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270章 鬼童子
    这是两只小鬼,飘在空中粉雕玉琢的模样挺可爱,造型也挺奇特,一个束发拢冠,身着道袍,一个是脑袋不长毛,穿着米黄色僧袍,是小道童和小沙弥的扮相,但神韵却又很是庄严。

    “你又养了两只小鬼?”秦丹秋知道阎十一已经养了不少鬼了,再这么下去,必然会引起法术界的注意。

    “这两只小鬼,我还真不知道怎么进功德瓶的!”阎十一挠了挠脑门,记不起来自己什么时候收过这样两只小鬼,但又觉得很眼熟。

    “阿弥陀佛!”这时,小沙弥双手合十,一口清脆的童音:“阎法师,恭喜你晋升天师!”

    “你、你是十戒前辈?”阎十一突然想了起来,这扮相就是十戒和尚,不禁骇然,“那这个小道童是殇阳真人?你们怎么变成这样了?鬼还能返老还童的么?”

    “这个贫道也不清楚,”十戒和尚双手合十,缓缓道:

    “不过,还要多谢阎法师将我二人的魂魄带出天师冢,原本天师冢有十二祖巫神念镇压,鬼魂是绝对无法出去的,但阴司的纳魂鬼器除外,比如钟馗圣君的阴阳功德瓶,不过阎法师此举也是冒了极大的风险,若你没能借助影翳枝进入鬼界,你极有可能也会被禁锢在镇天师古庙里永远出不去了!”

    阎十一还了个礼,道:“十戒大师不必言谢,若不是您二位舍命拖住血污仙,恐怕我也就没命出来了,说到底还得我谢谢两位!”

    十戒和尚摇摇头,“我们生前也和血污仙打过不少交道,他的所作所为我们早就深恶痛绝,自然不能看着他杀你,所幸,你没有事,我们也得以从天师冢里出来,也算是重获新生了,贫僧也是结束了自己的劫难,总算可以去投胎了。”

    阎十一知道,十戒和尚和殇阳真人被镇于天师冢肯定是有其原因的,但那是很久以前的事了,他也就不去揭人家伤疤了,看了一眼边上的殇阳真人,却是见他飘着身子在秦丹秋周身转悠,偶尔还做个鬼脸逗秦丹秋笑,似乎很喜欢秦丹秋。

    可这些动作却是怎么看都不像是一个宗师级人物该有的,阎十一疑惑道:“殇阳前辈怎么了?他看上去像个孩子!”

    十戒和尚叹息道:“殇阳在对抗血骷髅侵蚀之时,还替我分担了一部分压力,以至于魂魄受损十分严重,我俩在阴阳功德瓶里借阎法师的功德温养魂魄,恢复了之后,身形却变成了小孩模样,而殇阳魂魄受创,没能完全恢复,似乎失去记忆了,变成了没有记忆的鬼童子。”

    “娘亲!”这时候殇阳真人却是挽着秦丹秋的胳膊,小脸亲昵的蹭着,扑闪的大眼睛看着她。

    秦丹秋脸上一红,她年纪轻轻,还未经人事,却被人唤做娘亲,让她冷漠的脸上立时多出来一丝母性的光辉,伸出葱白玉指,和殇阳真人的小手握了握。

    “额……”阎十一愕然。

    十戒和尚道:“这还不是最惨的,他的魂魄受损没能复原,不仅记忆丧失,还暂时无法投胎,可能需要数百年的时间修复魂魄了!”

    阎十一忙道:“没事,我在让他进功德瓶里待一会儿,应该用不了多少时间就能恢复了吧?”

    “不行的,主人,你的功德已经耗尽了!”生死簿从他怀里钻出来,“而且殇阳真人是被污血侵蚀了神识,是不可逆的,多少功德都没法修复,只能由时间慢慢弥补,血污仙的厉害之处也在这里,所以殇阳真人暂时只能做一只半魂鬼了。”

    “阿弥陀佛,罪过罪过!”十戒和尚不住叹息。

    阎十一皱眉:“这倒是挺麻烦,以殇阳真人现在的状态,自保且不足,就算送他去阴司,也进不去枉死城,很有可能半路上就被其他鬼魂分食了,不如我把他送到浮屠骑兵营去,让龚丽丽带着他,这样至少能保证它的安全。”

    “他现在只有五六岁普通小孩的灵智,去骑兵营恐怕不妥。”十戒和尚道。

    “让我养着吧!”秦丹秋看着围着自己绕圈的殇阳真人,突然道,“我觉得我和他很有缘。”

    “这……可养鬼是法术界大忌啊,你不怕你师父怪罪?”阎十一大惊,“要不以我的名义养着,但让它跟着你?”

    “秦法师是龙虎山的么?”十戒和尚道:“这也不错,殇阳生前是龙虎山二十七代内门弟子,他的本名叫张玄重,若不是他记忆丢失,也许可以教你一些龙虎山的内门法术。”

    “可说到底还是养鬼呀!”阎十一自己已经收到法术协会的公函了,他可不想秦丹秋也重蹈覆辙,便用两枚五帝钱夹住殇阳真人的发髻给他提了起来。

    “斩仙飞剑!”谁知殇阳真人小脸一怒,一声童音,以鬼力凝出一把飞剑朝阎十一甩了过来,威力还不小。

    “我勒个去!”阎十一反应神速,躲了开去。

    “仙剑请回头!”殇阳真人又喝一句,把气剑收了回去,然后躲到了秦丹秋身后,朝阎十一呲着牙做着鬼脸。

    “呵呵,殇阳这家伙,返老还童了还这副暴躁脾气,一不随他心意就发飙!”十戒和尚笑笑,“既然这是殇阳自己的选择,秦法师也愿意,我看就这样吧,法术界之中也并非没有养鬼之辈,只要心存善念,未必不可以。”

    “那好吧,”阎十一不置可否,又道:“那十戒前辈你呢?是现在就去阴司投胎转世么?”

    “不不不……”十戒摇头道:“贫僧还有一件心事未了,便先不去了,天快亮了,我也该去了却这个心愿,就不打扰两位休息了!”

    说完十戒和尚就遁入墙壁中走了。

    阎十一还想问一问秦丹秋是不是真要收养殇阳真人,这时他的手机却响了,拿出手机,上面显示的联系人名字是大奶月,立时就想起了之前在校门口碰到的那个网红,当时她宿舍四人的脸都出现了半张鬼脸,其中两个还失踪了,很是反常,便赶忙接起电话。

    “阎法师,求你救救我,我快死了!”电话那边,传来了月月急迫却又无力的求救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