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245章 正就是正,邪就是邪
    “雷声动,霹雳震,雷火发,鬼神死,邪精亡,妖怪没,一切凶恶,风刀斩斫,急急如律令!”一声敕令。

    “唵、嘛、呢、叭、咪、吽!”一口佛音。

    随后,血污仙身后传来了邪鬼凄厉的叫声。

    血污仙大惊,回转神来,却是见到一柄雕龙浮尘和一串七宝佛珠飞了过来,双手赶忙凝出两个血骷髅将长剑和佛珠打了回去,但身体还是被浮尘和佛珠的大力震了开去,停下身形,抬头定睛一瞧,浮尘和佛珠的主人,是一个道骨仙风的老道和一个方面大耳的和尚,

    立时怒道:“殇阳,十戒,你们干什么?你们不助我也就罢了,怎么还阻我?”

    殇阳真人撇撇嘴道:“道爷我是恨阎天机,时时刻刻想着找他报仇,但那是我正道之间的私事,与你这血污鬼有何干系?道爷我就是不想跟你同流合污,你又当如何?就算道爷我报不了仇,看着你咬牙切齿的样子,我也乐意!”

    “好好好!”血污仙是真被气到了,眼看清理了所有障碍,就要达成目的,大仇得报了,却被人打断,这感觉就跟饿极了的吃货,点了一桌子山珍海味,等了半天菜都上齐了,却被人一脚踢翻桌子一个感受,

    但血污仙知道,殇阳真人和十戒和尚生前都是宗师级的人物,陨落之后在这里已经千年,鬼力绝对不弱,而他自己现在又受了重伤,更不想再拖延时间,免得事情有变,便把心中怒火压下来,道:“我知道你俩修行不易,不如这样,今日你们若是不插手,我敢保证让你们今后不仅能修为大增,还能与天同寿,获得长生!”

    十戒和尚口宣佛号道:“血污仙,你不死宗所在之处,并非在人鬼二界,乃是个不遵循天地大道的地方,实乃逆天而行,恕贫僧不敢从命!”

    “邪修就是邪修,狗改不了****!”殇阳真人说话可就没那么客气了,他生前就嫉恶如仇,对于这种用阴毒之辈绝不姑息,此时瞪眼暴怒道:“要战便战,论打架,老道我从来没怕过谁!”

    “臭牛鼻子,敬酒不吃吃罚酒!”血污仙大怒,没想到殇阳真人和十戒和尚会临时反水,反而帮助仇人阎天机的转世,手上凝聚出两个硕大血骷髅,朝着两人飞了过去。

    殇阳真人以手中命器浮尘死死箍住血骷髅,鬼力不断注入浮尘之中,却依旧来不及抵抗血骷髅的侵蚀,另一边十戒和尚也是如此。

    他俩没想到血污仙的实力竟会如此之强,也许只比阎玉煞弱一些。

    而此时阎玉煞还在持续向灯盏中滴入鲜血,大量的鲜血流失,使得他俊俏的脸也变得煞白,嘴唇更是白的吓人,只听他轻轻唤了一句:“红玉!”

    红玉领会,从腰间解下一个盒子,扔了进去,阎玉煞接在手中,打开盒子,里面装的居然是从江南皮革厂抢去的血太岁。

    此时他便将五指插入血太岁中,大肆吸收血太岁中的巨大灵力,汲取的力度之大,使得没有灵智的血太岁都不禁颤抖起来,但随着灵力的灌入,阎玉煞流血的速度也为之加快,灯盏中的油也积攒了一大半。

    “噗——”就在这个时候,他捏在手中的灯芯终于复燃,火焰是纯正的红色!

    “该死!”

    血污仙自然也看到了,勃然大怒,手上一加力,两个血骷髅立时吞没殇阳真人和十戒和尚,开始蚕食他俩的鬼身,见两人再无脱出的可能,才转身再度回到坟冢入口,污血凝聚在掌心,化成一把血矛,对准了阎玉煞的后心:“死!”

    血矛刺了过去,阎玉煞自然感受到了,但他此时根本不能动,也动不了。

    当血矛即将刺入阎玉煞后心之时,斜刺里飞出来一个人,正好替他挡了下来,阎玉煞回头一瞧,却是阎琉舞,不由眉眼一凝。

    此时,阎琉舞胸口被刺穿,却是用手腕上的两个护腕死死抱住血矛,对阎玉煞道:“求你,一定要救活我弟弟!”

    对于这种悍不畏死的打法,血污仙暴躁不已,提起血矛,把阎琉舞甩了出去,再度刺向阎玉煞。

    这一回可就真没人来救了!

    然而,就在血污仙再度即将得手的时候,一柄银色长剑荡开了他的血矛,令他立时神色大变。

    因为这把剑是四柱凶煞剑,而使用这把剑的人,是阎十一,最让他惊骇的是,此时阎十一还紧闭着双眼。

    “嘀嗒!”阎玉煞最后一滴血落到阎十一头顶的灯盏之内,终于使灯盏内的油填满,而他另一只手上的血太岁已经毫无血色,只剩下干硬的躯壳。

    命灯灯盏内的灯油炼满之后,火焰极其旺盛,然后和灯盏一起引入阎十一脑袋上的虚空中。

    阎十一沉沉的呼吸了一次,站了起来,却依旧闭着眼睛,但气势却是与之前完全不同,不禁让血污仙也后退了两步。

    “十一!”众人见阎十一没死,欣喜不已。

    阎十一缓缓睁开双眼,眼神如炬,长剑一展,直追血污仙而去,四柱凶煞剑中的煞气释放而出,不断侵蚀着血污仙的鬼身。

    “不过是融合了命灯阳火而已,修为怎么会提升这么多?”血污仙大惊失色,用血矛不住抵挡,却被阎十一的剑势逼得频频后退。

    “不是我变强了,而是你胆怯了!现在我就送你回放逐渊!”阎十一在剑身上写下杀鬼符,“青龙居左,白虎侍右,朱雀护前,玄武立后,四方神将,守我精元,七杀凶神,斩鬼诛邪!给我破!”

    阎十一确实没提升多少实力,只是血污仙是被他的第一世阎天机所杀,阎十一融合了命灯阳火,一股熟悉的威压让他感到了前所未有的恐惧,似乎那个强大的阴影再度罩在了他的头顶,见四柱凶煞剑落下来,下意识举起血矛格挡。

    “呯——”

    血矛毫无意外被斩断,长剑划破血污仙的身体,几乎将他切成两半。

    “啊——”血污仙被长剑的冲击力击飞出去,落在远处起不来了。

    阎十一走到他跟前,长剑指着他,冷冷道:“说出我想听的,说出你所知道的!”

    “我、我说,我说,只要你不把我送回放逐渊!”血污仙讨饶,对于这把剑,他心中有太多的恐惧,“我来这里……”

    “轰隆隆——”

    然而,不等血污仙开口,整座山突然动摇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