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289章 镇压财神
    阎十一此时正将秦丹秋护在身下,躲在一块假山石后面,刚才的爆炸离得太近,巨大的爆炸声震得他耳朵嗡嗡作响,许久才缓过劲来。

    炸弹仅仅产生一些烟尘,并没有出现明火,夜半风起,空中的烟尘逐渐消散。

    朱雀阵眼所在的地方,此时出现了一个十米方圆的浅坑,周围散落着诸多焦黑的碎肉,坑里飘着一道落寞的身影,手持玉如意,衣袂飘飘,看上去像莫高窟壁画中的飞天。

    刘靓靓此时闭着双眸,只剩下半透明的魂体,若隐若现,神色不喜不悲,很是安然。

    “你没事吧?”秦丹秋推了推身上的男人。

    “噗——”阎十一吐出嘴里的泥沙,“我没事,就是耳朵有点背,脑袋有点晕。”

    “那、那你先起来,你压疼我了!”秦丹秋脸上一红,把阎十一推开。

    “哦哦……”阎十一这才扶着假山石站起来,再将秦丹秋搀扶起来,走出假山石,看着眼前的狼藉,也是骇然,“大家没事吧?”

    “我没事!”包紫躲在别墅门口的石狮后面,没有受伤,走了过来。

    茅山三兄弟则躲在另一个石狮后面,也没有受伤。

    玄难玄苦两位大师之前被凶兽夕掀出去,本就离得远,躲在一个大理石球后面,也没受到波及,只是法力耗尽,又有内伤,显得有些委顿。

    龙虎山三师兄弟跑得也挺快,躲进了别墅围墙里面,唯独张邱林点比较背,爆炸产生的气浪把他头上围墙顶的监控掀了下来,正好砸在他脑袋上,此时血流了一脸。

    见众人都没有生命危险,阎十一才把目光看向浅坑内,见刘靓靓的魂身飘在那里,感受不到一丝妖气,却依旧不敢放松,拿着四柱凶煞剑慢慢靠过去。

    谁也不知道刘靓靓会不会还有后手!

    下到坑中,阎十一将一张定鬼符贴在刘靓靓额头上,确定她已经没有反击之力,才松了口气。

    “我败了!”刘靓靓睁开眼,没有任何波澜。

    阎十一以剑触地,看着她,道:“如果你一开始就用全力,我们根本留不住你!”

    “你是想说我作茧自缚么?”刘靓靓微微一笑,略有悔意,“我已经活得够长了,不想再继续下去了,你收了我吧,不管你是用灵符把我封印也好,还是把我镇压在阴阳功德瓶中,我都心甘情愿,但请你千万不要把我送去阴司,去了那里,我就再也出不来了!”

    “你也会怕?”阎十一冷笑一声,“早知如此,何必当初?不给你一些惩戒,那些被你害死的无辜之人又如何瞑目?”

    “世上已经没有什么值得我害怕了,”刘靓靓摇摇头,“我只是想跟着你,迟早我还能再见到他!”

    痴情如此,也是一种境界!

    “我不会让你如愿的!”阎十一可没有理由再收这样一个是妖非妖、是兽非兽、是鬼非鬼的几千年老怪物,谁知道她哪一天死灰复燃,就从背后给你来上一刀,那可就连死都不知道怎么死了。

    “那也由不得你!”谁知刘靓靓突然化作一缕紫气,钻进他怀里的阴阳功德瓶中,发出一阵得意的笑声,“我把自己困在功德瓶阴面的最底层,只有钟馗才能把我放出来,我知道你现在还不想把这宝贝还回去的,你就安心带着我吧!”

    “喂,你这属于耍赖啊!”阎十一楞在当场,“你当我傻么?把你这逆天妖王带在身边,万一你什么时候跑出来偷袭我,我还不死了?和命比起来,什么宝贝我都不稀罕,我这就把功德瓶还给钟馗老祖!”

    “主人,她出不来的!”这时候生死簿从他怀里钻出来。

    阎十一疑惑道:“怎么就不出来了?林月芹不就能从里面出来?”

    生死簿道:“功德瓶的阳面和阴面不一样,阳面养鬼,所以鬼物到了一定修为可以自行从里面出来,但阴面是用来囚鬼的,钟馗元帅在里面下了很厉害的禁制,越往下越难逃脱,除非被困在里面的邪物比钟馗元帅厉害,否则根本出不来!”

    阎十一这才松了口气,“这样啊,那我就放心了,功德瓶我就先不还了,这宝贝还是挺好用的。”

    这么一来,邪财神刘靓靓总算被收服了,虽然每个人都受了些伤,但还是值得的。

    “咦,我怎么觉得少了个人呢?”阎十一摸摸脑门,爆炸的余威还在,脑袋还有点疼,一下子卡壳记不起来。

    “是琉舞姐!”包紫大惊,周围所有人都避开了爆炸,可刚才阎琉舞引爆炸弹离得很近,极有可能已经被炸死了。

    “姐?姐!”阎十一这才反应过来,顿时脸色煞白,若他姐要是因为这事儿死了,那可是十个、一百个刘靓靓都抵不过的。

    心下一惊,赶忙发疯似的在周围找了起来,却没有阎琉舞的踪影,其他人也帮忙找寻,依旧没有发现。

    阎十一看着满地散落的碎肉,心里更是七上八下,直到他看到地上落着一个五帝钱护腕。

    这护腕上的绳结已经断裂,有几个五帝钱散落出来,上面还有丝丝血迹……

    “姐……”阎十一捡起护腕,这是他此前在香稻村特意给阎琉舞做的,为的是让她以后再也不会轻易被鬼物控制,可他没想到今天他姐会死在炸弹之下。

    “小、小王八蛋,把我拉出去!”就在这时,一个熟悉的声音在阎十一耳边响起。

    阎十一大惊,站起身来找寻。

    “在这里!”包紫在景山下方一处排水沟里发现了阎琉舞。

    这排水沟内壁是光滑的瓷砖,深将近两米,却只有三十公分左右宽,刚刚够把一个人嵌进去。

    阎琉舞本就全副武装,穿着排爆服,身体臃肿,刚才爆炸的一瞬间,强烈的气浪把她压进了排水沟内,全身上下严丝合缝,嵌在里面,尤其是她的****,本就宏伟如山,此时又有厚厚的防爆服雪上加霜,使得她连动一下都没办法了。

    众人围上来,看到阎琉舞跟一条过度肥胖的蚕宝宝一样微微挣扎,不由笑出声来。

    “还愣着干嘛,拉我出去啊!我手底下的人马上来了,看到我这幅德行,我以后在警界还怎么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