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293章 无脸干尸
    “你先别急,”阎琉舞领着进了三楼的一间出租屋,里面的沙发上躺着一具盖了白布的尸体,有几个警察在那拍照、收集证据,阎琉舞却指着一扇破开一个洞的门道:

    “海宁派出所的警员搜索了整个房间,唯独这间浴室进不去,用电锯强行破了道口子出来,本想强行闯入,但看到里面的东西之后,就没人敢了,这些人才联系江城刑警队,刑警队又找到了我,我来这儿后,看了一眼,就肯定这活儿只有你行!”

    还没进屋,阎十一就被一股极度腐败的恶臭给熏到了,适应了好久,才走进去,将信将疑的趴在浴室门上的破洞朝里面瞧了一眼,确实有尸气从里面涌出来,但里面漆黑一片,什么也看不清,便从马甲里拿出一张灵符,轻轻一晃,灵符燃了起来,火焰外沿是绿色,说明确实有尸气,也不犹豫,把灵符扔进浴室里面。

    边上海宁派出所的警察见到阎十一会这么一手,都是一愣,转而又露出异样的神色,似乎把阎十一和神棍画上等号了。

    阎十一看多了这种眼神,也不理会,顺着火光看进去。

    火光之下,暗沉沉的浴室亮了起来,阎十一搜索了好一会儿,才看到一只枯瘦的手搭在浴缸边缘,轻轻摩搓着。

    “呲啦——呲啦——”声音缓慢,却让人倍感不安。

    阎十一也不惧怕,拿出一张破煞符,准备直接破门而入。

    “那个……”边上一个小警察拉住他,道:“阎警官的弟弟是吧,那是干尸,会咬人的,你还是不要进去的好!”

    “他是道士,你叫他阎法师就行,不用担心。”阎琉舞解释一番,又问道:“十一,你看得出来这是什么东西么?活的还是死的?”

    “还不知道,八成是死的。”阎十一站起身。

    “肯定是死的了!”包紫见过不少尸体,此时正在检查那具盖着白布的尸体,是死者任六奎,“这具尸体死了至少一周了!”

    那小警察道:“不对啊,刚才法医检查过,早上死的!而且昨天晚上任六奎和张嘉琪做过直播,还有视频的!”

    小警察把房间里的电脑打开,打开一个文件夹,里面又分了好几个文件夹,‘豆奶直播视频’‘江城同城果聊视频’‘日常爱爱视频’。

    可见小两口平时业余生活还是挺丰富的,不仅在正规网站做直播,在黄网上也做直播。

    众人见了不免尴尬,小警察点开豆奶直播视频文件夹,点开了最近的一个视频,里面就有任六奎和张嘉琪昨晚做直播的录像。

    “这就奇怪了啊!”包紫盯着屏幕看了看,“他表面上没有尸斑,可是体内脏器已经开始腐烂了,这不可能是一个晚上可以达到的!”

    “你没有看过他的内脏,怎么知道任六奎脏器腐烂的?法医都没检查出来,你看上去还是个学生!”小警察疑惑。

    “这还不简单?”包紫正要解释,阎十一护短道,

    “她是中医世家,中西医兼修,有些经验不是一般法医可以学到的。”

    说完又对包紫道:“我先进浴室,你在门口守着,别让任何东西进来。”

    听阎十一说的是东西,而不是人,包紫知道要防的鬼物,便也准备起来。

    阎十一拿着破煞符贴在门上,又对阎琉舞道:“姐,把那些视频拷贝回去,可能会有发现。”

    “都拷吗?”

    阎十一皱眉:“就豆奶直播那个!”

    阎琉舞从胸口掏出一个移动硬盘,很快考完了视频,疑惑道:“我看把日常爱爱也拷回去吧,给你做个参考也挺好的,反正你现在也用得着!”

    “乾坤借法,开!”阎十一却是不理她,在破煞符上灌入罡气,将浴室门震开。

    小警察一愣,这道门他们怎么弄都没打开,没想到被这年纪轻轻的小子贴了一道符就给轻松推开了,不禁哑然,三观开始有点崩塌了。

    阎十一将勾魂笔捏在手中,等眼睛适应了浴室里的黑暗才打量起浴室内部,见里面并没有其他鬼物,才朝浴缸走过去。

    随着靠近浴缸,那只干枯的手看得更加清晰,只是浴缸上还垂挂着帘子,看不到枯手主人的面貌。

    枯手还在摩搓着浴缸壁,阎十一用勾魂笔慢慢挑开帘子,帘子后面的干尸也逐渐露出本尊。

    “嗷——”还不等阎十一完全把帘子挑开,一张红色的瘦脸朝阎十一扑了过来。

    干尸站了起来,咬向阎十一的脖子。

    阎十一反扣勾魂笔,笔尖朝下,刺入干尸脑门,将她脑袋向后一掰了下来,向后推了出去,顶在墙上,才看清干尸的样子。

    身高不高,长发,全身只剩下皮、骨头和皮下耸动的青筋,血肉都没有了,身上还挂着胸罩,胸前的皮也特别多,可以确定干尸是个女的。

    而最让人恐惧的是这干尸的面部,沿着发际线,整张脸没了,就好像被人用刀切割了一样,边缘十分整齐光滑,露出来骨头和血红色的神经纤维,此时便瞪着阎十一吼叫。

    海宁派出所的警察们一见,不禁后退一步,在这个小城里,他们平时死尸都很少见到,更别说这么诡异的干尸了。

    “我的天呐,新物种?这是僵尸还是鬼尸?”阎琉舞最近跟着阎十一,算是复习了一遍,可这种的却是没有见过。

    “都不是……”阎十一话还没说完,干尸凶性大发,居然挣脱了勾魂笔的束缚,朝阎十一抓来。

    阎十一从护腕上摸出一枚大五帝钱,用剑指夹住,抓住干尸的下巴,扣住它的嘴,把五帝钱塞了进去,

    “天公地道,万气归宁!”

    只听噗的一声,干尸的七窍中释放出阴冷气体,随后干尸逐渐干瘪下去,没了动静。

    “干尸死时的怨气被巧妙的困在了体内,排不出去,才导致诈尸的,不是僵尸,但干尸体内没有魂魄,也不是鬼尸,可我又看不出是什么东西干的……”

    “咦,你看浴缸里那个是什么东西?”包紫指着浴缸一角一个亮闪闪的东西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