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267章 法术界公函
    “我知道了!”沈国栋何等精明的人,听阎十一这么一说,也就知道他的心意了,立即转了话题道:“对于外面的四具女尸,你怎么看?”

    “只要沈董事长你不动声色就可以,其他交给我!”阎十一站起身来,把生死簿拿出来,“小萝莉,该干活了!看看沈家院子里有没有其他尸首。”

    生死簿现出法身,坐在阎十一肩头,用小鼻子闻了闻,向下指了指道:“在下面!”

    “好,你带我去!”阎十一顺着生死簿的指示寻了过去。

    沈国栋看着阎十一手中的‘爱派’居然变成了一个小萝莉,也是一愣,随后点点头,笑道:“真是长见识了!”

    顺着生死簿的指路,阎十一来到了沈国栋的私藏地下室,让沈国栋输入了密码,才打开门进去。

    “主人,这里有太多古董,气息太杂了,我找不出来具体位置。”生死簿说完,又钻回阎十一怀里。

    “没事,你已经帮我节省很多时间了,”阎十一从马甲里掏出一小袋特别的朱砂,和一张黄表纸,对沈国栋道:“沈董事长,给你变个小戏法。”

    “哦?”沈国栋以前为女儿请了诸多假的法器镇宅,却从来不相信这些东西,在遇到阎十一之前,若是有道士在他眼前卖弄,他最多也是一笑置之,但现在阎十一说变个小戏法,他却饶有兴致的看着,想看看阎十一会给他带来什么惊喜。

    阎十一把朱砂倒在地上,用朱砂笔勾了出来,画的不是一个敕令,而是一个简单的人形,还是大多数八零后都知道的“丁老头”。

    “一个丁老头,欠我两个球,要他三天还,他偏四天还,画个圈圈诅咒他,三根韭菜三毛三,一块豆腐六块六,两根韭菜不要钱!”沈国栋倒是饶有兴致的跟着阎十一的笔画念着。

    “沈董事长还知道这个呢?”阎十一抬头看了一眼,颇感惊讶。

    “珞瑶可是我一手带大的,没有这些童谣,我这爸爸可不好当呢!”沈国栋呵呵一笑,“不知道你画这个做什么?”

    “这丁老头可不是一般人,是我消耗真元寿数作法,专门从三十三重天上请的神仙,下凡来帮沈董事长除邪祟的,要请动这尊神可不容易呢!”阎十一开了一句玩笑,点在丁老头额头上,灌入罡气。

    “嗯,这话倒是挺像神棍骗子说的,按平时也能从我这里骗个几万!”沈国栋也是顺口撘音,打趣调侃一番,继续盯着地上的丁老头,只见丁老头居然迈开了腿,一步步朝一个方向走了过去,最后停在了一个金丝楠木的长柜前。

    “应该就在这里了,沈董事长,打开吧!”阎十一很是自信道。

    沈国栋把手放在长柜的指纹锁上解锁,不禁好奇道:“你用了什么法子,才让这些散碎的朱砂动起来的?”

    “是用我天机门的鬼术,引动阴司的鬼力,但不是道家法术,”阎十一直言不讳,“所以,以后若是有道门弟子来给沈董事长表演类似的东西,那必然是冒牌的,您大可以乱棍打出。”

    沈国栋明白阎十一是在提醒他有钱也别便宜了骗子,也没说话,把长柜的门打开,可里面除了几件字画之外,却是什么也没有,更别提尸体了,疑惑的看向阎十一道:“这怎么回事?”

    “在下面!”阎十一用勾魂笔一下子戳穿了长柜的底部,左右一掰,居然裂了开来。

    底部是空心的!

    “我家的家具可都是实木的,这么偷工减料的……”沈国栋拧起了眉头。

    阎十一把上面的一层薄板掰碎,才露出来里面的裹尸袋,拉开裹尸袋的拉链,里面是一具女尸,整个脸部扁平扭曲,他认出来这是颜小雅,回头道:“沈董事长,这件事您先别张扬,我后面还有用处。”

    “嗯!”沈国栋点头,眼中露出一抹厉色,他平时待人接物十分随和,但不表示可以让人欺负到头上来,既然有人敢给他沈家抹黑,他是绝不姑息的。

    阎十一让老姐安排人把五具尸体做了检查留底之后,各自通知家属领回去,没人认领的则直接送到火葬场火化安葬,其他琐碎的事则让沈国栋处理,之后便和老姐辞别沈符回了住处。

    到家时已经凌晨两点多了,阎十一打开门,便先走进卧室去看看秦丹秋的情况,却是见到包紫正在给她针灸,此时秦丹秋****上身,背对着门口,一根根细细的银针扎在她细嫩的皮肤上,随着秦丹秋细微的呼吸声轻微颤动。

    “对、对不起,我忘了敲门了!”阎十一只瞄了一眼,眼珠子都凸出来了,吓得他赶忙退了出来,把门关上,小心脏怦怦直跳。

    “怎么了?跟做贼似的?”阎琉舞还在电脑上翻看着沈家的各个视频备份,这是之前阎十一要求的,想看看最近有没有奇怪的人来过沈家,“你又对丹秋做坏事了?”

    “额……”阎十一红着脸没有回答,看了看电脑上的视频,扯开话题道:“你在这些视频里看出什么没有?”

    阎琉舞摇头道:“我在沈家的时候就已经看了一遍了,最近一个月时间,除了几个生意上的伙伴来过,几乎没有任何可疑的人,颜小雅和那四具女尸都做了极严密的防腐措施,一两年都不会变质,如果不是有人刻意把尸体送进去,栽赃沈家,那就只能是沈国栋自己做的了。”

    阎十一笑道:“那可未必,也有可能是家贼难防!”

    “什么贼不贼的?”这时,包紫从房里出来,笑道:“刚才你的贼眼都看到了吧,丹秋的身材好么?”

    “额……”阎十一本来已经退色的脸,又腾地一下红了起来。

    “看给你臊的,丹秋又没怪你!”包紫捂嘴直乐。

    阎十一尴尬道:“你不该在医院处理剩下的毒质么?全好了?”

    “那当然了,爷爷得知我中毒了,昨晚就到江城了,他说想跟你见一面!”包紫拍拍自己的小肥脸,一副古灵精怪的神色。

    “见我?”阎十一脑中立时浮现出一个头发胡子花白的老头手拿银针把他扎成植物人的画面,不禁打了个寒噤。

    看着阎十一的古怪表情,包紫笑得更加欢实了,从挎包里拿出一封信递给阎十一道:“我爷爷已经回魔都了,这是师父让我交给你的,可能比见我爷爷更让你害怕!”

    阎十一打开一看,信封上写着:华夏国法术协会关于天机门弟子阎十一养鬼噬魂的处理公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