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285章 逆转
    “是他让你来救我的么?”刘靓靓咯咯笑着,笑得很爽朗,似乎是发自内心的高兴,“看来他没有忘记我,既然如此,我可就要改变心意了!”

    说完缓缓从地上站起来,衣袖一甩,身上所有的伤居然统统消失了,甚至连破败的衣服都恢复了。

    众人震惊不已,各自拿出法器防备起来。

    “是!”林月芹站到刘靓靓身边,道:“主上不想失去你这个左膀右臂,他要你为他炼制更多的邪物!”

    “虽然这不是我想听到的回答,但也足够了!”刘靓靓神色一变,奇怪纹路再度出现,但这一次可就不再限于脸上,而是遍布全身,“我要走了,你们如果不想死就让开!”

    “这可由不得你!”阎十一从包紫背上抽出四柱凶煞剑,又按住眉心,灌入神识,身边立即出现两道丽影,却是苏晓和邱雯。

    邱雯一现身,便欢喜道:“刚才老大你说的是不是真的,你真的喜欢包养女鬼吗?你要包养我和苏晓么?我俩早就想把林月芹正妻位置抢过来了,正好!”

    阎十一斥道:“你少说几句能死啊?”

    叶斩风在旁斜了他一眼道:“这下,你养鬼的罪证算是坐实了,还是包养!”

    “都什么时候了,你还有闲心说这个?”阎十一骂娘的心都有了,对苏晓和邱雯道:“你们两个给我牵制住林月芹,其他的不用你们管!”

    “好呀,我反正没问题!”邱雯痛快答应。

    苏晓却是面露难色,她和邱雯可都是林月芹带出来的,算是半个师父,现在要与林月芹放对有些犹豫,便劝道:“一夜夫妻百日恩,三生有缘左右随,你们又是何必呢?”

    又看向林月芹道:“月芹姐,你看……”

    “你我各为其主,没什么好说的!一会儿打起来,我可不会手下留情!”林月芹向外飞出去,“你俩和我去外面打,省的在这里碍事!”

    苏晓和邱雯便跟了出去。

    于是,剩下的人都将目光投向了刘靓靓。

    阎十一道:“刘靓靓,现在你的修为被九阳泉、十阴汤压制,又中了我五道万气通灵咒,妖力不足一成,你的四面佛金身也破了,你拿什么跟我们打?”

    刘靓靓抬头看着阎十一,咯咯笑道:“我为什么要跟你们打?我要走谁留得住?”

    “九曜凶阵已破,你已经没有依凭,难道仅凭你现在的实力,也能冲得出四灵阵法?”阎十一拿着剑指着刘靓靓,以作防备,这个女人也是个感情用事的人物,刚才她因为情几乎放弃自己,现在又因为情振作起来,也不知道她有没有后手。

    “你确定已经破了九曜凶阵?”刘靓靓心神一凝,手上捏了指法,念起咒语。

    阎十一顿感胸口震动,一股黑气从胸口马甲里溢出,飞到刘靓靓身边,逐渐凝成一个面目可憎的恶鬼,是计都恶鬼,阎十一打开马甲上的口袋,原本封印计都恶鬼的灵符已然变成了一堆纸灰。

    而另一边叶斩风手中的灵符也突然燃烧起来,被他收进灵符的罗睺恶鬼飞了出来,站到刘靓靓身后。

    计都罗睺两只恶鬼,双眼一凝,别墅外立时响起无数婴儿尖利高亢的嚎叫声。

    “好刺耳!”

    众人立时被这声音搅得痛疼不已,不禁捂住了耳朵。

    阎十一趴在窗外一看,原来那七棵千婴鬼蕉压根没有被烧坏,此时树身上封着的裂头鬼婴用手掰开钉着的木板,从树上跳下来。

    近千只裂头鬼,立时将别墅包围起来。

    这才是刘靓靓真正的依凭!

    “计都、罗睺,你俩陪这些小朋友玩玩,”刘靓靓腾空而起,朝着南边而去,“我去收拾那两个老和尚!”

    “不好!”阎十一大惊,原本他就放空朱雀阵眼,迫使鬼物集中过去,让玄苦玄难两位大师把鬼物收了,此时玄苦玄难两位大师没有进来,想来还没超度完鬼物,这么长时间,法力消耗必然是巨大的,若刘靓靓现在突袭过去,十有八九就能冲破朱雀阵。

    可近千的裂头鬼婴和计都罗睺两只恶鬼已经将他们彻底围死在别墅里面。

    而他们此时也被九阳泉、十阴汤的药效侵蚀,法力至少降了一半,想要冲出去可就有不少难度了。

    ……

    景山之上,阎琉舞和唐四藏看到近千裂头鬼,黑压压一片冲进别墅,知道情况有变。

    唐四藏焦急道:“九曜凶阵好像没有被完全破除,十一他们被困住了!”

    “我去救他们!”阎琉舞组装出来两把微冲,上好杀鬼弹,准备突袭,却是被一只大手拽住胳膊,抬头一瞧,却是面色冷峻的阎玉煞。

    此时阎玉煞盯着别墅老巢里的一举一动,双眸冷冷看着从别墅里飞出来、急速朝南边朱雀阵飞来的身影,道:“那个才是正主,下面那两个老和尚要死了!”

    唐四藏也注意到了,见刘靓靓急速朝朱雀阵眼飞来,速度非常之快,而朱雀阵这边,玄苦、玄难两位大师,正在和几只泛着黑气的恶鬼缠斗,玄苦的锡杖已经被打断,玄难手里的七宝琉璃灯有些微弱,显然法力已然耗尽。

    “琉舞,和我一起去帮两位大师!”

    阎玉煞伸手拦住两人,道:“以你俩的力量,去了只会给人添麻烦!”

    “站着说话不腰疼,”在阎琉舞心中,她弟弟的安危高于一切,瞪着阎玉煞道,“你实力强,你怎么不去?”

    阎玉煞皱眉,边上红玉道:“我们没有帮你们的责任和义务,主上为阎十一引来鬼嚎岭的阴风也是看在阎十一的第一世面子上,你们可别想得寸进尺!”

    “你……”阎琉舞才醒悟过来,眼前这三个可不是常人,是妖,而且从始至终没有表明立场,确实不能要求他们帮助,而阎玉煞也说的没错,她和师叔确实是实力不济,去了也发挥不出多大作用。

    白玉摸着两撇小胡子,见阎琉舞又焦急又为难,小声道:“主上说,刘靓靓现在只剩下一成不到的妖力,她想突破朱雀阵也并非很容易,但她还有后手,这后手可不好对付,需要你俩去准备准备,应该用得上!”

    说完在阎琉舞耳边小声说了几句。

    阎琉舞一听,便领会了,“师叔,走,跟我回刑警队,看老娘怎么收拾了刘靓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