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284章 天师正朔
    秦丹秋此时被罗睺恶鬼掐着脖子,双眼紧闭,似乎是昏死过去了。

    阎十一和叶斩风一见,不禁大惊,没想到刚才刘靓靓让罗睺恶鬼出去就是为了抓秦丹秋!

    两人合力把四面佛拍开,朝罗睺恶鬼冲了过去。

    罗睺恶鬼却抓着秦丹秋飘身而起,绕过两人,落在四面佛身边,将指甲刺进秦丹秋的脖子半分,再度喝道:“再动,她就没命了!”

    “怎么办?”叶斩风是真喜欢秦丹秋,见她被擒,顿时失了方寸。

    阎十一皱眉,仔细打量着罗睺恶鬼以及它手里的秦丹秋,若有所思,许久才道:“刘靓靓,你本就没有全力而为,现在何必用如此下作的手段让我们屈服?”

    罗睺恶鬼道:“主人只是想给这场战斗增加些乐趣,只一味打斗,难道不嫌乏味么?只要你们三个之中能有一个人替她死,我就放过她!”

    “我替她死!”

    说话的不是叶斩风,也不是阎十一,居然是一直缩在一旁的张宇杰,此时他站起身来,神色还是有些紧张,却没有退缩。

    “你?”罗睺恶鬼看着他,也是有些意外。

    叶斩风和阎十一就更不用说了,他俩压根就没想到张宇杰会比他俩还要果断,心中不禁怀疑张宇杰或许也很喜欢秦丹秋,才会做这么大的牺牲。

    阎十一不禁问道:“你很喜欢她?”

    “我不喜欢丹秋师妹!”张宇杰又是语出惊人,“也不算不喜欢吧,师妹从小样样优异,早早就达到天师位阶,我们这些做师兄的根本无法和她相比,又有什么资格娶她为妻?我只是为了龙虎山近两千年基业而已!”

    “什么意思?”阎十一听得一头雾水,眼睛一直打量着秦丹秋。

    “这是我龙虎山内部的事,就不告诉你们了!”张宇杰没有说下去,拿着法刀横在自己脖子上,看向罗睺恶鬼道:“你放了她,我可以自尽!”

    阎十一重新审视起张宇杰,觉得他此时的形象和刚才偷袭叶斩风时的模样判若两人,更没有了之前的傲慢,其中必然是有隐情的,便问边上的叶斩风道:“你知道么?”

    “可能是和龙虎山的道统有关!”叶斩风此时也稍稍冷静下来,严肃道:“龙虎山每一任掌门天师都姓张,但这一任却不是,继承道统的掌门天师此时在湾湾省,好像叫张三原。我听师父说,这位张三原天师想借这一次论剑会比,把道教祖庭移至湾湾省!”

    “还有这事?”阎十一虽然达到天师位阶,终归只算是法术界新人,这种门派密辛他是不知道的。

    “没想到叶师兄对我龙虎山的事也这么了解!”张宇杰凝着脸,接口道:

    “张三原确实是我张家正朔,是上一任掌门天师,也就是我曾祖的堂侄,但张三原想要把祖庭迁到湾湾省,这是龙虎山乃至整个正一盟威道各派都不会同意的!为此,张三原和现任掌门立下了君子协定,在新一代弟子中各挑出一名张家正朔进行对决。”

    “丹秋是龙虎山新一代弟子之中实力最为出众的,你又是张家嫡系,你娶了她,她就是内门弟子,她就可以替龙虎山出战!”阎十一总算明白了,道:“可总觉得有点吃软饭的感觉啊!”

    “面子里子什么的,我已经顾不上了,”张宇杰说得坦然,“只要她能把天师正朔重新落回龙虎山,我替她一死,值得!”

    阎十一突然知道了这么大的事,还是挺惊愕的,回头看了一眼罗睺恶鬼手里的秦丹秋,邪邪一笑道:“我看天师正朔还是由张师兄自己去争吧,这个秦丹秋的命我就带走了!”

    “乾坤借法,破!”

    异变突生,阎十一突然将手里的勾魂笔掷了出去,直接刺穿了秦丹秋的眉心,并且同时穿透了罗睺恶鬼的身体。

    “你……”张宇杰大惊。

    “你干什么?”叶斩风震惊。

    连罗睺恶鬼都木在那里,身体被穿透都没反应过来。

    而就在这时,秦丹秋的身体自被洞穿的眉心处发生变化,变成了一具丑陋的水尸!

    “这么大的尸气,你俩没闻出来么?”阎十一淡淡一笑。

    他在罗睺恶鬼抓着假秦丹秋进来的时候,就已经察觉到异样,只是别墅内外气息太杂,一时间无法确定。

    在听闻龙虎山密辛的过程中,他也没闲着,一直在确认秦丹秋的真假,直到完全肯定罗睺手中的秦丹秋没有生人气息,他才出手。

    “你还真狠心!万一你猜错了呢?”叶斩风凶狠的瞪了他一眼,又道:“你这恶鬼敢耍我们,我要让你知道戏耍茅山弟子的后果!”

    阎十一、叶斩风、张宇杰三人终于统一了一回意见,一致对外,攻了过去。

    叶斩风心中怨愤,和张宇杰一起把罗睺恶鬼给打散魂魄,收进灵符。

    另一边阎十一则与四面佛对战,被削弱了力量的四面佛很快就被打倒在地,恢复成刘靓靓本尊,即刻被制住。

    可就在这个时候,一道丽影从别墅外飞了进来,直取阎十一,想要把刘靓靓救走。

    阎十一将来人架开,怒道:“林月芹,你又来捡便宜,这回我可不会再让你得逞了,刘靓靓是我的!”

    来人正是林月芹,此时立在当场道:“就知道你这色胚不安好心,见刘靓靓身材好,长得漂亮,就想收为妖仆是不是?”

    阎十一看了刘靓靓一眼,见她此时身上衣服破败,好几处都走光了,不禁咽了一口唾沫,旋即反驳道:“你少血口喷人,我是那样的人么?”

    这时候,其他人收拾完鬼物,从四个方向进入别墅,见别墅里一片狼藉,刘靓靓坐倒在地,阎十一又与林月芹对峙,都是一脸的蒙圈,也不知该不该劝。

    林月芹道:“我是你的冥婚妻子,我说过,在阳间,你想找几个女人我管不着,但是女鬼,你一个也别想!”

    “我们只是形婚,用你管那么多?我爱找谁找谁,我就爱包养女鬼,怎么着?”阎十一也是气急败坏,却觉得这话说的不太合适,忙改口道:“我是为了除掉她,哪有你说的那么狭隘?你已经抢过我一回胜利果实了,还想再来一回?再说你是敌是友我还不能确定!”

    “你……”林月芹气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