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256章 一尺巷
    “师叔,你这太危言耸听了吧?”阎十一站起身来,准备去外面走走,却发现压根打不开门,试着开了开保险,也依旧没用,“这什么情况?”

    “这门是声控的,只有我的口令才能打开,”这时候薛合德从厨房走出来,细声细气道:“宝贝,开门!”

    “咔哒”门应声开启!

    阎十一两人惊讶不已,国内有没有这种门不知道,反正他们三个土鳖是没见过,心中对这薛合德更加好奇。

    “菜很快就能准备好,如果十一你想出去走走,就去吧,小心弄堂里的野狗就行!”薛合德妩媚转身,留下一阵浓香,总让人觉得有点古怪。

    阎十一在门缝里嵌了一枚五帝钱,不让门完全闭合,坐回沙发,问道:“师叔,你该不会就这么被困在这里三天吧?我看这个赵合德挺好说话的!”

    “我也出去过,当然合德妹子一路陪同,村民也不理睬我,我压根就没查出来什么。”唐四藏又小声道,“我只发现黄家中村的房屋排布很奇怪,这才打电话给杨强智,让他用无人机拍照的,据说拍的时候无人机还被人打下来了。”

    阎十一疑惑道:“看来这里是真有不可告人的秘密了?可她如果想要阻止你,不该赶你走么?干嘛把你留下来?现在还主动让我出去溜达。”

    “我也纳闷呢,总觉着她有点奇怪,”唐四藏再度小声道,“这三天,我变着法子用各种法药灵符试探她,可她却是从头至尾滴水不漏,我猜她要么是个精于算计的厉害女人,要么就是个法力通天的妖精鬼怪,别的没可能!”

    阎十一沉思半晌,觉得师叔说的有一定道理,便道:“老姐正在让杨队调查黄家三村,相信很快就能有结果,我现在和老二出去逛逛,看看村里的格局再说。”

    两人出来,张弥勒率先开口道:“以我这些年看女人的经验来看,这个薛合德不简单,他能这么豪爽的让你查,估计查不出什么东西来。反倒是咱们,要是在这里呆个几天,保不齐也得跟师叔一样乐不思蜀。”

    “都是童子鸡,充啥大尾巴色狼?”阎十一看着张弥勒认真的神情,很是好笑。

    “谁说我是童子鸡……”张弥勒驳了一句,却又立即住口了,脸上满是不甘。

    “你和二嫂……”阎十一惊讶,转而颇为同情地拍拍他的肩,“没事,没事,人生总有第一次,疼一疼就过去了……”

    顺着路绕着黄家三村转了一圈,可能是临近中午的原因,三个村子显得的别的冷清,两人走在路上,除了偶尔有村民投过来奇怪的目光,却也没有什么阻隔。

    基本熟悉黄家三村的格局之后,阎十一并没有发现特殊之处,便来到了此前在照片上发现异状的那条小巷前。

    这条小巷位于黄家中村的中间,由两边别墅的围墙构成,这些围墙都出奇的高,最矮的也得有个三米,高一点的得有四五米,几乎有一层楼那么高,而且墙面很厚,至少得有五十公分,甚至还有厚度达到一米的,用混凝土浇灌,十分坚固,估计坦克来了,都未必能一下子推倒。

    而整条小巷的宽度却仅仅容一人通过,阎十一丈量了一下,估摸着也就一尺多点,朝小巷里看了一眼,里面很是干净,可目光所及处总给人一种压抑的气息。

    如阎十一这种达到天师位阶的法师,居然看不到任何不同寻常的事物,反而感觉到小巷里有极为阳刚的气息扑面而来。

    这是极不寻常的!

    凡俗之中,能有阳气聚集的多为道观、寺庙等修习悟道之所,其次则是政府大楼、公安局、法院等公门庄严之地,再其次便是大学、中学之类的少阳之气浓郁所在。

    其他地方,往往人气驳杂,浑浊不堪,阴气不生,阳气不散,如这黄家中村,虽然有天罡地煞为阵,也绝不可能生出如此纯正的阳刚之气。

    如果是人为引导,将三个村子的阳气全部导入这小巷中,经年累月下来,确实可以达到这种效果。

    然而阎十一心里却冒出一个连他自己都没办法解释的问题:为什么要这么做!

    如果是正修人士,绝不会吸收他人阳气来修行,如果是邪修,心术不正,阳气摄入越多,则对自己越不利。

    而鬼物喜欢吸阳气,但不喜欢阳气足的地方,阎十一想不出来有哪种鬼物是喜欢待在阳气里面的。

    但世界之大,无奇不有,谁也不知道有没有特例存在,一切谜团只有亲自去揭开。

    阎十一打定主意,便将勾魂笔握在手中,在张弥勒后颈上贴一张藏身符,朝着一尺巷里面走进去。

    “十一,看你神情这么凝重,这小巷里的鬼怪很厉害么?”张弥勒问了一句。

    “不知道,”阎十一慢慢朝小巷深处走着,“关于这种窄巷子的灵异故事从古至今没有断过,但我并没有察觉到这条巷子里有什么怪异。”

    “居然还有你看不出来的事儿,”张弥勒兴奋道:“不就一尺巷嘛,这故事我也听过不少,一尺巷,一尺巷,念白了就是一尸巷,一巷的尸体,以前抗战时期,岛国鬼子也不是做不出这样的事情,说不定这个村子就被屠杀过,这条巷子就堆过尸体。”

    “事情要是这么简单就好了!”阎十一也不否认,但如果真堆积过尸体,要么请高人做过法除了尸气,否则这么小的过道,尸气是不可能散尽的,又道,“问题是这条巷子里不仅没有阴气,阳气还特别足。”

    “阳气足不挺好的?你平时不都卖些五帝钱手环,灵符之类的东西么,不就是忽悠人说人家缺阳气么,你还卖的贼黑?怎么到这儿又变成阳气太足了,该不会,你是想找这个借口忽悠这里的村民吧?”

    “什么叫忽悠?以为都跟你似的,你给人开光摸骨占人姑娘便宜,那叫忽悠!”阎十一慢慢朝巷子深处走进去,

    “我所说的阳气不足,是说人的阴阳平衡被打破了,阴气大大强于体内阳气,对一般人而言,两者一般是平衡的,每天的时间段不同,略微会有小小的变化,比如正午时分,人体内的阳气比早晚的时候足,晚上睡觉的时候则阴气略胜,但都有个度,过了这个度就不对了。”

    张弥勒却是不以为意,跟在后面,四处打量,猥琐道:“按照你这么说,那男女啪啪啪的时候,在最兴奋的那一瞬间,会不会导致阴阳不平衡?咦,那墙上是什么?看着像是一张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