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252章 背叛的章雪莹
    阎十一赶忙从地上爬起来,他也是被章秋婵这一招打了个措手不及,他压根想不到,章秋婵会利用妹妹章雪莹的活人肉身这一点来破坏阵法,再用替身进来攻击自己。

    此时他法力枯竭,催动寻常灵符都难,更别说同时对付三个九命鬼妖的替死鬼了,只得边退边躲,一开始他还以为章秋婵只是试探,直到被其中一只替死鬼的尖长指甲划破了胸口,他才知道,章秋婵是玩真格的。

    更不敢大意,闪转腾挪中质问道:“你这算什么意思?趁我法力耗尽,取我性命?你可要知道,是我替你除了鬼六婆,你这算是恩将仇报?”

    三个替死鬼手下不停,一同开口道:“恩将仇报?即便没有我,你难道就不除鬼六婆?若不是我出言提醒,你能抓得住鬼六婆?你杀灭鬼六婆,剿灭香稻村数百水尸,又获得了香稻村村民的尊敬,攒下那么多功德,不该感谢我?你此前杀了我一个替死鬼身,我难道不该找你讨回公道?”

    阎十一心说这强词夺理的造诣已经登峰造极了,怒道:“好,我就当你说得有理,既然你敢来,那就别想回去!”

    说完,还把勾魂笔收了回去,掏出阴阳功德瓶放在桌上,拿出一个钥匙串,从钥匙串上选了一个耳挖勺拿在手中,牛逼哄哄道:“对付你,我连勾魂笔都不屑于用,更不用召唤功德瓶里的两个鬼仆,我就用这个耳挖勺就能把你的三个替死鬼杀死!”

    “死到临头还不知悔改,你倒是别跑啊!”见阎十一如此托大,三个替死鬼同时面色一冷,从三个方向合击过去,“我倒要看看连法力都没有的法师,怎么用你的耳挖勺‘神器’杀我!”

    “这可是钟馗圣君用过的耳挖勺,法力无限!”阎十一胡诌一句,在房间里上蹿下跳,躲避着三个替死鬼的围剿,一次次险象环生,而他却是用耳挖勺,时不时在三个替死鬼身上抠一下,效果自然是不痛不痒。

    “玩够了没有?”三个替死鬼看得出来阎十一这是有意戏耍,立即站好方位,将阎十一所有退路封锁,下了杀手。

    “玩够了!”阎十一也正经起来,踏在墙上,借着反作用力,蹬了出去,身体一矮,躲过两个替死鬼后,耳挖勺直刺第三个替死鬼的眉心,

    “天地无极,乾坤借法,破!”

    耳挖勺刺入第三个替死鬼眉心,身上仅存的一丝法力灌入,将她击了出去,可也仅仅是击飞出去而已,压根没有实质性的伤害。

    然而这个替死鬼一被震开,一直站在一旁的章雪莹就出现在了阎十一面前。

    阎十一毫不犹豫,一把抱住,将章雪莹压在地上,抓住她的双手压在胸口,用耳挖勺抵在她的喉咙上,回头对三个替死鬼道:“你猜,我有没有可能在你的三个替尸鬼过来之前,用这耳挖勺切断你肉身的气管?”

    “算我输了!”见肉身被擒,三个替死鬼停下手来,却又道,“要不是雪莹不让我控制肉身伤害你,你以为能这么容易得手?”

    “那我现在抓住的是谁?”阎十一愣了愣,低头一看,自己正骑跨在人家姑娘身上,手按在人家姑娘胸口,身下的姑娘此时则是脸红如血,“你还真是章雪莹啊?”

    章雪莹点头。

    “哎哟,要死了,来的真不是时候!”这个时候,恰巧不巧,阎琉舞裹着厚厚的绷带,带着杨强智和小菜鸟进来,看到地上阎十一正压着个女孩,立时捂住了眼睛,背过身去,

    “老弟,不是姐说你,你这刚劫后重生,身体还没恢复,在地板上不嫌凉的慌?你不爱惜身体,也得想想人家姑娘,哟,看着还挺清纯的,原来老弟你好这口啊?”

    “姐,你瞎啊?看不到房间里还有三个白衣女鬼吗?我刚跟九命鬼妖章秋婵大战了一场好吗!”阎十一极力辩解,表情尴尬,站了起来。

    “你当我傻啊?哪有女鬼?”阎琉舞走进来,从阎十一手里拿过来耳挖勺,撇撇嘴道:“你别告诉我,你用耳挖勺抓鬼?姐姐我什么没见过?手铐项圈小皮鞭我见多了,不过耳挖勺还是头一次见,给人家掏耳屎也能调情?不过人家姑娘吃这套那也行!”

    阎十一回头一瞧,却发现那三个替死鬼已经不见了,不知道是不是从窗口跑出去了。

    章雪莹见阎琉舞误会了,脸更红了,从地上站起来,解释道:“你是阎法师的姐姐,阎警官吧?你好,我叫章雪莹,刚才是我姐想试试阎法师的实力,并不是你想的那样。”

    阎琉舞却是老司机上身,一屁股坐在沙发上,把几张照片扔在茶几上,上下打量起章雪莹,一副仁义长者的模样道:

    “你不用解释,我是过来人,我懂,虽然我弟弟长得不咋样,睡觉放屁,吃饭打嗝,还怕疼,不过总体来说也是个好男人,最近还挺抢手的,你想要占得先机,得多加努力啊,比如说收买我这个大姑子什么的都是可以的!”

    “阎琉舞,你再多说一句,我就跟你断绝姐弟关系!”阎十一果断喝止。

    阎琉舞却飘过来一个白眼,不屑道:“你放心,这事儿我替你保密,绝对不给包紫、丹秋、珞瑶去说,你尽管胡来,没事儿……”

    “阿西吧!你要不是我亲姐姐,我现在就给你扔出去!”阎十一骂了一句。

    “借你个胆子,你也得敢呀!”阎琉舞又道,“你现在命劫也过了,老阎家传宗接代的事儿不得提上日程了?万一哪天你又遇到个什么天劫地劫的,每次都能这么幸运?你要生下十个八个的,我也不用天天担心你死活了不是!”

    “你真是……”阎十一已经接不下话了,拿起茶几上的照片看了看,转移话题道,“你伤这么重,不在医院歇着,又到处乱跑,不怕留下后遗症什么的?”

    “切,我以前受的伤比这重多了,照样执行任务,”阎琉舞却是丝毫不在意,指着阎十一手里的照片道,“这是师叔让小杨拍的,说让你看看。”

    阎十一仔细看了几张照片,是航拍的俯瞰图,几张照片里所展示的应该是一个村子,但这个村子的房屋排列很奇怪,从村头到村尾只有两排房子,两排房子紧密靠在一起,只在中间留出一条很窄的巷子,这巷子看上去很是阴森幽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