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292章 诡异的命案
    音乐很是劲爆带感,阎十一以为又是张弥勒来了,回转身去,看到的却是小五小六,两人一高一矮,一胖一瘦,穿着大体恤大裤衩走过来,一派嘻哈风格,也不跟阎十一打招呼就开始直播了:

    “哈喽,大家好,我是MC小五!”

    “我是小六!”

    “一首‘捉鬼天师’送给大家!”

    小五:“道,三清传万代。法,天师悟千载。张,道陵太有才,挥剑把那道派开!”

    小六:“吕纯阳我执仙剑,斩黄龙,数千年,修道改命登八仙,一剑遨游天地间!”

    小五:“王重阳我抗北胡,创建全真天下服,坐下弟子有七术,各个都是大人物!”

    小六:“修道法,学医著,百符千咒万鬼哭。宝拂尘,茅山术,送你上天把神撸!”

    ……

    包紫听着捂嘴直乐,“他俩把道教各个大人物都编成歌唱出来了,还有我们茅山呢!”

    小五:“陈抟葛洪袁天罡,许逊左慈小紫阳,十一出世成过往,阎家天师美名扬!”

    小六:“阎十一,最牛气,青蚨铜剑灭妖异,雄黄美酒拿在手,一张神符天地抖!”

    小五:“左包紫,右丹秋,抱着珞瑶炕上走,趁我年少种子多,撒遍天下美人沟!”

    小六:“斩阎罗,灭佛陀,老子迟早要成魔……”

    “得得得,赶紧打住!”阎十一听着不对味儿了,给两人一人一个爆栗,骂道:“你俩唱的什么鬼,我要是成魔先弄死你俩!还趁我种子多,撒遍美人沟,你俩能不跟老二那样猥琐吗?”

    “这不老二失踪好几天了么,他不在,他的活只有我俩来了!”小五关了直播,“老二他去哪儿了?该不会被邪财神抓走给吸干了吧?”

    “他拜了个师父,我也不知道他现在在哪。”对于十戒和尚收张弥勒为徒,阎十一还是很欣慰的,希望他学成归来,能有个巨大的蜕变,要是真能修成个金身罗汉,那是再好不过了。

    “十一,你看,那个摊位是不是黄小星和柳絮?”包紫指了指远处一个卖皮制品的摊位。

    阎十一收回心神,朝包紫指的方向看过去,一个挂满了皮衣、皮鞋、皮包等等东西的摊位里站着一男一女,果然是黄小星和柳絮,没想到黄家一破产,堂堂的黄家大少爷居然沦落到摆摊卖东西的境地,而他的小姨赵合德卷款逃走之后,却是不知所踪。

    但他更关心的还是柳絮,柳絮一直很拜金,而且是很光明正大的拜金,现在黄小星破产了,不知道她现在的心境又是如何。

    不禁仔细打量了柳絮一眼,却是见她脸上的妆容很浓,比上次在黄家三村见到她还浓,而且浑身上下头透露出来一种死气,十分的不寻常。

    阎十一觉得有点不对,想上前去询问一番,手机却响了。

    电话是姐姐阎琉舞打来的,“臭小子,别约会了,赶紧给我过来。”

    阎十一老大的不情愿,忙道:“怎么了姐,之前我不作为,你们怕阎家绝后,现在我抽点时间出来解决私人问题,你又催我!”

    “少废话,你现在命劫过了,至少还有几十年的命呢,急什么急,赶紧过来,我这里遇到了一件人命案。”

    阎十一更不乐意了:“命案就命案呗,那是你们警察的事,我一个小老百姓搀和什么,不去,忙着呢!”

    阎琉舞在电话那边暴吼道:“涨能耐了是不?要不要我现在过去亲自接你?赶紧的,这件案子不太寻常!”

    “又是灵异案件?”阎十一猜测,他姐那么强的女王都束手无策的案件必然不一般,没办法,毕竟是自己亲姐姐,没法推。

    “我已经让杨强智开车去接你们了,在处女的末日一条街对吧,他大概半小时之后到,足够你把传宗接代的事办完了。”

    “姐,你真是……我有这么龌龊么!”阎十一羞愤不已,但对面已经挂了电话,看了一眼身上的马甲,才记起来这马甲上有定位,难怪她姐能准确报出他的位置了,心里想着,“以后出来约会,死也不能穿这件东西!”

    既然还有时间,他又把注意力转回柳絮身上,却发现柳絮正和黄小星吵了起来,柳絮甩了黄小星一巴掌,哭着跑了。

    “你要不要追上去问问?”包紫颇有意味的问了一句。

    阎十一再蠢也不会当着自己女朋友的面去追另一个姑娘,便道:“算了,他们自己的事,他们自己解决吧。”

    没多久,杨强智就开车过来了,接他们往东直行了一个多小时,已经出了江城地界,到了之江入海口边上一个叫做海宁的小城,车停在一处老旧的胡同口,在杨强智的带领下,来到了一个四层筒子楼前,和九溪镇一样,这里也住着许多江城的上班族,但更多的是留守老人和儿童。

    “有了媳妇儿忘了姐是不,磨磨唧唧一个小时才到?”阎琉舞见阎十一还带着包紫,又吃了一嘴狗粮,抱怨一句。

    “又不是我开车,我也不会飞,能怎么办?”阎十一想想都憋屈,要不是自己亲姐,他就该破口大骂了。

    “得得得,借口真多,赶紧跟我上来!”阎琉舞领着他朝楼上走去,边走便介绍起这起案件的情况,

    “死者叫任六奎,无父无母,是个无业游民,靠女朋友姚嘉琪做直播赚钱度日,平时给女朋友的直播间活跃气氛,女朋友不直播的时候,他就出去胡混,是这条胡同里有名的万人嫌。加上两人都没有正经工作,名气在这里十分不好,一般人都不爱搭理他们。

    直到早上,房东过来收月租,叫了几次门都没叫开,房东觉着小两口这个月又没钱了,想不开门逃避过去,于是拿了备用钥匙把门打开来,才发现任六奎瞪着大眼死在了沙发上,而女友姚嘉琪不知所踪,房东以为是小两口闹别扭,姚嘉琪把男友杀了,畏罪潜逃,于是报了警。”

    阎十一听着却是觉得索然无味,皱眉道:“这不就是一件稀松平常的杀人案件么,有什么奇怪的,还要我大老远跑过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