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269章 合写神符
    两人将黄表纸铺在床上,又各自拿出朱砂笔临摹紫金神符录里的敕令,开始一本正经研究起来。

    这是阎十一有生之年第一次和一个女孩在卧室独处,却只一门心思画符,若是传出去,估计得被人笑话死。

    两人聚精会神画着符,秦丹秋自不用说,那是发自内心的冷漠,而阎十一则是心里有些发虚,但秦丹秋不开口,他也就不敢说话了,念了几遍静心咒,让自己把心绪压下来,认真画符参悟。

    “这都进去两个多小时了,怎么一点动静都没有呢?”阎琉舞刚把沈家的视频全部整理完,见弟弟没出来,就把耳朵贴在门上偷听。

    “琉舞姐,吃点宵夜!”包紫则从厨房出来,手里端着几个有点焦黑的煎饼,“神符自然不容易领悟了,我之前学写净天地神咒的时候,用了整整一个月时间,神符的纹路和一般符咒完全不一样的。”

    “一个月?他俩要是在里面呆一个月,不得孩子都弄出来了?你脑袋上就得绿了啊!”阎琉舞拿起一个煎饼就往嘴里塞,“哇,这煎饼……你摊的还真有特点?又咸又甜齁嗓子不说,这半边焦了这半边还没熟!”

    “我只会吃不会做,这不闲得无聊么,摊几个试试,还真是个技术活!”包紫害羞笑笑,又回转话题道:“他俩要是弄出孩子也挺好啊,我可以负责接生带孩子。”

    “你确定你现在是我老弟的女朋友而不是女闺蜜之类的?”阎琉舞摸了摸包紫额头,“没发烧啊?女人得有嫉妒心!你这样性格的女人,得是多少男人梦寐以求的?”

    “说实话还是有点小嫉妒的吧,”包紫吃着煎饼,“不过千年时间,让我等到今天这一刻,我已经很满足了。”

    阎琉舞这才记起来,包紫是剑灵转世,虽然她不知道转世到底是个什么过程,但总觉得这样的缘分很揪心,却也很难得。

    两人吃了点宵夜,说了一会儿话之后,就在沙发上眯眼休息了。

    卧室中的两人却依旧在奋战,两个多小时时间,两人已经可以闭眼将神符完全誊写下来,可出乎意料的是,两人竟然没有写出一张有用的神符。

    “呼!”阎十一靠在床边,甩了甩酸疼的手,“看来昨天我写出四张能用的完全是运气好。”

    说完将没有用掉的都天大雷火印和九天玄女印拿出来摊在床上。

    秦丹秋把自己写的和这两张神符对比了一下,许久才皱着眉冷冰冰道:“应该是我们用笔的方法有问题!”

    “这不可能吧?”阎十一纳闷,“咱们从小就练习写符,勾转横竖,不管是准度还是力度,几乎不用看都能处理的恰到好处,这紫金神符也就是复杂一点,下笔的走势应该变化不大的吧?”

    秦丹秋指着阎十一写出来有法力的那张都天大雷火印和今天她俩写的都天大雷火印,与紫金神符录上的原版敕令比较,道:“你看,这两张咒印符头粗犷有力,和神符录上的一样,但是符胆部分,有法力的这一张走势却更为细腻柔和,而这张没有法力的却依旧和符头部分的走势一样,太过张狂。”

    “还真是唉!”阎十一拿过来仔细瞧了瞧,符咒在一般人眼里就是鬼画符,但在法师眼里可就不一样了,笔画稍有变动,可能就无法灌入法力,无法产生灵符该有的效果,若是拿着假的符咒除鬼降妖,那是要出人命的,要是卖给别人,也就成骗子了。

    如今许多方士,甚至道门弟子都不爱在这方面精研,以至于画出来的大多数符咒都没有法力,达不到镇宅辟邪的效果,才让世人诟病。

    阎十一又拿过秦丹秋画的符咒比了比,道:“你这符胆写得挺不错呀,笔走游龙,行云流水。”

    听到阎十一的夸耀,秦丹秋蹙眉,道:“可我写不出你的那种狂放,而神符录里的神符符头和符脚,甚至符胆里都穿插着那样的走势,没有几个月的练习,我恐怕改不过来习惯,练不出来这种写法。”

    阎十一也很惆怅,仔细拿着神符录看了看,突发奇想道:“要不这样,咱俩一起写试试,我写敕令里面粗犷的部分,你写细腻的部分,也许能行!”

    秦丹秋犹豫了一番,才点头答应。

    可当两人实际操作的时候却又遇到了新麻烦,两人同时写一张符,需要同握一支笔,这姿势就很不好摆了。

    尝试了诸多动作,最后秦丹秋跪在床前,而阎十一则一手撑着床,弓着背趴在她的上面,这姿势实在太暧昧,两人的脸都有些微红,更感到了一丝促狭。

    但两人也不想放弃尝试写成神符的机会,于是都心照不宣的忍了下来,秦丹秋抓着朱砂笔,阎十一抓着她的手,两人深吸一口气,开始写符。

    先是阎十一用力,将符头写好,符胆部分则由秦丹秋用力,中间走势比较刚猛的地方则由阎十一补上。

    虽然还有些不自然,但总算和神符录里的敕令有些神似了,而且两人都感到自身的法力不断涌进灵符里面,这表明他们所写的敕令有效果了。

    “可以唉!”阎十一兴奋起来,捏着秦丹秋的手多用了几分力。

    秦丹秋感受着阎十一手上的温度,心神一窒,手上不禁抖了一下,写了一半的敕令顿时失效,灵符上的法力四散而去。

    “哎呀,完了!”阎十一很是不好意思道,“再来再来。”

    两人配合着又写了几个小时,天已经蒙蒙亮,才达到一定的默契,虽然还不能百分百写出有法力的神符,但十张里面也有一两张可以用了,此时两人也都被汗水浸湿,法力耗尽。

    两人靠在床边休息,看着眼前十几张法力涌动的神符,相视一眼,莞尔一笑。

    然而秦丹秋笑到一半,却又拧起眉头,转过头去,脸又冷了下来。

    阎十一当然知道原因,也是塌着眉尴尬不已,他才知道为什么要和道侣一起参悟,实在太尴尬了。

    就在这沉闷的气氛中,他突然感到胸口有动静,拿出来一瞧,又是阴阳功德瓶动了,很是疑惑:“邱雯难道还在里面?”

    说着打开天门,里面飘出来两道幼小的身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