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273章 九阳泉,十阴汤
    “什么意思?”张浩然愕然。

    阎十一从浴室里走出来,擦了擦手,道:“就是让你小子长点记性,一碗血给你女……朋友换回一张完美脸蛋,不值得?”

    张浩然看了看月月,确实恢复到之前的容貌了,心里翻着波浪,看到月月额头上的那个印记却又皱起了眉头,看着阎十一有话想说,却又有些不甘心。

    阎十一也当没看见,写了两道禳宅镇凶符,让月月带回去贴在宿舍前后门上,才送走两人。

    “有你的啊,十一,整人功夫见长啊!这么一碗血,都够和岛国的老师交流一个月了。”张弥勒看着茶几上满满一碗血,“我给你去倒了吧,万一让警察叔叔发现了,还以为你私自抽血卖血呢。”

    “别动!”唐四藏把血碗拿过来,“这可是童子精血,正好十一用得上。”

    “能用来干嘛?喝么?”张弥勒疑惑。

    阎十一给了他一个爆栗,道:“对付刘靓靓用的,她是妖,而且还不是普通的妖,对付她,我打算用九阳泉、十阴汤,这童子精血就是九阳之一,为少阳血泉!”

    唐四藏接口道:“是呀,只要你们这些年轻人童子功不破,气血旺盛,就能使自己百邪不侵,百鬼莫近。”

    “那破了的呢?难道就容易遇到邪祟了?”张弥勒脸色一苦。

    唐四藏笑道:“那也未必,只要不纵欲过度,偶尔为之,反倒是可以使体内阴阳调和,只不过此时血中有阴柔气息,总归没有少阳之血那么纯净了。但此时男子体内有阴柔衬托,阳气会上升至男子头顶百汇,百会穴上的头发阳气最足,把已婚男子洗头的水收集起来,就是九阳泉中的中阳溢泉。”

    “少阳血泉,中阳溢泉,还其他七种呢?”张弥勒听着有趣,问道。

    阎十一道:“还有烈阳汗泉,取自而立男子身上的汗液;至阳汩泉,取自不惑男子口中唾液;极阳溯泉,则是知天命男子的眼泪;暮阳滖泉,取自花甲男子眉心血;残阳洃泉,取自古稀男子鼻下人中血;冥阳浡泉,取自八十老翁心头血。”

    “一、二、三……只有八种,还一种呢,听着好像很麻烦的样子。”

    唐四藏道:“这八种阳泉有几种获取有难度,但比起最后一样,都不算什么,最后一种纯阳涌泉,要取百岁以上高龄的法术界宗师大佬的足底血,先不说法术界现存的百岁宗师没几个,就算还活着,都在山里隐居,未必见得着面。”

    “反正这事儿交给师叔您了,我知道你可以的!”阎十一则赶忙带着包紫走了,“我和包紫去医院妇产科收集十阴汤!”

    “十阴汤?妇产科!”张弥勒猥琐的转了转小眼,“十一哥,等等我,我跟你一起去!”

    “你回来!你跟我一起去国清寺找重能方丈,离江城最近的只有他了,他好像去年就一百岁了!”唐四藏拉住张弥勒。

    “唐师叔,我又帮不上忙,我觉着还是跟十一去好了!”张弥勒不乐意了。

    “妇产科里都是孕妇有什么好去的?看人家哺乳啊?你看的那些小电影里还不够多吗?”唐四藏拽着他也出了门,“再说人家带着包紫,你去当电灯泡,合适吗?”

    “谁说我去看人家哺乳了,我是去给他打下手的,唐师叔,你可别污蔑我,我是正人君子。”

    “你还正人君子?佛门的脸都让你丢完了!少废话,跟我走!”

    “哎呀,说话就说话,干嘛动手打人……”

    ……

    阎十一和包紫出来,直接打的去了医院,来到妇产科,这里有炼制十阴汤所需的东西。

    “这里你比我熟,就交给你了!”阎十一把任务交给了包紫,去妇产科他总觉得有些尴尬。

    包紫的母校江城医科大和江城人民医院有合作关系,包紫是学校里的高材生,又有她爷爷的关系,在江城人民医院,上至院长下至门卫大爷都认识,进医院各个病房科室也很容易。

    “那你先在这里等等吧,”包紫点点头,自己进去了,又回转身俏皮道,“不许勾搭其他姑娘哦!”

    看着包紫走进去,阎十一才想起来,两人已经是男女朋友了,虽然过程很意外,很不经心,总归是在一起了。

    脱离了单身狗大军,阎十一却没觉得有特别的地方,便趴在窗台前百无聊赖,回忆着这半个月来的点点滴滴,这一趴就是好几个小时。

    “医生,医生,我女儿这是怎么了,突然会大出血?”这时,楼梯口的电梯门打开,一对中年夫妇和四个护士推着一张病床急急朝妇产科跑过来,床上躺着一个二十岁左右的女孩,脸色煞白,下身已经被血染红。

    其中一个护士道:“应该是流产了!”

    “什么,流产?”中年女子大惊失色,“可、可我女儿才这么小,连男朋友也没有,怎么会流产?”

    阎十一看着病床上的女孩,摇了摇头,现在小姑娘这样未婚先育甚至流产的例子实在太多,没什么好惊奇的,可就在他收回目光的一刹那,却是看到这小姑娘的下身出现了一抹黑影。

    但等他再看过去,小姑娘已经被推进手术室了。

    阎十一凝了凝眉,集中心神朝妇产科望了望,确实看到有一道黑气残留。

    鬼气?

    阎十一往里走了几步,鬼气更加明显,直到手术室门口才断绝,他才肯定,那个小姑娘可能是被鬼缠上了,要是不及时处理,这小姑娘会有性命之忧。

    但他不是医院的人,不能随便进手术室,便赶忙去找包紫,可找了多个病房,却是没有包紫的身影,反倒是病房中待产的准妈妈或者哺乳的妈妈们,抬头很好奇的看着他。

    阎十一老脸一红,半遮着脸继续硬着头皮找,总算在最里面的病房里找到了包紫,见她收集完材料正在逗一个小婴儿,便把她叫出来,把那小姑娘的情况说了一遍。

    “难道是流产怨婴?”包紫猜测,把收集好的东西交给阎十一,立即和妇产科的医生沟通,换了白大褂,做了相关的卫生清洁,才进了手术室。

    阎十一站在手术室外面,听着小姑娘的哭喊声,心里着急的很,来回跺着步,许久才反应过来:“又特么不是我媳妇儿生孩子流产,我急什么?”

    又过了几个小时,天都擦黑了,手术依旧没有结束,就在阎十一人困马乏之时,手术室里传出来尖叫声:“鬼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