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268章 不禁意间表白了
    看到这份公函,阎十一毛都炸开了,最害怕的事情还是发生了,咽了一口唾沫,把信拆开来,里面是一封很正式的书函:

    经龙虎山、茅山、阁皂山、崇圣寺、国清寺、普陀山等三十七个门派共同调查研究,并经华夏国法术协会同意,针对天机门弟子阎十一,于乙未年四月三十,在甬城香稻村,以三只厉鬼饲养怨鬼,经查明属实,有视频为证,责令其在六月三十之前,前往龙虎山,向法术界各大门派作以解释,并接受惩罚……

    如若逾期不至,法术协会将会派专人前去缉拿。

    落款:华夏国法术协会,乙未年五月初六。

    “什么狗屁法术协会,管的也太宽了吧?”阎琉舞第一个不乐意,“师父她都没说什么呢,还有你又不是做坏事,什么叫经查明属实?法术协会里的人脑子里都是水吗?他们要是敢动你一根毛,我就敢请他们吃铁豆子。一梭子一梭子的吃!”

    说着从大胸里掏出微型手枪。

    “姐,你别激动,事情没你想得这么严重。”阎十一把公函收了起来,劝着老姐,“法术界这是给我一个解释的机会,不然早就派人来收拾我了,怎么可能发公函呢?”

    “是呀,师父说到时候法术界各大门派都会到场,可热闹了!”包紫似乎并没有把这份公函放在心上,“我相信到时候你一定可以巧妙化解的。”

    “你对我还真有信心,”阎十一养鬼已经不止一次了,还养了不止一只,林月芹是九幽鬼妖就不说了,苏晓、邱雯也不是小鬼,此时他的功德瓶里阳面里还有殇阳真人和十戒和尚的魂魄,怎么解释都脱不了罪,

    “可为了我,齐聚整个法术界,是不是太隆重了一些?我这事儿好像没那么大吧?”

    包紫捏着自己的脸,想了想道:“听师父说,好像还有其他事,好像是什么论剑来着,说是三十年一次,各门派新晋弟子大会比。”

    “都什么年代了,还论剑会比?法术协会也是够闲的!”阎十一不屑,又拿出紫金神符录,对包紫道:“既然你体内毒质已经除了,你就跟我一起参悟紫金神符吧,明天对付邪财神我一个人有点吃力。”

    包紫一听,顿时愣住了。

    阎琉舞惊道:“邪财神不是被你杀了么,怎么还要对付?”

    阎十一道:“在黄家三村被我杀的,应该只是邪财神的手下,实力离我的预计差太多,加上沈家那五具怀孕女尸,完全不是五鬼运财阵,想来这些都是邪财神设下的迷障,想让我以为她已经死了,她就可以蛰伏在别的地方,继续她的阴险勾当。”

    “你怎么知道?”阎琉舞不解。

    “我想天亮之前,沈董事长就会有消息传来了。”

    ……

    此时,沈家,沈国栋的书房里,沈国栋看着监视器上的各个画面,只见一个老态龙钟的身影偷摸走出别墅,开车出了沈家,沈国栋自然知道这是谁,这是他发迹后请的第一个也是唯一一个管家,沈福!

    看着沈福离开,沈国栋脸上露出丝丝冷意。

    ……

    “喂,包子,你听见我说话了吗?”阎十一见包紫魂游天外,用手在她面前晃了晃。

    包紫脸腾的一下红了起来,道:“李功曹说,只有你的道侣才可以和你一起参看紫金神符录,你是要我做你的道侣了?”

    “额……”阎十一才记起来还有这条规矩,却是不知作何解释,便捏造了个借口道:“我是觉着,你是四柱凶煞剑的剑灵,我又是四柱凶煞剑的主人,我跟你多少有些心意相通,参悟起来应该能省不少事,没别的意思。”

    “直接承认能死啊你?”阎琉舞白了他一眼,给了他一个重重的爆栗,敲醒他的木鱼脑袋。

    “好吧,我是有这么个意思!”阎十一半遮着老脸,羞臊不已,算是承认了,他自己都没想到,自己会以这种方式表白。

    自认识包紫到现在,包紫就一直不遗余力在帮助他,之前还几乎豁出命去替他渡劫,这份情谊已然很难得了,最为关键的是,包紫最为主动,已经好几次表明心意了。

    阎十一在道术造诣上追求精益求精,但在感情上,他却似乎继承了他爸的作风,只选择最轻松的。

    “你这算正式跟我表白么?”包紫捂嘴笑着,想了想,又为难道:“可是这紫金神符这么难,我参悟起来太有难度了,我平时除了画一些简单的治疗类符咒,其他符咒都是师兄和师父代劳的,明天之前肯定是学不会的,不如你找丹秋吧,她悟性高,肯定一学就会。”

    “你笨不笨呀?”阎琉舞也给了包紫一个爆栗,“还有把自己男人往别的女人怀里推的?”

    “没关系呀,我可不想因为自己的小气,耽误他的事!”包紫揉着脑门,说这话的时候,双眸古井无波,很是纯净,显然说的不是假话。

    “可……”阎十一愕然。

    “可什么可呀?”包紫把阎十一拉起来,送进卧室,“丹秋让我针灸过之后,元神已经恢复了,你就安心和她一起参悟神符好了,加油!”

    说完,包紫把卧室门反锁上,神色却是一暗,用只有她自己才能听到的声音喃喃道:“有些事我注定无法为你做到,我能做的只有找到比我更优秀的女孩帮你!今天你选择我,我好开心!”

    阎琉舞吃惊的张大嘴巴,看着包紫,竖起大拇指道:“你是我见过最豁达的女人,没有之一!”

    “那当然了,”听到阎琉舞的话,包紫立即换回天真无邪的样子,“我的大肚不仅能容天下美食,也能容天下任何事!”

    卧室里,阎十一却是抓耳挠腮,此时秦丹秋身上的银针已经拔除,衣服也穿了回去,在床上盘膝打坐。

    “那个……”阎十一都不知道该怎么开口。

    “我都听到了!”秦丹秋面色冷若冰霜,从床上下来,就像她第一次出现时那样,冷艳高傲,宛如秋末初冬的枫叶,让人感到陌生和冰冷,“邪财神作恶多端,我自然义不容辞。”

    阎十一再度感受到秦丹秋那熟悉的冷漠,不禁打了个寒颤,就好像两人完全不认识似的,有心想出去,可又怕以后更加尴尬,便道:“紫金神符录,我没法完全参透,昨天写了近千张才写出四张,而且还耗尽了我的法力,这有点不太正常,想请你帮我找找问题。”

    “好!”秦丹秋却是冷冷答了一个字,却是让人寒到骨髓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