下面抬头,那些姐姐能拿你怎么样?”张弥勒见他还很抵触,又道:“师父给我出了难题,都好几天了,也没头绪,你就当帮我总可以了吧?”

    阎十一尴尬,心说这东西可不是修为高就能控制住的,他可是年轻气盛的大小伙子,皱了皱眉,才走进去。

    一跨进玻璃门,一股浓香混杂着潮气和霉气,扑面而来,让人很是不舒服。

    前台一个只穿着抹胸小短裙的女人过来,先打量了阎十一,才热情道:“弓长大师,又来给我们小姐没开光呢,四十四号包厢早给你预备好了,这是新朋友?”

    弓长大师?开光?阎十一心说张弥勒你真能作。

    “嗯,这是我出家钱的好哥们,平时就忙生意了,把身体都搞坏了,来这里放松放松。”张弥勒撇着大嘴装大款,似乎把他的和尚装扮都给忘了,从袈裟里掏出十张毛爷爷,“今天我们要来点刺激的,你懂的!”

    “好嘞,我这就给你安排!”女人笑盈盈在前面带路,说着各种露骨的话,阎十一自是塌着眉不好意思,张弥勒却是一点都不怵,偶尔还伸手在女人屁股上掐一把。

    走了好久,经过各个包间,偶尔还能听到一些奇怪的声音,阎十一才发现,这小小的足疗店,别看门面不大,里面却卧虎藏龙,足足有四十四个大小包间,这还仅仅是最底下两层,和一般的KTV规模差不多了。

    进入四十四号包间,女人把一个触屏电脑给张弥勒之后就退了出去,阎十一才放松下来,一屁股坐在靠背沙发上,道:“选这么个房间,你也不嫌晦气?”

    “刺激嘛!”张弥勒坐到另一张靠背沙发上。

    “你这是有钱了?刚才眼都不眨一下,就把一千块钱给那个女人了,几天下来不得好几千了?”

    “别闹,那一千是给她的小费!”

    “卧草!”阎十一惊得站了起来,给前台小费就一千,后面那些‘公主’还没出来呢,阎十一以前也跟着张弥勒三人去过比较好的KTV,里面就有陪唱的小姑娘,都被称作公主,这些小姑娘除了陪唱,还给客人推销酒水,让客人大把大把的小费,可再怎么造也过不了千,“你这是去抢劫银行了?”

    “比抢银行快多了!”张弥勒从袈裟里又掏出两大叠毛爷爷,“拜师可不是白拜的,师父他老人家生前可是吃喝嫖赌抽,神仙老母狗,样样精通,现在虽然是死鬼了,但给我弄点钱,助我修行还不是轻轻松松?”

    看着茶几上的红票子,阎十一嘴角直抽抽,遥想自己的这二十几年,虽不至于饿死,可上大学之前都没见过整张的大票子,他师父从来不多给钱,心中直感叹,别人家的师父!

    不过十戒和尚安排的修行也是够奇葩,人家和尚都讲究清心寡欲,参禅理佛,他倒好,直接给徒弟弄勾栏院来了。

    不一会儿,女服务员送过来酒水之后,张弥勒喝了口啤酒,就拿着平板电脑划拉起来,对面大屏幕上就出现了十几个窗口,每个窗口里都是一个布置十分诡异又熟悉的场景,

    “十一,这就是我说的女鬼直播间,你瞅瞅,岛国的有,贞子的水井和电视机,花子的房间,真理子的床……国产的倩女幽魂、金瓶梅、聊斋、哝哝哝,这个,山村老尸楚人美,咱今天来这个怎么样?”

    “少来,我对楚人美有阴影!”阎十一看着那场景很是熟悉。

    “莫装逼,以前不知道你是法师,拉着你看你装害怕就算了,现在你还这么说,谁信?”张弥勒偏偏就选了这个场景。

    画面放大,整个场景展现在屏幕上,是一间老旧的破屋,破屋里放着一卷竹席。

    “你……”阎十一皱了皱眉,“法师也是从普通人长起来了,十岁之前我都没见过鬼,我九岁的时候,阎琉舞那二货带着我去看山村老尸,当时楚人美出来的时候,给我吓尿了,虽然阴影没怕疼那么严重,但总归是我第一个见的女鬼,印象太深。”

    “这不合理啊,要是这样,咱月芹嫂子,苏晓妹子,还有最近好多女鬼,比楚人美吓人多了,也没见你怕呀!”

    “阴影懂不懂?”阎十一白了他一眼,“赶紧换了!随便看几个,我还得找那只黑狗呢!”

    “喀喇——”便在这时,屏幕中的那卷竹席中伸出一只长着深紫色指甲的白手,竹席也逐渐裂了开来,一堆头发从里面渐渐冒出来,一个女人脑袋慢慢探出来。

    可也在这时,张弥勒把画面退了出去,房间里立即响起了女子幽幽的哀怨声:“小强,你不要美姨了吗,呜呜呜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