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288章 财神不好当
    章雪莹在旁也是焦急,问道:“什么是鬼命锁?”

    “没什么……”阎十一没有解释,他心里却是清楚,所谓鬼命锁,便是鬼魂以自身的三魂七魄为锁,锁破则亡,人死为鬼,鬼死那就飞灰湮灭了,可比魂飞魄散还要严重。

    “阎法师,别迟疑了,我坚持不了多久!”章秋婵催促。

    “好!”阎十一也知道机不可失,失不再来,掌握四柱凶煞剑,跃上凶兽夕的背部,沿着那些缝合的缝隙,刺了下去,缝合部分的针脚立即破裂开来,那些碎肉也裂了开来,露出体内的漆黑,不禁鄙夷道:

    “刘靓靓,你是真该好好学学女红刺绣,你看看这缝补的水平真的太次!”

    “阎十一,别以为这样就能困住我!”凶兽夕回转头来,甩起脑袋上的触角,攻向他。

    玄苦、玄难两位高僧休息半晌,恢复过来,此时摘下脖子上的佛珠,套住凶兽夕的触角,拉了回来,两人施展大佛手印将凶兽夕的脑袋按在地上,念经镇压。

    但凶兽夕依旧没有臣服,身体不断扭动摇摆,想要把阎十一甩下来。

    阎十一用剑将自己固定住,却是再没法切割了。

    “快,上去帮忙!”

    便在这时,别墅里的一行人总算收拾完计都罗睺两只恶鬼以及那近千数的裂头鬼婴,人人带着伤从别墅里跑出来,此时见到朱雀阵中有这么大一个东西被困也是骇然。

    “十一,你没事吧?”包紫见阎十一在凶兽夕的背上上下颠簸,十分担心。

    “赶紧,控制住它,把它身上的肉卸下来!”阎十一大喊,现在已经到了拼命的时刻了!

    包紫便不迟疑,拿出金针,以九九神针扎入凶兽夕的脑袋上,立时切断了它部分神识。

    “茅山伏妖神咒!”叶斩风把太乙拂尘扔向空中,悬在凶兽夕的头顶,和两位师弟一起念咒,将凶兽夕镇压下去。

    “番天印!”张宇杰也拿出一块玉质镇尺扔向空中,三师兄弟一起灌入法力,压了下来。

    两道神咒降下,凶兽夕立时被压制住,挣扎的幅度小了许多。

    秦丹秋也跳上凶兽夕的背,用七星剑切割肉块。

    一块块大肉卸下来,凶兽夕背上的缺口越来越大,只要坚持下去,必然能将凶兽夕诛杀。

    可就在这个时候,凶兽夕的后腿挣脱了章秋婵的鬼命锁,站了起来,但立即又被章秋婵重新锁住。

    “阎法师,再快点,我、我怕坚持不住了!”

    “是太慢了!”凶兽夕的体型实在太大,阎十一明白就光靠他和秦丹秋用剑切割,一天也切割不完,便从马甲里拿出都天大雷火印和九天玄女印,把九天玄女印交给秦丹秋,与她对视一眼,“能不能成就看着两道神符了!”

    两人以最快的速度将九张都天大雷火印和九天玄女印以九宫阵法排列在凶兽夕的背上,手上结了指印,嘴里默念神符咒语。

    周围灵力波动起来,竟是引起了一阵劲风,只见阎十一和秦丹秋的头顶放出金光,逐渐出现两尊庄严神像,身高十几丈。

    众人震惊!

    玄苦、玄难两位高僧也是骇然:“竟然是神符,这是真的神符!多少年没有见过了!”

    茅山和龙虎山的六位弟子更是惊骇,他们驱使太乙拂尘和番天印的符咒也是本门的神符,但和这两道神符比起来,可就差了一个档次。

    神符也有好坏之分?答案是肯定的!

    阎十一的神符可是酆都大帝赐予,自然是神符中的极品!

    阎十一头顶的是九天雷神,锦袍华服,背身双翅,手拿锤凿,一锤下来便是一道耀眼闪电,打在凶兽夕身上,便是焦黑一片。

    秦丹秋的头顶自然是九天玄女娘娘,高贵容妆,仙子缥缈,玉指轻转,一道水灵之气凝聚起来,环绕在凶兽夕身上,凶兽夕身上被闪电击打焦黑之处,被水气一冲,立时剥裂开来,大片大片掉落下来。

    只几个回合,凶兽夕的庞大身躯已然毁去大半,却是依旧还在挣扎,神符打击的痛苦,让它的动作更加剧烈起来。

    终于,章秋婵的鬼力耗尽,一声惨呼,鬼身化作精魄,四散开来,颜色越来越淡,这是使用鬼命锁的代价——湮灭!

    “姐!”章雪莹和章秋婵姐妹俩心有灵犀,此时却是再也感受不到章秋婵的存在。

    没了章秋婵的束缚,凶兽夕站了起来,脑袋抬起,将玄苦、玄难两位大师挑飞出去,一甩脑袋上的触角,把太乙拂尘和番天印打落。

    “我要你们都死,都死!”凶兽夕的背上缺了一大块,行动也有些迟缓,却还是把众人都扫到了地上,又急速抖了抖身体,将阎十一和秦丹秋甩了下来。

    两人摔在地上,头顶上的神像消失,也是胸口一闷,险些吐血,神符的威力是大,可也十分消耗法力,只刚才那么几次,体内的法力已然被抽干了。

    其他人自然也好不到哪去,几乎都到了强弩之末,无力反抗了。

    “就差一点!”阎十一不甘心的以拳砸地。

    “尽人事,听天命吧!”秦丹秋叹息。

    “竟然能把我逼到这个份上,看来人间法术界也不是一无是处!”凶兽夕朝四周看了看,语气中有惊讶,但更多的还是不屑,“你们还是没能拦下我,下一次,当主上亲临人间,人间法术界还能应付么?反正你们是看不到了!”

    凶兽夕显然没打算放过众人。

    “谁说的,你问过老娘没有?”便在这危急时刻,一辆黑色摩托机车疾驰而来,机车后面还绑着一个巨大的袋子。

    众人寻声看去,阎琉舞全身武装,全速冲刺过来,朝着凶兽夕背上的缺口飞驰而去。

    “不想被炸死就赶紧跑!”

    众人一听,赶忙远离凶兽夕,找掩体躲避起来。

    而阎琉舞则在机车飞入凶兽夕体内的一瞬间,与机车分离,从腰间抽出两把微型冲锋枪,对着机车上绑着的袋子一通扫射。

    “轰——”巨大的爆炸声,震动了整个西溪湿地,甚至整个江城。

    此时临近午夜,爆炸声将全城的市民都吸引了出来,但能看到的只是一朵小型蘑菇云升腾起来,却不知道发生了什么。

    没有太多火光,空气中弥漫着浓烈的法药气息,烟气逐渐消散,一切归于平静……

    可爆炸处,夜光中还站着一个婀娜的身影!

    还没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