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274章 裂头鬼
    “鬼呀!”

    手术室里一阵尖叫,医生和护士一个个脸色惨白,慌张的冲了出来,一起冲出来的还有一道小黑影。

    阎十一眼疾手快,从马甲里抓出一把五帝钱朝黑影打了过去。

    “噗噗噗……”五帝钱打进黑影的身体,将其拍到墙上。

    阎十一这才看清楚黑影的样子,只有一般婴儿大小,浑身黢黑,一口白色獠牙,双眼一红一白,借着医院走廊的灯光,还能清晰地看到,这鬼物是由几块皮缝制起来的,就像是布娃娃一样,针脚做的极差,好几处缝合的地方都没严丝合缝,有血肉从里面流出来。

    最骇人的是这小鬼手里还捏着一团软肉,那是流产下来的婴儿尸体!

    那么,这东西不是流产怨婴!

    阎十一分辨出来,心里却又茫然,像这么缝起来的鬼物,他在三钱山见过,那只贪财鬼,可这小鬼又与贪财鬼不同,怕符咒法器,防御力和战斗力与贪财鬼也不是一个档次的。

    “呜啊——”小鬼呲着牙朝阎十一吼了几声,贴在墙壁上想要绕过阎十一逃走。

    阎十一当然不能放它走,从马甲里扯出一段朱砂线,串上五帝钱,当成鞭子朝小鬼抽了过去,小鬼不退反进,竟然攀附朱砂线朝阎十一奔了过来。

    “找死!”阎十一手腕一翻,勾魂笔落在手里,朝小鬼刺了过去,正中眉心。

    小鬼嗷的一声,偏转了身形,硬生生脱出了勾魂笔,逃回手术室,但它脑袋也遭到了重创,黑血流了一地。

    阎十一赶忙追了进去,但此时手术室里空空荡荡,只剩下包紫正在为那个女孩止血,女孩的父母昏死在地上。

    “那小鬼呢?”阎十一扫视了一圈手术室,却是发现手术室内的排气管道被撕裂了,想来是从那里逃走了。

    阎十一回转身来,朝手术台上看了一眼,这女孩脸上已经没有血色,下体鲜血淋漓,模糊一片,便道:“这么厉害的鬼物,你怎么不喊我进来?”

    包紫手上不停,替女孩缝合创口,道:“一开始我以为是流产怨婴,就想用惊妖咒把它驱赶出来,可试了许多次也没能奏效,我是想让你进来看看,但女孩的父母不同意,主刀医师也一不支持,不认为是鬼物作祟,可手术持续了几个小时,也没能把女孩腹中的婴儿拿出来。我只好提议用九九神针一步步将它逼出来,可没想到出来的不是流产怨婴。”

    “我知道,”阎十一皱眉,“我去追那只小黑鬼,你安心在这里做手术,尽量挽救她的生命。”

    说完在手术室四周贴了镇凶符,随后出了手术室,用黄表纸沾了点小鬼留下的血,折成纸鹤模样,然后点燃焚烧,纸灰在空中盘旋,再度凝成纸鹤模样,飞出窗外。

    阎十一赶忙跟上,经过服务台的时候,见到那些医生护士都躲在里面,便扯了个谎:“那只是一只野猫,已经逃跑了,快进去救人!”

    然后马不停蹄跑出医院,跟随纸鹤追踪小鬼。

    纸鹤一直贴着地面快速行进,阎十一知道,那只小鬼是在下水管道里,他也清楚,一只有实体的鬼必然不是普通鬼怪,脑中回忆着小鬼的模样,最后得出结论是:裂头鬼!

    这是源自南太平洋菲佣国、萨瓦迪卡国等华夏附属国的邪术炼出的恶鬼。

    此时正是晚上七八点钟,人群密集,纸鹤贴着地面,几度被行人不小心踩散,好在阎十一的法力够丰沛,纸鹤散了又能凝聚起来。

    紧随纸鹤,阎十一穿梭在人群中,一个多小时,狂奔近二十公里,要是去参加马拉松,估计都能得冠军了。

    连续不断的奔袭,加上操控纸鹤的法力消耗,阎十一再强悍的体魄也经不住这么折腾,停在路边喘了几口大气,总算缓过劲来,再度沿着纸鹤留下的气息追过去。

    又跑了几公里,才发现居然到了西林湿地!

    他甚至还看到了沈家别墅的轮廓,不禁让他心脏跳了一下,不过纸鹤并没有飞进沈家别墅,而是沿着沈家别墅的围墙向北继续飞行,又绕过沈家别墅后边的人工景山,才停在景山北边的一座大别墅围墙下。

    别墅围墙很高,看不到里面的情况,阎十一左右打量了一番,发现这别墅的占地面积居然不比沈家小。

    “十一?”这时候边上草丛里突然出来两个人,居然是阎琉舞和秦丹秋,阎琉舞二话不说拽着阎十一多进了路边的树林子里,“围墙上有监控,容易暴露。”

    “姐,你们怎么在这儿?”阎十一疑惑,旋即就想明白了,“难道沈董事长发现的就是这个别墅?”

    阎琉舞点头:“对,昨晚沈家的老管家沈福就偷偷摸摸进了这个别墅,沈董事长也按照你的嘱咐,只让保镖跟踪,并没有跟进去。”

    “那最好,”阎十一深呼了几口气,“如果这别墅就是刘靓靓的老巢,谁进去谁死!你俩应该还没进去过吧?”

    “围墙上有电子线和监控探头,不太好进,我用无人机尝试了一下,但还没越过围墙,就被人用石头砸下来了!”阎琉舞从背包里拿出一个碎了的小型无人机。

    “是空行修罗干的,”秦丹秋补了一句。

    阎十一了然,“也对,在黄家三村的时候,我就奇怪,刘靓靓都出现了,那对空行修罗和地行修罗却没出现,看来刘靓靓是真在这里了,那你们有什么别的发现没有?”

    “不算太多,”秦丹秋道,“我和琉舞姐没法翻墙进去查看,我便用元神……”

    “你元神刚恢复,又用?”阎十一惊讶,关心道,“可能会造成二次伤害的!”

    秦丹秋见阎十一那么关心自己,心里一暖,但脸色却是一冷,道:“我只是用元神开天眼,探一探里面的情况,但里面有个十分厉害的阵法,是用七颗怪异的芭蕉树摆下的,我的元神穿不过去。”

    “对哦,到了天师位阶,可以开天眼了,我也来试试!”阎十一盘膝坐在地上,在额头上贴了一道凝神符,加强体内的元神力量,将神念全部集中在眉心,“天眼,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