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276章 布阵
    可能是大战在即,大家都没吃多少,连包紫也只吃了三十几个煎饼,嗯,就三十几个……

    阎十一把房间里的所有法药都拿了出来,堆在茶几上,清点了一番之后,又把炼制十阴汤的材料数了数:“怀胎二月孕妇的指甲,怀胎五月孕妇的妊娠皮脂,临盆孕妇的羊水,刚落生的胎衣胎盘,刚出生孩子的胎粪,出生一周孩子的胎毛,分娩后孕妇的初经……”

    “这些东西的味儿真是……”阎琉舞捂住鼻子,有些想吐。

    “姐,你这就受不了了?”阎十一又从卧室衣橱里搬出来一个三个脚,腰身粗细,四五十公分的陶制品,“那要是熬制成十阴汤,你不得直接被熏死?”

    “你难道要用这些东西熏死刘靓靓吗?”阎琉舞把窗户打开,“你还拿个大缸?腌咸菜么?”

    “这不是缸,是釜!”阎十一把大釜放在一旁,“这玩样儿是我在陶器市场淘到的,年代挺长了,平时我可不舍的用!”

    “斧?你当我瞎啊?怎么看也不像斧子啊?”阎琉舞围着大釜转了几圈。

    “琉舞姐,这不是斧子的斧,是破釜沉舟的釜!”包紫摸了摸大釜的边缘,“这是古代用来做饭的锅,我看这东西年代挺久了,虽然做工粗糙,至少也是秦汉时代的东西,价格不便宜吧?”

    阎十一道:“一百块钱买的,那个小贩似乎也没看出来这是秦汉时期的文物。”

    阎琉舞道:“我在军队里也有过这方面的培训,有时候为了接近一些非法古董商,需要掌握这方面的知识,可也没见过这种东西,看上去没什么参考价值啊!”

    “当然没什么价值了,就是老百姓煮饭用的锅,能有什么价值?”阎十一在大釜内缘摸了摸,手上就沾了点红色的东西,“不过这口锅里有朱砂,我猜是以前有道士用这口釜炼过药,仔细闻一闻还依稀可以辨别出各种药味,这种经年累月的古物用来炼制药汤,效果会好很多。”

    “还真是!”包紫趴在大釜边缘闻了闻,仔细打量,才道:“和我家的那口祖传的九龙药鼎一个味道,里面边缘还有些药垢沉积下来的斑点,不过和专业药鼎比起来,这个档次就太低了。”

    “我又不炼药,不用那么好的东西,”阎十一用布把内缘擦了擦,“不过用这东西来炼九阳泉和十阴汤必然效果倍增,现在万事俱备,就差师叔把九阳泉带来了。”

    “来了,来了!”说巧不巧,唐四藏此时就扶着老腰回来了,脸上却是青一块紫一块的,把手里的一大包东西交给阎十一。

    “师叔,你这是怎么了?”阎十一把他扶到沙发上坐下,“难道重能大师不愿意给足底血,你硬抢来的,然后被国清寺的和尚打了?”

    “你小子瞎说什么呢?”唐四藏揉揉脑袋上的大包,道,“重能方丈听说了邪财神这件事,不仅给了足底血,还派了他坐下玄苦、玄难两位弟子来助你一臂之力。”

    “玄苦,玄难?天龙八部么?”阎琉舞一愣,“那他弟子里面肯定还有个破了色戒,生下虚竹子的玄慈了呗?叶二娘也有?”

    “姐,人家就是重名了,没那么巧!”阎十一正愁缺人手呢,没想到打瞌睡有人送枕头,“这样最好,到时候我在刘靓靓老巢布下阵法,让这两位前辈在外面守阵,可这跟师叔你这满头包好像没关系啊!”

    唐四藏叹口气,恨恨道:“就在刚才,我和弥勒一起把玄苦玄难两位大师安排在了附近的宾馆,往这里来的时候,经过一个小弄堂,一个穿袈裟的小鬼说要收弥勒为徒,我一开始不信他的鬼话,就和他打起来了,没想到他是真厉害,拿着一根木鱼槌直敲我脑袋,我就成这样了。”

    “那个小沙弥鬼该不会是十戒和尚吧?”阎十一想起来,十戒和尚说有心事未了,难道指的是受张弥勒为徒?

    “对,就叫十戒!”唐四藏叹了口气,“后来弥勒认出他来,说是在镇天师古庙里帮过你,又解释了一番,才相互和解,弥勒就跟他走了,我这才上楼来。”

    “这倒是也好,老二能有名师指点也算是他的佛缘,”阎十一点点头,“不用管他了,咱们干正事,得赶在明天晚上之前把所有事情安排好,至少要在刘靓靓老巢周围布上阵法。”

    阎琉舞道:“布阵的事情我不懂,可是刘靓靓老巢所在的别墅和沈家差不多大,少说也有一千平米,一个阵法能困住刘靓靓么?”

    阎十一则道:“布阵是为了不让里面的鬼物逃出来,刘靓靓的修为,恐怕没有阵法能困住她,甚至连她身边的空行修罗和地行修罗都困不住,我原本的计划就是布一个四灵阵,让师叔、包紫、丹秋守东南西三方,然后让苏晓和邱雯辅助老姐你守住最北边。但现在有玄苦玄难两位高僧相助,就不用这么麻烦了,姐你只需要调集警力,把别墅四周封锁就行。”

    “这个主意倒是不错,”唐四藏想了想,却又觉得不妥,“可我们都守在外面,刘靓靓不出来也不行啊,总得攻进去,你难道想要单枪匹马杀进去?”

    “我就是这个意思!”阎十一双手一摊道。

    唐四藏赶忙否定:“那怎么行?你以为你是三头六臂的哪吒?光刘靓靓一个人就够你受得了!”

    “不不不,我的意思是,”阎十一解释,“我偷偷潜进去,把里面的布局打乱,至少要拆了九耀邪阵,这样你们从四个方向攻进去时,刘靓靓也会乱了阵脚,而我有邱雯和苏晓相助,不会有事的,何况我还有阴冥虎符,到时候我要是真到危急时刻,我不信咱钟馗老祖不借兵!”

    “那还是太冒险了!”唐四藏依旧不放心,“要是再能来几个帮手就好了!”

    “这好办,我给师父打电话,”包紫拨通了电话,一通撒娇撒泼撒野之后,才放下电话,晃着脑袋得意道:“大师兄和二师兄,还有杨浪师弟就在甬城做法事,明天能过来!”

    “这个也好!”阎十一点点头,有叶斩风师兄弟三人相助,那是极为不错的,但秦丹秋的脸色却很尴尬。

    “请问,阎十一阎法师在家么?”这时候,门外想起了敲门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