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275章 九曜凶阵
    阎十一闭着双眼,但眼前的景象却依旧在脑中呈现出来,随着神识的操控,视线拉高,越过围墙,便看到了别墅里面的情景。

    别墅内的布局十分华丽,视线所及处,亭台楼阁,雕梁画栋,古树栉比,枝叶繁茂,但最引人注目的是一棵四五米高的芭蕉树,树身上到处都是用木板钉起来的补丁,补丁的缝隙里,偶尔还有黑色小手伸出来,依稀还能听到小孩的呓语声。

    阎十一扫了一眼,整个树身上至少有上百个补丁,每个补丁都是巴掌大小,以至于整棵树看上去就像是用补丁拼接起来的,十分的怪异。

    而这芭蕉树又掩藏在其他大树和楼阁之间,寻常人就算侥幸看到别墅内的情况,也无法看见这棵芭蕉树。

    阎十一再度调动视线,近距离观察树身,趴在一个补丁的缝隙往里观瞧,里面猛然扑出来一张脸,却又是一只裂头鬼婴!

    突如其来的鬼脸,吓得他不自觉收回了神识,惊醒过来,“尼玛,一树的裂头鬼!”

    “裂头鬼?”阎琉舞一愣,“你说的该不会是古曼童吧?我在金三角执行任务的时候见过这东西,很邪门!”

    阎十一点头,把自己在医院遇到的事说了一遍,修整了一番道:“确实是古曼童,但和一般的古曼童又不太一样。通常的古曼童是以堕胎或者意外死去孩子的灵魂,入驻不同材料制成的儿童模型中,并通过法师法力的加持,有安宅保家的功用,和五大家仙一个道理,但这里的古曼童很不一样。”

    秦丹秋接着道:“按照你所说,那个黑古曼童之所以缠着那个女孩,就是为了抢夺她腹中的胎儿?难道这种古曼童需要用流产胎儿炼制?”

    “我也不太清楚,”阎十一摇摇头,“这种南洋巫术,我了解不多,不过这些鬼童被安置在芭蕉树里,产生的怨念可不弱,每棵树至少上百个,如果按你所说一共七棵的话,那就至少有近千个这样的鬼童,如果列成阵法,确实可以阻止任何鬼神进入,包括咱们的元神!”

    秦丹秋思索了半晌,疑惑道:“可什么阵法能有这么大的威能?我曾试过用天眼进入天师府里的镇妖塔,也没受到塔内外阵法的阻隔。”

    “这个么……”阎十一想了想,“我看最有可能的是九曜凶星!”

    “九曜凶星?”阎琉舞不解道,“姐我虽然不太懂,但也知道,九曜星可是天上神官,除了太阳太阴星君,还有金木水火土五德星君,剩下的两个是计都星君和罗喉星君,怎么会是凶星?再说丹秋不是说只有七棵芭蕉树么,怎么算也算不到九星啊!”

    阎十一则道:“九曜星之中,计都罗睺两星原本就是两颗隐曜,隐而不出,但与北斗九星里的左辅右弼不同,这两颗乃是凶星,一旦出现,必有大难,现而不隐,必有大灾。咱们要拆了这里,除了要牵制刘靓靓,还要注意这两颗隐曜,其他能见得到的鬼物都不会是问题。”

    “那咱们什么时候行动?”阎琉舞道。

    阎十一计算了一下时间:“明天晚上吧,今天先回去,等师叔回来,我要把九阳泉和十阴汤先准备好,我要生擒刘靓靓!”

    阎琉舞道:“别墅里这么多鬼童,也不知道还有多少其他鬼物,不该来个斩首行动?还生擒?这任务难度都到SSS级别了!还有,刘靓靓也不傻,她明知道你要抓她,她难道不会跑了?”

    阎十一则道:“姐,我问你,你平时抓的那些罪犯头目,不也知道随时会有人去抓他们么?他们为什么不跑?”

    “这还用说,他们觉得自己的实力足够抗衡特种部队呗!”阎琉舞这么一说,便明白过来了,“可你为什么非要生擒她?”

    阎十一没有回答,带着两人撤退,退到了西林湿地外,才道:“为了找到咱爸妈!”

    阎琉舞不解:“怎么说?这事儿找我大侄子你儿子阎玉煞,或者我弟妹你媳妇儿林月芹,问一问不就清楚了?”

    “姐,咱能不能不把关系拎这么清?他俩跟我没一毛钱关系!”阎十一白了她一眼,又道,

    “可姐你想想,阎玉煞和林月芹两人肯定是知道咱爸妈下落的,但两人就是守口如瓶不说,且他两人更是来无影去无踪,不仅不好找,似乎也一直有意隐瞒。还有此前在鬼界,他两人还被阴司通缉,说是什么不死鬼界的要犯。”

    “难道咱爸妈也在那个不死鬼界中?”

    阎十一凝眉,继续道:“这个我不敢肯定,但我不想再这么被动下去,刘靓靓能炼制出不属于阴阳两界的鬼物,显然也来自那个不死鬼界,我想从刘靓靓口中得知一些不死鬼界的事情,也许还能问出咱们爸妈的消息!”

    “好,姐支持你!”

    ……

    三人回到住处,开始准备相关事宜,没多久包紫也回来了,神情很是沮丧。

    “那个女孩……”看着包紫的神色,阎十一已经猜到了结果。

    包紫略显悲伤,惨然道:“那女孩已经怀孕快三个月了,却不知道孩子爸爸是谁,又因为年纪还小,怕父母知道,也没钱上医院,就吃了许多避孕药,导致大出血,送到医院的路上,又被那个小鬼缠上,之后手术的时间太长,还没能有效止血,失血太多,所以、所以……”

    包紫说不下去,伤心的扑到阎十一怀里,哭了起来。

    医者父母心,对于一个有责任心,有职业操守的医生来说,一个活生生的人死在自己面前,必然是不好受的,尤其如包紫这样医术精湛的,一个鲜活的花季少女在她面前流逝了生命,更是受不得这样的挫败。

    阎十一拍着她的肩以作安慰:“这也是邪财神刘靓靓做的孽,那个古曼童小鬼也是她养的,我们已经发现了她的老巢,正计划将她彻底铲除!”

    “真的?”包紫擦了擦眼泪,“我们该怎么做?”

    “这个么,等师叔回来咱们一起商量!”阎十一知道想要彻底拔出邪财神并不容易,但此时也是故作轻松,道:“咱们忙活了一天,先吃饭吧,我去给你们摊煎饼!”

    但大战的气息依旧弥漫开来,谁都感到紧张无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