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272章 失踪的网红
    月月的脸暴露在众人眼中,她的左半边脸,额头上还有那块像胎记的东西,缩在阎十一画的圈范围之内,可她的右半边脸却是凹凸起伏,龟裂开来,还有丝丝血迹从里面阴出来。

    要不是现在天亮了,看到她这副尊容,阎十一估计会毫不犹豫出手,把她当女鬼打死。

    阎十一先把月月扶到沙发上,围着她转了好几圈,却迟迟没有动手。

    张弥勒也算是吃过见过的主,看着月月这样子,又口无遮拦道:“妹子,要不是之前见过你,说不定就以为你是从未来穿越过来的终结者呢,你这模样阿诺·施瓦星格来了都得吓一跳,幸好你遇到了咱十一哥,他可是所有妖魔鬼怪的终结者!”

    “你少说一句没人当你是哑巴!”阎十一裂了他一眼,抬起月月的下巴,手上夹了一张灵符,准备贴上去。

    “喂,你干什么?”这时,和月月一起来的那个男孩把阎十一的手拍了开去,“你治病就治病,别动手动脚的!”

    “你又是谁?”阎十一皱眉看向男孩儿。

    “他是我朋友,叫张浩然,是南岛酒店餐饮部的领班,这些天都是他陪着我。”月月怕惹怒了阎十一,赶忙解释,又拉了拉张浩然道:“小浩,你不要冲动,阎法师是我朋友,不会伤害我的。”

    张浩然道:“可是月月,他这么年轻,比咱们大不了几岁,你确定他不是骗子么?我看他装神弄鬼的,根本就是想占你便宜。”

    阎十一上下打量着男孩儿,见他年纪不大,却一点也不犯怵,做事有点莽撞,倒也不失正气,又见他看向月月的眼神除了关切,还透出来丝丝爱慕,便猜了个七七八八,笑着道:“你是月月男朋友?”

    张浩然语塞,脸腾地红了起来,看了一眼月月,眼神闪烁道:“不、不是,我们、我们是很好的朋友,月、月月她……我们是朋友!”

    阎十一把一切看在眼里,也不点破,使了个坏,想试试这男孩儿,便道:“小浩是吧?既然你怕我占月月便宜,那好,我现在不碰她了,我用其他方法给替她驱邪,但前提是要一碗纯阳精血,我的血太贵你们买不起,就用你的好了,你应该还是童男子的吧?”

    张浩然尴尬的皱了皱眉头,他不知道阎十一说的方法灵不灵,但这几天他带着月月已经走遍了江城的各个大小医院,也去过寺庙道观,钱花了不少,却效果寥寥,又看了一眼兀自垂泪的月月,咬了咬牙道:“好!”

    “那就来吧!”阎十一倒是一点不客气,拿起他的手,一连划破他五根手指,拿过一个小碗接血,“要一满碗,少一滴都不行!”

    “嗯!”张浩然疼得脸色煞白,却是咬着嘴唇强忍。

    阎十一轻笑一声,不再管他,再度夹起灵符,灌入罡气,灵符燃了起来,便在月月脑袋周围熏染,嘴里念着惊妖咒。

    咒语灵符一激,月月的右半边脸便开始起了变化,龟裂的皮肤蠕动起来,就好像下面藏着什么东西似的,不断有血水从缝隙中渗出来,还发出“吱吱吱”的叫声。

    “小小恶鬼还不现身!”阎十一豹眼一瞪,手中拿着十几枚五帝钱,不断嵌入月月的脸上,发出“噗噗噗噗”的声音,几乎把月月给毁容了。

    “你!”张浩然一见,很是心疼。

    “别动,你动一下,月月的脸永远没法恢复了!”阎十一威胁一句,见他强忍不动,才继续自己的动作,将一张黄表纸贴在月月脸上,用朱砂笔写下一道敕令,

    “乾坤借法!”

    罡气灌入敕令,黄表纸立时烧了起来,月月脸上发出一声尖叫,阎十一手下不停,用中指连续把十几枚五帝钱弹飞出去。

    与此同时,月月脸上也掉下来一个东西,看起来像个龟壳。

    阎十一用勾魂笔戳进‘龟壳’中,挑了起来,众人才看清了这东西的模样,龟壳内部长了一只眼睛,一张嘴,此时正吱吱嚎叫。

    唐四藏瞧了瞧道:“这不就是只食气鬼么。”

    “啥是食气鬼?”张弥勒凑近了看看,“长得比我还难看。”

    阎十一也不姑息,用黄表纸将食气鬼抱起来,用杀鬼符直接杀灭,道:“这种鬼其实很难在阳间生存,他靠吸食生人身上的死气才能存活。”

    张弥勒不解道:“不对呀,你都说是活人了,哪有死气?”

    “谁说活人没有死气的?人每天都在新陈代谢,这‘陈’就是死气。”阎十一又调制了八阳琼浆给月月敷脸,继续解释道:

    “但这些死气可不足以让食气鬼生存,只有将死之人,常接触尸体的人,身上的死气才会比平常人多。而月月这种又属于另一类,她本就被其他鬼物缠上,死气自然少不了,但她又天天用化妆品遮盖,致使脸上的死气没法及时散发出去,导致死气淤积,才把食气鬼引来的。”

    “阎法师说的一点都没错,自从脸上出现异状,我就一直用化妆品遮掩,甚至连睡觉的时候都不卸妆,没想到会引来这么可怕的东西。”月月见自己并不是毁容,顿时放下心来,虽然左边额头上那个印记还没有消失,心情总算好多了,又道:

    “阎法师,我们脸上的变化都是那个食气鬼引起的么?玲玲姐她们三个是不是就是被这个食气鬼抓走的?”

    “应该,还有其他恶鬼吧。”阎十一尽量把自己的语气放平缓,免得再度刺激到月月,点了点月月额头上的印记,道:“这只恶鬼还不简单,我甚至察觉不到丝毫邪气,不过好在这一星期,它没有找过你,不然仅仅凭我这画地为牢的朱砂圈可困不住。”

    “可它抓走了玲玲姐、天天,还有倩倩,法师你能把她们找回来么?”月月还是被吓到了。

    “这事儿还真不好办,”阎十一想了想,“失踪这么多天,我想派出所应该可以立案了,你先报警,两天后我去你那里找你!”

    “喂,你不是说要用我的血才能治好月月的吗?可你怎么不用……”张浩然在一旁还在往碗里滴着血,却不敢动。

    “赶紧止血吧,再滴下去你就失血过多了,傻小子!”阎十一进去浴室洗手,不管张浩然。

    包紫上来给张浩然包扎伤口,笑道:“他逗你玩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