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271章 可怕的鬼脸
    听到月月的无力求救声,阎十一才想起来,自己曾许诺过她,只要自己命劫回来,肯定是要帮她,便道:“月月,你别着急,你现在情况怎么样?是被抓走了么?”

    “还、还没有,但是倩倩四天前失踪了,和玲玲姐、天天一样,再没有回来过。”电话那边月月抽噎着。

    阎十一忙道:“你的脸有继续恶化么?”

    “自你在变异的那块印记上画了圈之后就没再扩大了,”月月抽泣几声,却哭得更伤心了,“可是、可是我另一半脸,另一半脸毁了!”

    “怎么回事?你能说清楚点么?”

    “我、我不知道怎么说,法师,你能来我的宿舍么?”

    “这、恐怕不方便!”阎十一正在等沈国栋的消息,还要准备后续的事宜,如果真如他猜的那样,黄家三村被他杀掉的只是邪财神的替身,那么接下来他还会有一场硬仗要打,需要准备的东西也会不少,

    便道:“你来我这里吧,我这里法药法器齐全,比你那里安全,我的地址是九溪镇XX街XX号顶楼。”

    “好、好吧……”月月有些为难,但还是挂了电话。

    “这事似乎也不简单,会不会和玲珑所说的千面俏夜叉有关?”秦丹秋也知道事情的经过,问了一句。

    阎十一想了想道:“有可能,都是和脸有关系,等把邪财神这件事结束之后,得好好调查一下这个千面俏夜叉。”

    两人合计完,便出了卧室,却是见到包紫和阎琉舞两人四仰八叉的睡在沙发上,桌子上还有黑漆漆的煎饼碎末。

    “嘟嘟嘟嘟——”殇阳真人只有五六岁儿童智商,又是鬼魂,见到生人睡觉,本能的上去戏弄,不住朝两人吹起。

    阎琉舞倒是睡得很死,包紫可是法师,虽然有点偏科,但对鬼气的感知还是十分敏感的,眼睛还没睁开,就从挎包里拿出一张定鬼符准确的贴到了殇阳真人的额头上,睁开眼大喝道:“哪里来的小鬼?”

    “娘亲,娘亲……”殇阳真人被定鬼符定住,恐惧的很,忙哭着看向秦丹秋。

    “娘亲?”包紫抬头却是见到阎十一和秦丹秋两人浑身湿漉漉的被汗水浸湿了,睁着双眼不可思议道:“你们这也太神速了吧?研究神符还能研究出一个这么大的孩子来?还是个鬼童子!”

    阎十一两人尴尬,把事情说了一遍。

    “这是殇阳前辈?”包紫一听也是惊讶,把定鬼符揭去,“这也太可怜了,我看还是我领养他吧,反正我师父也经常弄点鬼回来养着玩儿,不会怪我的!”

    “额……”阎十一心说包紫也是胆够肥,人家巴不得把养鬼的事瞒住,她倒好,直接合盘脱出,不过他也知道,茅山术里面有许多是和养鬼有关,法术界也是心知肚明,只是不言明,这倒是让他有了个理由为自己辩解。

    “不必了,”秦丹秋则把殇阳真人收进灵符收好,“我从小到大没有什么朋友,以后也不会有太多朋友,就让他陪着我吧。”

    说着还颇有深意的看了看阎十一。

    阎十一顿时领悟,觉得尴尬,赶忙起身,“咳咳……我去给你们摊煎饼当早饭!”

    可还不等他走到厨房门口,电话又响了,是沈国栋打来的,便接了起来:“沈董事长,事情怎么样了?哦,好,我知道了,接下来的事就交给我吧,您千万别打草惊蛇,最多两天,应该就能全部解决。”

    “怎么,真让你猜对了,邪财神没死?”阎琉舞醒了过来,站起来大大的伸了个懒腰,把雪白的肚脐都露出来了。

    阎十一点头,在房间周围加固了阵法,免得被鬼神偷听去,凝眉道:“邪财神刘靓靓确实没死,而且藏身的地点离沈家不远,也在西林湿地,现在趁着她还不知道咱们已经发现了她的老巢,得做好万全的准备,给她致命一击。”

    又想了想,便吩咐道:“姐、丹秋,你俩先去沈家,和沈董事长合计一下,先探一探刘靓靓的老巢布置,我去准备一些专门对付妖的法药和法器。”

    “好!”阎琉舞和秦丹秋答应,两人直接去了沈家。

    阎十一则在脑中搜索着相关的记忆,在纸上写下一连串的东西,正准备打电话给师叔,唐四藏则扶着老腰和张弥勒回来了。

    两人灌了几口茶之后,唐四藏才道:“黄家三村的事解决差不多了,祠堂已经清理了,黄小星的父母也超度了,那条一尺巷也被拆了,里面还真有四十九具棺材,都是黄家中村一百零六户村民的亲人,也是作孽,上一辈为了福泽子孙,居然都是自愿被浇筑在围墙里的。”

    “这个我猜到了。”阎十一清楚,华夏国的百姓都十分淳朴,尤其是上面几代人,虽然思想保守,甚至迂腐,却很有信仰,但凡是他认定的事,豁出命去也未必不可,尤其是能让后代子孙过上好日子的事,棺材被葬在水泥墙里也就不是什么大事了。

    唐四藏更是叹息:“如今这个时代呀,只有老对小,没有小对老,这些不肖子孙,还真把自己家长辈葬在围墙里,这可是极损阴德的事,好在邪财神已经死了,这事也算完结了,不然我这把老骨头也得搭里面了!”

    “可能还没有结束!”阎十一把自己的发现讲了一遍,又把自己写好的东西交给唐四藏道:“这些东西可能不太好找,师叔你人脉广,还得麻烦您老人家替我跑一趟。”

    “这刘靓靓还真够狡猾的,居然跟咱们玩灯下黑!”唐四藏看着清单,“这些东西可不便宜啊!”

    “没事,到时候有人会买单的!包紫,走,咱们也去沈家。”阎十一倒是不怕收不回本,准备和包紫一起也去探探情况。

    “阎法师!”这时候,门外进来两个人,前面一个看身形应该是个女的,大夏天的却穿着大风衣,带着大围脖,大口罩,大墨镜,大帽子,把整个人捂的严严实实。

    身边的是个二十上下的小伙子,眉清目秀的倒是有些小帅,脸上有些焦急和不安。

    女子进来之后,把门关上,还上了锁,才走到阎十一身前,扑通跪了下来,道:“阎法师,我是月月,求你救救我!”

    “你把脸上的装备脱了,我看看。”

    “好!”

    月月率先把风衣脱了,之后是围脖,接着把墨镜摘了,最后把口罩一摘,却是把在场的人都吓着了。

    好可怕的鬼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