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255章 黄家三村
    阎十一临行前,在家里布置了阵法,又从功德瓶里放出苏晓,让她在家里看家守着秦丹秋,这才开着秦丹秋的车去了黄家三村。

    黄家三村,在之江末端东南侧的一条支流边上,离甬城市区不过四五十公里,几乎已经到了阎十一的老家。

    三个小时后,车停在了一个村子前。

    “这村子和照片里出入也太大了,格局完全不一样!”

    阎十一下车,朝村里头望了一眼,立即觉察出不太对劲来,村口的水泥路在进入村子之后,分成两条,以人字形把村子硬生生切割成了三部分,两条路一直通到村后的山上,使得中间这部分房屋组成的形状,就好像是一个蚕豆荚,

    “天罡地煞大阵,包裹阴阳之气不散,倒也算个好局,可这两条路,却把纯阳之气全数禁锢在中间这一片房屋里,几乎把两旁的房屋气运全都给吸走了,隔断了与两边的生气,外面清气进不去,里面浊气出不来,时间久了,可是要出大事的!”

    张弥勒探头探脑看着,边走边道:“瞎说,什么就隔断了,这不风照样吹,太阳照样升么?不过这黄家三村确实挺奇怪的,中间这里全是别墅,东边和西边的房子比贫民区都不如,这贫富差距不是一般的大,你大江南省不是都讲究先富带动后富么,这好像不太对啊。”

    “昨晚听老姐简单介绍过,中间的是黄家中村,东西两边的应该是黄家上村和黄家下村。”

    结合昨晚他姐给的照片,阎十一也看了看,确实发现村子中间的房子明显比两边要好许多,看着像是差了一个世纪,两边的村落中还有不少矮小的瓦片石屋,且这些房子的烟囱都冒着烟,显然是有人住的,“至于贫富差距,我也不清楚,咱们先进去找师叔,他来好几天了,应该知道不少。”

    昨晚阎琉舞已经告诉他,师叔住的地方是村里最大的别墅,也在照片上指出了位置,阎十一便按照照片中的位置找过去。

    十几分钟后,两人才来到黄家中村的一处别墅,阎十一沿路数过来,发现这栋别墅处在三十六天罡星位中,天魁星所在,与隔壁天罡星位所在的别墅,是最大的两栋,占地达到了这黄家中村的十分之一,可见这两户人家在黄家三村的地位也是超然。

    两人按响门铃,出来开门的是个三十岁上下的少妇,没有化妆,姿色一般,但身上透出的那个狐媚子气息却是隔着几条街就闻到了。

    尤其那一身若隐若现的睡裙,张弥勒的眼睛都快凸出来了。

    “两位小帅哥找谁?”女子媚声媚气说了一句,上下打量着阎十一两人。

    阎十一心说叫自己帅哥也就罢了,居然还有张弥勒的份,心里可不太甘愿,又道:“我叫阎十一,是江城师范的学生,他是我同学张弥勒,不知道这里有没有住着一位叫唐四藏的大和尚,他是我师叔,我听说他受伤了来看看他。”

    “原来也是四藏哥哥的子侄,都是一家人,快进来,快进来!”女子一听,立马变得很是热情,嗲声嗲气在前带路。

    大夏天的,女人的语气愣是让两人打了个寒颤,阎十一不禁搓了搓立起来的寒毛,随着这女子进到别墅里。

    女人一边走一边道:“我叫薛合德,你们叫我合德姐姐就行。”

    “叫你姐姐?你又叫我师叔哥哥,这辈分怎么令?”阎十一没有言明,只得尴尬笑笑。

    边上张弥勒却是见色眼开,毫不介意的夸道:“合德姐,你这名字还起的真有特色,薛合德,学古代美女赵合德的意思么?那你要是有个姐姐不得学赵飞燕?我看姐姐你就有环肥燕瘦的风韵!”

    听着张弥勒不伦不类的夸赞,赵合德咯咯直乐,道:“还真被你说对了,我真有个姐姐,就叫薛飞燕,她嫁到这里之后,和我姐夫一起做生意挣下了点钱,可惜我姐红颜薄命,十年前就死了,死的时候让我照顾外甥和姐夫,我也只能勉为其难,一直帮姐夫打理生意。”

    张弥勒塌着眉,立即想到了某些龌龌龊龊的事,小声对阎十一道:“姐夫和小姨子,怎么总觉得里面有一些不可描述的事情呢?”

    “有钱人家的私事,咱就别瞎猜了。”阎十一瞪了他一眼,但心里也不由龌龊的想着:“小姨子是姐夫的小棉袄,如果不是师父太保守的话,指不定和爸给我和老姐弄出多少兄弟姐妹了呢!”

    当然下一刻他的脑中就浮现出师父的严肃面容,吓得他立即把这无耻的念头甩出了脑袋。

    两人跟着进了别墅,坐在沙发上。

    薛合德给两人倒了茶,端出来各种没见过的水果,才道:“我去叫四藏哥哥,你们自便就好。”

    说着就上楼去了。

    “十一,你、你回来啦!”

    很快,唐四藏穿着一袭金丝睡衣,大光头锃光瓦亮,看上去有几分土大款的味道,从二楼着急忙慌跑下来。

    薛合德扶着他,丝毫不介意把自己的丰腴身体贴在他身上,笑盈盈的扶着他往下走。

    唐四藏扶着老腰,坐在沙发上,捧着阎十一的脑袋,一顿查看,见阎十一没有受伤,兴奋道:“回来就好,回来就好,天佑我天机门,哎哟哟……我的腰……”

    他给阎十一检查的动作幅度有点大,却是扯动了自己腰上的伤。

    阎十一赶忙给他揉揉腰,疑惑道:“师叔,您功夫是不怎么样,可也从没见过您受伤后疼成这样的,您确定是从楼梯上摔下来的?”

    张弥勒拿出手机,开启摄像功能,无耻道:“唐师叔,你现在可以保持沉默,但你所说的话都将作为呈堂证供,这是琉舞姐吩咐的,只要你有一句假话,这个视频就会发给师父她老人家!”

    “你们两个小滑头,乱想什么呢?没有的事!”唐四藏把手机夺过来,回头对薛合德道:“合德妹子,麻烦给我们弄点吃的,我想和他俩喝点说会儿话。”

    “好的,四藏哥哥!”薛合德却是媚眼如星,细嫩的手指在唐四藏肩头一按,恋恋不舍的去了厨房。

    阎十一又打了个寒颤,摸了摸竖起寒毛的手臂道:“她看着年纪比老姐还小呢,这摆明了是要泡你啊,师叔,你还敢说没事?”

    “嘘!”唐四藏小声道:“别瞎想,这个女人不简单,在黄家三村,最大的不是村长村书记,而是她,如果没有她点头同意,你就是上个厕所都没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