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258章 墙里的棺材
    “你不污能死吗?信不信我把你脑袋劈开,给你洗洗?”阎十一给他一个爆栗,解释道:“地脉和人体脉络一样,也分阴阳,中医中的阴脉指的是沉、迟、细、小、涩、结等脉象,地脉也是一样,也有一部分脉象不同寻常,且容易被法师忽视。就像现在这个情况,我的注意力一直放在这小巷中的浓郁阳气上,要不是师叔提醒,我可能都想不起来。”

    唐四藏又疑惑道:“可是十一,阴脉并不是处处都能有的,还要带穴眼的话,那就更难了,而且要通到家家户户,哪有这么巧的事?如果要人工开凿,不仅工程量大,也很难形成穴眼。”

    “这倒未必,在咱们天机门人间道的鬼术里面,倒是有一篇关于阴脉穴眼的炼制方法。”阎十一把人间道鬼术递给唐四藏。

    “大衍鬼术?”唐四藏接过来瞧了瞧,粗略看了一眼,“这也不好炼呀,需要五十具刚死的尸体,且要将死者的魂魄封在体内,以鬼术将魂魄融进肉身,从而控制尸气到达指定位置汲取阳气,从而形成阴脉,五十条阴脉汇聚在一起,凝而不散,才形成穴眼,可是这等损人不利己的事,我实在想不出用来做什么,凝聚阴气倒是常见,可阳气……”

    “我也在纳闷这个问题,”阎十一点点头,从怀里取出生死簿,点了点屏幕道:“小萝莉,醒醒,该干活了!”

    可生死簿屏幕一直没亮,试了几次之后,阎十一只得作罢,也不知道这个古灵精怪的小萝莉是不是还在梦回天外,只能无奈得把生死簿放回马甲,“先不管这阳气做什么用吧,但阳气总这么聚集,对黄家三村的所有村民都不好,得马上拆除。”

    “可是十一,这里不是坟地,也不可能有五十具尸体啊!”唐四藏挠了挠光头,看了看整条窄巷,“一尸巷、一尸巷,也仅仅是传言,未必都死过人。”

    阎十一没有说话,摸着小巷西侧的围墙不断找寻,到了一处最薄的围墙前才停下来,说是最薄,其实也得至少有五十公分,拿出勾魂笔想敲墙,觉着不舍得便收了回去,又拿出一枚粗一点的棺材钉,在墙上凿了几下。

    但混凝土的质量实在太好,棺材钉凿弯了也只留下一点大的洞眼,阎十一直接放弃了,玩笑道:“以后得考虑让老二背个冲击钻在身上,这样撬棺材凿墙也好使点。”

    “你是我亲哥行不行,当老板的,你也得体谅一下基层员工是不,我背着两大包东西都够呛了,还冲击钻,”张弥勒立即不乐意了,“你要是带我去盗墓,盗一次够我吃一辈子的,那我就勉为其难背一下。”

    “美得你,别说盗墓损阴德,就是让你去盗,华夏国也没几座墓是没被盗过的!”阎十一从大背包里拿出来一大包朱砂,“就算真让咱找到一座大墓,盗出来的东西也得上交国家,咱得向天真无邪学习!”

    说着把朱砂不断抹到墙上,抹了大概几米之后,围墙上就起了变化了,大部分朱砂都没能粘附在光滑的围墙上,但有些地方的朱砂,却好像嵌进去一样,血红一片,甚至在这些地方不断有血水渗出来,沿着墙壁流下来,阴湿了朱砂。

    “十一,怎么回事,难道墙里真封着死人?”唐四藏倚着东边的墙,已经看出来血色较深的地方,居然是四四方方的棺材形状,大惊道:“这……真是作孽啊,也不知道是不是黄家三村的村民,死后居然被封在这里,如果真如大衍鬼术里记载的那样,这墙里岂不是真有五十口棺材?”

    “这得是多大仇啊!”张弥勒也吓了一跳,从包里也拿出一包朱砂,呼到墙面其他地方,墙面上又立时现出好几口棺材的形状,忙问道:“十一,要不要我去弄个冲击钻?”

    阎十一摇了摇头,拍去手上的朱砂,拿出五枚大五帝钱,道:“墙里的棺材以后再说,我只是为了证明我的猜测,这样我才能把阴脉穴眼找出来,破了穴眼就行。”

    说完沿着东边的墙慢慢朝北走去,一路上念叨着:“天巧星、天哭星、天暴星……天机星、天罡星、天魁星,就是在这儿了!”

    找到了地方,阎十一将五枚大五帝钱按在了墙面上。

    “这里不是合德妹子家的后院院墙么?难道这墙里也浇筑着死人?可你怎么知道穴眼在这里?”唐四藏抬头看了一眼,眼前的围墙最为高大宽厚,想要凿开更加困难。

    “大衍之数五十,去一生变,西边的围墙里必然封着四十九具尸首,而这去了的‘一’,是唯一的变数,这变数必然是在村里最富裕之人的住所!”

    阎十一用五张镇凶符将五帝钱固定在墙面上,凑成一个五帝镇凶符阵,在阵法周围写下四道敕令,念了一遍惊妖咒,“阎君展鬼乱纷纷,神奇白马出天成……妖邪百煞化为尘,急急如律令,现身!”

    手掌在符阵中间一拍,五指往回一扣一拉,一个女人脑袋从墙里被拉了出来,这女人脸皮白如蜡纸,七窍中流着殷红的血,看到阎十一,本能的张嘴就咬。

    “我的个乖乖,这鬼好丑!”张弥勒朝后退了几步,“还好是大白天,不然从围墙里突然钻出这么个脑袋,非吓尿不可!”

    阎十一将一张定魂符贴在女鬼额头,念了一遍养魂诀,女鬼逐渐恢复生前容貌。

    “合德妹子?”唐四藏一愣,眼前这个女鬼居然和薛合德长得很像。

    “是薛飞燕!”阎十一再一使劲,把女鬼整个鬼身从墙壁里扯了出来,纯阳之气顿时从这面围墙上倾泻而出,“看来我猜的没错,这里就是穴眼,看她刚才死时的样子,应该是被毒死的,凶手么……”

    “噗噗噗——”

    一只巨大的飞蛾从天空降了下来,翅膀上落下来的银灰色粉末,使得三人连眼睛都睁不开了。

    等三人回过神来,飞蛾已经朝北飞走,而阎十一手里的女鬼也不见了。

    “追!”阎十一知道这飞蛾有古怪,赶忙追了上去,沿着一尺巷向北追出去两三公里才到了巷子口,巷子的出口则对着一个华丽的祠堂,不用想也知道是黄家祖祠。

    见祖祠大门上了锁,阎十一也不犹豫,直接撬开了锁头,冲了进去,追着飞蛾直追到祖祠里面,穿过了好几进的屋舍,来到祖祠最深处的一处大屋里,顿时被屋里的景象惊呆了。

    一头卡车大小的巨兽出现在他面前!

    唐四藏由张弥勒扶着,随后赶到,捂着老腰,惊道:“这、这是年兽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