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244章 群战
    阎玉煞一进到坟冢之中,立时捡起那还残留一丝火星的灯芯,划开手掌,将灯芯紧紧捏在手心,血沿着灯芯缓缓爬上去,随后又顺着灯芯一点点滴到灯盏上。

    “阎玉煞,你想干什么?抓了我的父母,还想害死我弟弟吗?”阎琉舞此时泪流满面,举着枪叱问道。

    “不想你弟弟死,就守好坟冢!”阎玉煞却是头也不回,冷冷说了一句,继续让自己的血浸染灯芯,但灯芯上依旧只有点点星火,始终没有明火出现。

    “阎玉煞,你终于还是按捺不住了!你想用你的精血替他点灯?这是在自取灭亡!”血污仙却是更加猖狂,指挥数千邪鬼冲向坟冢,红白玉立即欺身而上,与他交战,阻止他靠近。

    秦丹秋、包紫、‘沈珞瑶’则再次摆下阵法,试图阻挡邪鬼,临时摆下的阵法,虽然挡住了一部分邪鬼,但还是有许多邪鬼冲了过去,扑向坟冢。

    “哈哈哈哈,这样更好,给我连同阎玉煞一起灭了!剩下的那些人不用管!”血污仙见那些邪鬼已然冲到了坟冢前,只剩下阎琉舞等一波肉体凡胎,认为根本不足为惧。

    “少特么看不起人,让你瞧瞧老娘的厉害!”阎琉舞从背包里拿出一大捆东西,拆开来却是两长串形似鞭炮的电容串。

    将电容串两头交给小五、小六,让两人以坟冢为圆心,拉出一个扇形,将所有冲过来的邪魂包裹其中,她才将电容串末端的插头插入高压电瓶里。

    “嗡嗡嗡嗡……”几百个电容立时运转起来,发出巨大的噪声,巨大的电能运转,形成了一个极大的冲击波,将扇形范围以内的邪鬼全部拦腰斩断,化成精魄。

    巨大的冲击力,差点把拉着两头的小五小六给掀飞出去,好在两人很快稳定了身形,用力拉住。

    而坟冢前方却因这冲击波,顿时形成一个真空。

    “卧草!”

    这是在场所有人的心声,最为震惊的莫过于血污仙,他活了近两千年,可从来没有遇到过这么奇葩的阵法,愣了片刻,便立即再度召出更多的邪鬼,再度冲向坟冢。

    而此后这电容大阵的效果,却是没有一开始那么惊艳了,虽然电容之间产生的电磁场极大的影响了这些邪鬼的行动,却是难以击杀它们。

    “还没完呢!”阎琉舞也对这电容大阵的效果感到吃惊,但她知道这还远远不够,从双腿的隐藏口袋中掏出来几样组件,一组合,两把微型冲锋枪便出现在她的手中,装上弹夹,拉开保险,扫了一眼冲过来的邪鬼,怒喝道:

    “敢动我弟弟,都给我去死!”

    “突突突突……”微型冲锋枪不断扫射出去,每一枪都不落空,击中邪鬼之后,邪鬼立时被洞穿,且无法愈合伤口,有些中枪多的邪鬼甚至直接被打散了,化成精魄飘散开来。

    这些子弹也是特别制作的杀鬼弹,里面有唐四藏调制的杀鬼法药。

    子弹在空中爆开来,里面的法药在空中扩散,弥漫整个空间,使得邪鬼痛苦不已,不住往后退去。

    包紫、秦丹秋、‘沈珞瑶’趁这个功夫,赶忙在坟冢入口布下严密阵法,不让邪鬼冲进去。

    “怎么可能!”血污仙被这突如其来的变故震惊了,他无论如何也想不到,区区普通人类,居然能有如此强大的杀鬼武器,惊骇之下,他这才使出全力,双掌分别拍在红白玉身上,将他俩拍飞出去。

    受了血污仙全力一击,红白玉也是受伤不轻,一时之间起不来了。

    “我倒要看看你们还有什么花招!”血污仙腾空而起,朝着坟冢飞去,想要亲自去结果了阎玉煞和阎十一。

    “花招在这里!”正当血污仙恼怒之时,张弥勒和刀玲珑出现在他身侧,此时刀玲珑双手托弓,张弥勒弯弓搭箭,不等血污仙反应,震天箭离弦飞出!

    “吱——”带着破风之声,震天箭射入血污仙胸口一穿而过。

    血污仙胸口一疼,血便从胸口流了出来,这可是他鬼身内修炼出来的鬼血,一般情况下,就算打散他的鬼身都不会流血,此时却是流血不止,这说明他真的受伤了,强忍疼痛道:“这是什么箭?”

    张弥勒握着弓道:“贱人的箭!”又觉着称呼有点怪,改口道:“杀贱人的箭!”

    “嗯——”血污仙鼻息浓重起来,他没想到面对一帮凡人,居然会遇到这么大的阻碍,脸上的三十六个刺字,随着他脸上表情的变化,不断蠕动着,就好像脸上爬满了蛆虫一般。

    调息了半晌,血污仙才使胸口的箭伤停止流血,扫了一眼眼前这些半死不活的人,脸上泛起了浓浓杀意,再度从六道虚空裂缝中召唤几十个邪鬼,大有卷土重来的势头,但这一次,他自己却是身先士卒,走在最前面。

    红白玉忍着重伤,率先上来,再度阻挡他,却被他再度一人一掌拍开,接着是小五小六拉着的电容串,被他抓在手里,立时扯断。

    张弥勒和刀玲珑也没能幸免,一人一掌被打飞了出去。

    包紫、秦丹秋、‘沈珞瑶’一见大事不妙,各自拿出武器,上去拦阻,但经过之前的苦战,她们的体力和法力几乎告罄,也是不堪一合,被血污仙打飞出去。

    “去死!”阎琉舞换好弹夹,又是一顿扫射!

    杀鬼弹很是准确的穿透血污仙的鬼身,可血污仙却是不当一回事,大刀阔斧朝坟冢走去,手上以血凝出一柄血剑,刺入阎琉舞胸口,再又一掌将她拍飞出去。

    “何人还能阻我?”血污仙看着坟冢之内两个身影,神情中泛着冷冷的笑意。

    阎玉煞此时正和阎十一对面盘膝而坐,手中握着只剩火星的灯芯,举在阎十一头顶的灯盏之上,他的血一滴滴落入灯盏中,却瞬间被灯盏吸收,随后转化成极小的一丝灯油。

    这么长时间,灯盏中仅仅熔炼出一滴灯油。

    阎玉煞狭长的眉眼专注的看着灯盏中的灯油,压根不去关注身后靠近的血污仙。

    “阎玉煞,没想到你也有今天,一千八百年前,我就该杀了你的,没想到让你这个孽种活到现在,给我们不死宗造成如此大的麻烦!”

    血污仙知道,此时阎玉煞正在以精血替阎十一续命,重燃他的命灯,稍有异动,那仅剩的火星立时就会熄灭,那样阎十一就彻底没救了,不禁哈哈大笑,“我看还有谁能救你!”