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266章 少了一具
    “咦,这个邪财神是只鹿变得啊?”张弥勒走到近前,惊奇道。

    “这是香獐子,长相和鹿挺像,但完全是两种动物,成了精的香獐子,可是会长出獠牙吃人的,你看!”唐四藏指着香獐子的嘴,果然长了两颗很长的獠牙。

    “我去,比狗牙还长啊!”张弥勒大吃一惊。

    “呜……”阎十一甩了甩脑袋,清醒过来,身上的鬼力也退散了,看着身下的香獐子道:“咱钟馗老祖够给力啊,这么快就收拾完了,原来刘靓靓是獐子精,能修到她这个实力也是不易,可惜走了歪道!不过,香獐子全身都是宝,能弄出不少好东西,刘靓靓,你作恶多端,我就用你的身体替你赎点罪吧!”

    说着就拿出一把小刀,要把香獐子解剖了,这时手机却响了,是老姐打来的,“姐,你那有情况?”

    “有,就在刚才,沈家大院里出现了四具女尸,都在失踪尸体名单上。”

    “只有四具?有颜小雅的尸首么?”阎十一问道。

    “没有,但这四具女尸也都是身怀六甲,孕期死亡的!”

    “这个不奇怪,五鬼运财阵就是要五只小鬼作为阵眼。”阎十一更加疑惑了,“可我刚把蛟龙出海聚财局的最后一只龙爪破了,五鬼运财阵如果显现出来,该有五个阵眼才对,姐,你赶紧好好找找,肯定还有一具尸体的。”

    “我已经把沈家都找遍了,这才打电话给你的!”

    “好吧,我现在回来,保护好现场,所有人都不许离开。”阎十一觉得有些蹊跷,又对唐四藏道:“师叔,这里留给你和老二善后了,完事后帮黄小星把他爸妈超度了。”

    接着就开车回了江城,径直去了沈家。

    ……

    阎十一开着秦丹秋的车来到沈家,大门口站了两排警察守门,管家大爷沈福早早在门口等待了,领着阎十一来到别墅前,此时草坪上就并排放着四具尸体,周围还拉起了警戒线,不少警车停在这里,几十个警察在沈家花园里仔细搜索。

    边上还站着数百衣着华丽的客人,都是江城有头有脸的人物。

    “你总算来了!”阎琉舞把弟弟拉过去。

    “姐,这阵仗怎么回事?”阎十一看了看周围的人群,“发现尸体,有警察我不意外,这么多不相干的人怎么回事?都是听到消息来看热闹的?”

    “还不是为了你!”

    “为了我?”

    “是呀!”阎琉舞在手上套上橡胶手套,也递给阎十一一副,“沈董事长听说你安然度过命劫,就开了个宴会,请了江城的大人物们来替你接风洗尘,等准备好了,再通知你,想给你一个惊喜,谁知道正想派人去接你呢,花园里的一个大花瓶突然裂了开来,掉出来一具女尸,就在那里。”

    阎琉舞指着东北边一个碎了一半的花瓶,又接着道:“之后又有客人在东南边的池塘里,西南边的小树林,西北边的凉亭顶上,发现了三具尸体。”

    “这么巧?”阎十一疑惑,但也没有说什么。

    阎琉舞接着道:“之后我给你打电话,你说不要让任何人出去,我就把大门给封了,谁都不许走。”

    “额……那你把这些客人放走吧,他们没问题。”阎十一说了一句,又附在老姐耳边,小声道:“姐,你这样……别露出声色,我去找沈董事长谈谈。”

    “好!”阎琉舞领会,然后对众宾客道:“诸位,实在不好意思,耽误大家时间了,现在诸位可以走了。”

    宾客里面自然有不满的,听到可以走了,才骂骂咧咧离开;有些怕事的则和沈国栋简单道了个别,一溜烟走了,生怕这人命案子会沾到自己身上;当然还有一小部分和沈国栋私交不错的,倒也还算有情分,拍着胸脯让沈国栋放心,不会有事,当然沈国栋也是感谢,都一个个送走了。

    将所有宾客送走,沈国栋才过来和阎十一打招呼,发生这么大的事,却依旧泰山崩于前,面不改色,见阎十一也看着他,也不多说,只道:“这里人多嘴杂,去我书房吧。”

    “也好!”阎十一知道这事儿不管幕后有没有沈家的参与,传出去对沈家的声誉绝对是不好的。

    进了书房,沈国栋关上书房门,给阎十一倒了茶,坐在他对面,饶有兴致的打量着,却没有任何焦急神色。

    阎十一被他这么看着,总觉得有点不自在,便道:“沈董事长,这事儿很大,牵扯了不少人命,我作为法师,不可能徇私枉法,那样会影响我的道心,如果沈家有参与,恕我无法替沈董事长隐瞒,但如果沈家是被陷害的,我也会尽我最大力量替沈家洗刷嫌疑。”

    沈国栋颇有深意的点点头,又给阎十一到了点茶,却突兀问道:“你喜欢珞瑶么?”

    “啊?”阎十一顿时懵逼,他怎么也没想沈国栋会问这个问题,立时不知所措了,挠了挠脑袋道:“沈董事长,咱现在好像不太适合聊这些吧……”

    “我沈国栋身正不怕影子斜,万贯家财,取之有道,查案的事有警察,不需要我担心。”沈国栋端着茶站起来,走到阎十一身边,拍拍他的肩道,

    “我唯一放心不下的只有珞瑶,这丫头平时骄纵惯了,太任性,就像之前你渡命劫,她就背着我让林月芹附在她身上去帮你渡劫,你知道这意味着什么?”

    “什么?”阎十一心里咯噔一下,才知道林月芹的委托人就是沈珞瑶,命劫九死一生,镇天师古庙更是只入不出的死亡之地,沈珞瑶却毅然决然,以身犯险,这样的行为,就是傻子也知道她在表达什么了。

    沈国栋按在阎十一肩上的手加了一把力,语气也严肃起来,道:“我知道你身边还有其他优秀的女孩,我也并不强求,毕竟是你们感情上的事,我的东西就是珞瑶的东西,你仔细考虑考虑吧!”

    阎十一深吸了一口气,看着沈国栋,都出现财神爷的幻觉了,偌大的沈氏集团,近千亿的资产,那可是他几辈子都赚不来的。

    许久,心绪才稍稍平复,他才淡淡道:“沈董事长,一切随缘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